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92章 失戀就要有點失戀的樣子(1)

    林漫容推門下車,一手將唐雪拉了開來,“你們兩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還動起手來了誒。(看啦又看小說網)”

    白慕辰看見林漫容將唐雪拉了開來,剛才還抱腦袋的手放了下來,重重的吐了口氣,一手拍了拍褲腳,“你怎么還真的踹人啊?”

    “不然你以為我是在開玩笑?現在看來是我破壞了你的好事了 ?”唐雪滿身怒火,說話的音量都不由得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林漫容一手將唐雪拽著身旁, 將眼前的白慕辰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就算她不問,差不多也能猜出來到底是什么原因。

    十有**,都是因為上次在婚紗店里那個女人向白慕辰求婚的事情,而且白慕辰肯定沒有立刻拒絕,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會惹得唐雪想要動手打人。

    “白慕辰,你這也太不道德了吧?”林漫容瞥了瞥嘴角,悠悠的從口里吐出一句話。

    白慕辰一手朝自己的身上指了指,“我不道德?不是,小漫,這事情都沒有弄清楚,你不能這樣說啊。”

    “季辭庭,你看看你媳婦,怎么說話的呢?”白慕辰只好將視線轉移到季辭庭的身上, 一臉無奈的向季辭庭抱怨。

    就算林漫容與唐雪再怎么姐妹情深,那也不能這樣吧!

    季辭庭兩手插在褲袋中,一副‘與我無關’的樣子,輕描淡寫道:“她愛怎么說,那就怎么說。”

    “不是,你!”白慕辰一手指了指季辭庭,差點沒氣到吐血。

    這一個個的,都是故意來氣他的嗎?

    剛才被誤會,現在又是被人指著鼻子說,又是被人給用腳踹的,他才憋屈不舒服呢。

    他一個堂堂的白家大少爺,何時淪落成這樣。

    “白慕辰,我們分手算了,反正我看你也挺喜歡剛才那個女人的,性感又可人的,你可不就是喜歡那種類型的嗎?”

    唐雪雙手抱在胸前,沒了剛才怒氣,反倒平靜了一下,滿臉都是不屑。

    白慕辰重重的嘆了口氣,“剛才真是個誤會,是她自己撲進我懷里的,我怎么可能會喜歡那種女人呢?”

    剛才那個女人穿著高跟鞋朝他走過去,還崴了下腳,他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下意識的就扶了一下。

    當時唐雪不知道是從哪里冒了出來,立刻就宣誓主權,摟著他吻了起來。

    白慕辰當時還以為,唐雪是不會遷怒與他的,畢竟他也挺無辜的,結果……

    剛一出來,唐雪朝他又打又踹的,嘴里也沒有幾句好話。

    “要不這樣吧,你先冷靜冷靜,我晚點再找你行嗎?”白慕辰的聲音到底還是軟了下來。

    唐雪翻了翻白眼,“你也不用找我了,小漫,陪我去外面溜達溜達。”

    唐雪拽著林漫容的手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林漫容轉過腦袋,看向還在原地的季辭庭,“我先陪她去散散心,晚點電話聯系。”

    “好。”

    季辭庭盯著林漫容與唐雪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直到林漫容的身影消失以后,這才將視線定格在了眼前的白慕辰身上。

    “走吧,帶你去消消愁。”季辭庭淡淡的開了開

    口。

    白慕辰先是一愣,隨后便將季辭庭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仿佛看見了什么外星人,“辭庭,你剛才是說,要帶我去消消愁?”

    “嗯。你耳朵沒聾。”

    我去!

    季辭庭還是照樣的說話不怕嗆死人,看來自己確實是沒有聽錯。

    白慕辰吞了吞口水,腳步往后退了幾步。

    事出反常必有妖。

    像季辭庭這種平時冷漠到絲毫不近人情的人,忽然這么好心,這絕對是要搞事情啊。

    “你忽然這么好心了?”

    “我怎么感覺有點不對勁,而且你忽然要帶我去消愁,我害怕。”白慕辰兩手抱在胸前,仿佛一副季辭庭要非禮他的樣子一般。

    季辭庭掀了掀眼皮,神情淡漠,“放心,除了小漫,我對其他人都不感興趣,包括你。”

    ! ! !

    白慕辰臉色一僵,他知道季辭庭與林漫容的感情很好,但是也沒有必要這個時候在他面前秀恩愛吧!

    他都已經被唐雪給誤會了,現在算是徹底踩到鐵板上了,季辭庭居然還讓她吃了一把狗糧!

    “既然是這樣,那你還帶我去?”白慕辰挑眉。

    “你們的事情,我沒有半分興趣,我只知道,你再這樣下去,唐雪就會把小漫給帶走。你們兩個的問題,總是牽扯到我媳婦上做什么?”季辭庭懶洋洋的開了開口。

    此時此刻,白慕辰的面容已經一下子轉換了好幾個的顏色,內心徹底是受到了一萬個暴擊。

    虧他剛才還以為,季辭庭是關心他,現在看來,真的是他想太多了啊。

    媳婦永遠比兄弟重要。

    季辭庭打開車門,腳步停了一下,轉過腦袋,悠悠的看向白慕辰,“不去?”

    “去啊!當然去啊!”

    這種千年難遇的機會,怎么能不去呢?

    白慕辰三步做兩步趕緊走了過去,跟著季辭庭一起上車。

    剛一上車,季辭庭瞅了眼一直坐在車上的小包子,不禁眉頭輕蹙。

    他差點都忘記了,這個小屁孩還在車上。

    “季安皓。”

    “嗯?”小包子站在車上,眨巴眨巴著眼睛盯著季辭庭。

    小包子剛才在車上的時候,透過玻璃窗,他都將外面的畫面看得一清二楚,看起來好像挺有意思的。

    “我讓人先送你回去。”季辭庭開口道。

    話語才剛一落地,立刻遭到了小包子的否定,“不要,我也要去,媽咪都不在家,我才不要一個人在家呢。”

    “而且,媽媽說了,是讓你來接我回去的,爸爸你不講信用,我要打電話告訴媽媽,你要讓我一個人在家。”

    小包子嘟著嘴巴,滿臉都是不樂意。

    坐在最旁邊的白慕辰差點沒忍住笑出了聲。

    小家伙,夠厲害的啊,居然知道拿林漫容來要挾季辭庭這個老男人,加油啊,繼續啊,千萬不要放棄與黑暗勢力作斗爭啊!

    季辭庭臉一黑,“所以,你這是打算告狀了?”

    小包子的黑色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了兩下,一本正經道:“我這才

    不是告狀呢,我這是實話實說好吧。”

    一旁的白慕辰輕咳了一聲,附和道:“辭庭,要不就帶上他唄,咱又不是去什么少兒不宜的地方,怕啥!小孩子一個人在家里,怪可憐的,哭了都沒有人管。”

    季辭庭微微側了下腦袋,一記冷光直接照射了過去。

    白慕辰趕緊閉上嘴巴朝窗外看了過去。

    季辭庭沉思幾秒,他最初的打算,還真的是打算帶著白慕辰去少兒不宜的地方,上次白慕辰給的那瓶酒,他到現在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不過問題不大,喝酒嘛,也不是非得去酒吧才可以,餐廳各類地方都行啊。

    小包子見季辭庭半天都沒有開口說話,忍不住開始撒嬌,“爸爸~”

    “行啊,那就帶上你一起。”

    小包子重重的點了點頭,小身子十分靈活的朝季辭庭的身上撲了過去,啵唧一口,朝季辭庭的臉上親了一口,“爸爸最好了!”

    季辭庭臉色一僵,這個小屁孩的行為還真是……出人意料。

    唐雪拽著林漫容走了半個多小時,這才將腳步停了下來。

    一路上,唐雪一直在絮絮叨叨著,林漫容差不多也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總而言之,白慕辰這種看起來嘻嘻哈哈偶爾還沒有個正經的人,確實是挺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

    現在都這個時候了,林漫容知道自己勸也勸不住,勸的話,也不過就是火上澆油而已。

    “好了,你別想那么多了,天也不早了,我帶你去吃點東西怎么樣?”林漫容摟著唐雪的胳膊,一臉笑意的開了開口,“你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還不如吃點東西,早點回去睡覺。”

    “你想吃什么,我請你。”林漫容繼續補充了一句。

    唐雪點了點頭,朝四周打量了一下,最后干脆朝馬路對面一指,“諾,我們去擼串吧!”

    林漫容順著唐雪的視線看了過去,“你是想喝酒吧?”

    “不喝!”唐雪想都不想直接否認,眉毛一挑,“我這個時候喝酒,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因為白慕辰喝的呢。”

    “這種事情,我才不干。”

    聽到唐雪說不喝酒,林漫容的神色才緩和了一些,“那行,走吧。”

    反正只要不喝酒,一切都好說,不然的話,她還得照顧這一個醉酒的人回家。

    兩個人吃了些東西以后,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

    直到季辭庭一個電話打過來,唐雪才準備起身離開。

    “走吧,你要是再不回去,季辭庭肯定要找我算賬了。”

    林漫容付了錢,拿著手機朝外面走去,一腳剛踩在馬路上,一輛黑色的汽車咻的一聲,飛快的開了過去,林漫容一個沒站穩,險些摔倒在地上,還好一旁的唐雪眼疾手快,一把將林漫容扶住了。

    黑色汽車的車窗沒有關上,在與林漫容擦肩而過的時候,無意之中,林漫容正好瞥到了駕駛座上的男人。

    林漫容晃神片刻,剛才那個人……

    “小漫,你沒事吧?”唐雪一手扶著林漫容,另外一只手在林漫容的面前晃了晃。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