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口味獨特

    與此同時,楚家別墅猶如烏云壓頂。(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剛經歷過一場血雨腥風的楚沐風剛走到門口,顧鳳儀便一臉愁容的迎了過來,

    “沐風,楚峰集團百分之十八的股份,真就讓阿珩拱手送給江希淺嗎?江希淺若是要在文件上簽了字,我們阿珩可就失去最大依仗了。”

    楚沐風攬住顧鳳儀的肩往里走,溫厚的手掌在她肩頭拍了拍,

    “江希淺能簽字便是最好的結果,否則,顧庭深繼續啟動收購方案,集團公司被抽血嚴重,很可能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險,所幸的是,顧氏集團收購公司業務的消息還沒放出去,暫時沒有引起恐慌,這可能也是顧庭深留給我們轉圜的余地。”

    顧鳳儀在楚沐風的攙扶下,坐到沙發上,臉上帶著些許無奈的憤恨,

    “世人都道顧庭深冷面無情,這下我們算是領教了,我和他好歹有那么些血緣關系,他竟一絲情面都不講!為了個女人,他還真是下的了狠手!”

    “好啦好啦,別抱怨了,事已至此,我們只能往好的方面想。”楚沐風安慰道。

    顧鳳儀冷哼道,“好的方面?能有什么好的方面?白白損失幾大核心業務,還要拱手送出集團百分之十八的股份,這讓阿珩以后在集團怎么立足?”

    “阿珩的事我們以后再討論,當下最重要的事,是保住集團。換個角度想,阿珩的股份轉讓出去,倒不一定完全是壞事。”

    顧鳳儀愣了愣,疑惑道,“怎么說?”

    “表面上看,我們失去百分之十八的股份,確實損失慘重,但這些股份若是到了江希淺手里,以顧庭深對她的重視程度,他就一定是希望這些股份增值而不是縮水,顧氏集團和楚峰集團有不少業務是交叉的,以往我們想和顧氏集團合作鮮有機會,而這些轉讓出去的股份,恰是最好的敲門磚。”

    顧鳳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可阿珩他...”

    “阿珩的事以后再說吧。”楚沐風疲憊的捏了捏眉心,“現在最重要的是度過眼下的難關,希望如阿珩所說,顧庭深真的只是沖著他來的。”

    顧鳳儀還想說點什么,楚沐風卻站起來朝臥房走去。

    另一面,江希淺開車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把車停到一邊,拉下化妝鏡看了看自己被扇的那半邊臉。

    幸好江如菲白蓮花裝久了力氣不是很大,現在已經看不出來什么了。

    她下意識的抬手看了眼時間,開著車徑直去了顧氏大廈。

    這次再來顧氏總裁辦,總算是暢通無阻,一路上甚至收到不少問候和笑臉,完全像是進了自家后花園一般。

    江希淺走到顧庭深私人辦公室門口,想著給他個驚喜,便沒有敲門。

    她將門推開后,下意識的朝里面看去,江希淺漂亮的眉頭瞬時皺了起來。

    此刻,陶落薇正彎腰站在顧庭深身旁,像是在和他討論什么。

    顧庭深穿著一件剪裁精良的鐵灰色襯衫,襯衫的紐扣一絲不茍的扣到最上面一顆,整個人看上去嚴謹又禁欲。

    棱角分明的五官和冷硬的面部線條勾勒出他強大的氣場。

    他微抿著唇,目光落在陶落薇指著的文件上,正神情專注的聽陶落薇說話,偶爾點點頭。

    隔著長長的距離,陶落薇的聲音很輕,聽上去很溫柔,她微微彎著腰,手指著辦公桌上的一份文件,像是很認真的在和顧庭深討論問題。

    陶落薇一身剪裁得體的黑色職業套裝,將她玲瓏有致的傲人身材勾勒的令人血脈噴張。

    里面白色襯衫的紐扣,更是松開了上面兩顆,從江希淺的角度看去,她那漂亮的渾圓曲線若隱若現,引人無限遐想。

    顧庭深只要稍一抬頭,便能將那欲露不露的萬種風情盡收眼底。

    端莊與性.感并存,辦公室的制服誘惑,聽上去就很刺激好嗎?

    更刺激的是,江希淺發現這間顧庭深的單人辦公室,不知什么時候竟多了一套辦公桌椅!

    那辦公桌上的布置風格,一看就是女人的品味。

    除了陶落薇,還有誰能在顧庭深的單人辦公室安營扎寨?

    江希淺看著眼前這一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顧庭深對陶落薇到底是什么樣的感覺?陶老夫人能把陶落薇塞過來,還能命令他讓陶落薇與他同處一室么?

    為什么他明知道陶落薇喜歡他,還要如此縱容她的喜歡?

    思緒紛亂之間,江希淺手里拎著的黃皮袋子‘啪嗒’一聲掉落在地。

    顧庭深和陶落薇的目光同時看過來,

    “希淺?”

    “姐姐?”

    江希淺朝倆人抱歉的笑了笑,隨即彎腰將袋子撿起來。

    與此同時,顧庭深從大班椅上起身,邁出大長腿越過陶落薇快步朝她走過來。

    “過來怎么沒提前說一聲?”顧庭深旁若無人的牽起她的手往里走。

    江希淺垂著眸不說話。

    她要是提前說了,能看到這么精彩的一幕嗎?

    這時陶落薇也走了上來,微笑著問她,“姐姐喜歡喝點什么,我去幫你倒。”

    瞧瞧這主人翁的意識和姿態。

    江希淺瞥了顧庭深一眼,剛好對上他幽深的眸,她心口一悸,兩只手一起攀上他的手臂,頗有幾分小女孩兒撒嬌意味的揚頭問道,“我喜歡喝什么?”

    顧庭深的眼神瞬間暗了幾分。

    這還是她第一次用這種語氣和神態同他說話,一顆心被她撩的溫潤又潮濕,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好東西都捧到她面前。

    他溫柔的輕撫了一下她的臉頰,“我去幫你倒。”

    江希淺揚起唇角笑了笑。

    其實她并沒有什么特別喜歡喝的東西,但是這種能使喚他的感覺很好,尤其是在陶落薇面前使喚他,讓她有種惡趣味的滿足感。

    陶落薇極力掩飾,臉色才勉強維持正常。

    顧庭深對江希淺的態度,一再刷新了她的三觀。

    這個如同帝王般孤高桀驁的男人,有著全世界最冷漠的眼神,哪怕是她使勁渾身解數,也難以博他一個眼角的余光。

    她在心里藏了他這么多年,卻

    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把所有的溫柔和寵愛給另一個女人。

    女人之間的戰爭,有時候甚至不需要言語的暗示,一個相互對視的眼神便已經足夠火花四濺。

    顧庭深老神在在的倒了杯白開水過來遞給江希淺。

    “謝謝。”江希淺接過精巧的瓷杯,朝顧庭深笑的嬌嬈,心說這家伙還真是懂她。

    陶落薇一看顧庭深竟然接過來的是白開水,瞬時有點好笑。

    哪有女孩子喜歡喝涼白開的,看來庭深哥哥也不是很在意她的口味,“看來姐姐是喜歡喝白開水,落薇記住了,以后一定時常給你備著。”

    江希淺喝了口水,意味聲長的道,“這你說對了,我就是喜歡這種清澈見底的東西,口感干凈純粹,水質好不好,一喝便知道。”

    她這番話,是在暗示陶落薇的目的不純粹。

    陶落薇聽出江希淺話里隱含的意思,卻并沒有順著她的意思往下說,只道,“姐姐口味還真是獨特。”

    江希淺只朝她笑笑,也沒再繼續和她搭話。

    她繼續喝了兩口水,隨手將水杯放到顧庭深的辦公桌上,然后朝顧庭深揚了揚手中的黃皮袋子,“我來找你有事。”

    顧庭深接過袋子,朝陶落薇掃了一眼。

    陶落薇很合適宜的點了點頭,“那你們先聊。”

    說著便收起攤在顧庭深辦公桌上的文件材料,隨后放到她自己的辦公桌上,便退出了辦公室。

    陶落薇走后,江希淺坐到辦公室的真皮沙發上,臉色不太好看,也不說話。

    顧庭深抵在大班桌邊沿,雙手插兜的垂眸看了她一會兒,見她始終不說話,便走到她身旁坐下,并伸手攬過她的肩,“怎么不高興了,白開水不好喝?”

    江希淺:“...”

    這混蛋還有心思跟她講冷笑話?

    陶落薇都在他這里安營扎寨了,她能高興的起來嗎?

    好吧,冷靜一下先,她今天來的目的不是為了和他討論陶落薇的事。

    江希淺從黃色袋子里掏出那份股份轉讓書放到他面前,“這是楚珩送過來給我的,我現在把它給你,你看著處理。”

    顧庭深隨意翻動了一下眼前的文件,“既然是楚珩送給你的,你接著便是,為何要給我?”

    江希淺有些無語的看著他。

    為什么要給他,他心里沒點數嗎?跟她揣著明白裝糊涂呢么?

    “楚珩為什么要把這個給我,你不是不知道吧?你把楚峰集團搞的風聲鶴唳,現在人家求饒來了,你是不是也該適可而止了?”

    顧庭深劍眉微蹙,臉色微沉的看著她,“你這是在責怪我?”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有些事情沒必要牽扯太多,我知道,你這么做是為了幫我教訓楚珩和江如菲,可罪不及楚峰集團。”江希淺解釋道。

    罪?

    顧庭深修長的大腿隨意的交疊到一起,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著江希淺,“天真。”

    江希淺莫名其妙被嘲笑,非常不服氣,“什么意思啊,你?把話說清楚。”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