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16、一零四章

    皇家的新年從臘八就開始了, 各種祭典禮儀需要進行, 李玉華身為皇子妃, 許多場合也需要參加。(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譬如冬至那日, 穆宣帝要帶著諸皇子到皇陵祭祖,藍太后要帶著后宮妃嬪在慈恩宮煮供奉給祖宗的祭肉,這是極體面的差使, 正經應是陸皇后在鳳儀宮主持, 因藍太后德高望重,便是藍太后在慈恩宮帶著后妃主持祭肉之禮。

    今年有三位皇子妃進門,藍太后也讓太子妃、二皇子妃、李玉華一起參加。而且, 對三個孫媳婦皆另眼相待, 給了她們些簡單差使。

    慈恩宮前支起大鼎煮大肉, 李玉華瞧著那黃澄澄的大鼎, 一陣陣的肉香隨著不斷冒出的熱氣往鼻息里鉆,心下想著到底是帝王家的氣派, 以往她們縣的財主擺流水席也無非就是多支兩口鐵鍋,與這皇家大鼎是斷然無法相比的。

    李玉華正在感慨自己命好嫁給三哥做媳婦,就聽身邊響起兩聲干嘔,聞聲一望見太子妃正以袖掩唇干嘔不停, 臉色蒼白的很。

    二皇子妃已經扶住太子妃,聲音里帶著關切, “太子妃是不是身子不適?”

    陸皇后也說,“好孩子,這是怎么了?”

    藍太后令林嬤嬤拿牌子去宣太醫, 又問太子妃是不是這幾天不舒服,讓太子妃到里間兒去躺一躺。太子妃連忙說,“并無大礙,就是突然有些惡心頭暈。”

    大公主嘉悅公主的生母慧妃娘娘道,“別是有喜了吧。”

    藍太后已是轉憂為喜,“若是那般,可是咱們皇家的大喜事。”令宮人扶了太子妃去暖閣休息。

    一時,太醫正過來,親自為太子妃請脈后給兩宮賀喜,太子妃有妊。

    藍太后大悅,非但重賞太醫正,連帶太子妃陸皇后都得了賞賜,今日在場的妃嬪人人有份兒,最差的也得了一匹時興緞子。尤其二皇子妃、李玉華兩人,藍太后一人賞一套百子帳,赤果果的說出自己的期待,“太子妃有妊,非但是咱們皇家喜事,亦是天下的喜事。你們倆也要努力,盡快為咱們皇家開枝散葉。”

    倆人都含羞帶怯的應了,二皇子妃有些拿捏不準,她這月月事未來,不過太醫請脈也沒說旁的,二皇子妃是個穩當人,并未聲張,只想等再過些時日再宣太醫診一診。

    李玉華則眼珠子亂轉,心中含恨,只恨自己嫁給三哥光忙著開府的事、進宮的事、慈恩會的事,結果,本末倒置,忘了這頂頂重要的生兒子的事。這不,竟叫太子妃搶了先,這叫一向掐尖好強的李玉華怎能服氣!

    李玉華順嘴兒隨大溜兒的恭喜了太子妃一回,望著眾星捧月如同肚子里揣了鳳凰蛋的太子妃,要說不羨慕那是假的。

    不過孩子么,誰不會生啊!她還要跟三哥生五男三女哪!

    家里人丁興旺,事業才能一起旺啊。

    李玉華很淳樸的想著。

    冬至有太子妃這一大喜,愈發熱鬧,穆宣帝回宮后龍心大悅,干脆留諸子在宮中用膳,待到宮宴結束,李玉華隨穆安之辭了藍太后出宮,藍太后笑瞇瞇的叮囑小兩口一句,“你們也要加把勁兒啊。”

    這話剛剛跟二皇子二皇子妃說過了,李玉華如同受了鼓勵,大聲應道,“皇祖母只管放心,我們跟太子妃是同一天大婚,必然也快了。”

    穆安之不自在的別開眼睛,心說,玉華妹妹這都說的啥喲。

    “好好。”藍太后卻極是開心,連聲應下。

    李玉華在回府的路上就目光灼灼的灼了穆安之好幾下,灼的穆安之回府立刻借口洗漱,到浴房泡了大半個時辰才出來。

    穆安之在浴房外的暖閣晾頭發,打發小易,“你去瞧瞧玉華休息沒?”

    小易把一盞濃茶放到主子手邊兒,不解的說,“娘娘這會兒定然還沒睡,殿下不妨去寢殿休息,豈不比這暖房舒坦。”

    “叫你去就去,廢話這么多做什么。”

    小易便去了,回來稟報給主子,“娘娘已經睡下了。”

    穆安之又在暖閣喝了濃茶坐了片刻功夫,頭發半干,方披著厚裘回了寢殿。李玉華果然已先在帳中睡了,素雪近前服侍著穆安之去了大氅,穆安之揮揮手,素雪也躬身退了出去。

    待攏開帳幔近前看了一眼,李玉華臉朝床里睡的正香,一把青絲委于枕畔露出小半個紅撲撲的側臉。穆安之放下心來,躡手躡腳的上床,揭開被子一角鉆了進去。

    穆安之不用問就知道李玉華動了生孩子的心,倘他前程明朗,他自愿意與玉華妹妹做一對恩愛夫妻,如今情勢,他是極不愿意連累李玉華的。

    穆安之剛喝了一碗濃茶,并未立刻入睡,意識朦朧間,感覺到身邊悉索響動,接著一陣熟悉的淡香撲面而來,穆安之未及多想,一個柔軟溫暖的物體落在他的唇上,穆安之這才反應過來是李玉華的唇,他當時驚的手足發麻,心如擂鼓,一時忘了反應。

    這個突如其來的吻,柔軟的如同云朵,溫暖如同春天,甜蜜如同甘露,但,未及穆安之多想,李玉華悄然離開,撐臂望著穆安之,李玉華嘀嘀咕咕,“上天保佑一舉得子。”

    然后,李玉華就安心的躺回被中,不多時便響起她輕輕的鼾聲。

    穆安之險被驚飛三魂七魄,待回魂時唇邊似是馨香未散,一時心中滋味兒復雜,良久后,穆安之琢磨起李玉華晚間所做所為,想著這傻丫頭莫不是以為親一親就能有孕吧?

    穆安之的懷疑在其后兩天得到證實,每天晚上李玉華都要半夜偷親他兩下子,還會偷偷許愿,“親兩下懷雙生子。”

    穆安之哭笑不得,想這傻丫頭真是啥都不懂。他有心想提醒李玉華,又擔心李玉華羞惱,更擔心李玉華知道流程不正確后要強行與他同房,那時,他是依了玉華妹妹還是不依呢?

    要命的是,李玉華是個十分有法子的性情。

    于是,思來想去,穆安之決定裝個糊涂,暫且,就這么著吧。

    至于此舉是不是有占玉華妹妹便宜之嫌,穆安之暫且也顧不得了。

    自從晚上親穆安之好幾口,李玉華自認身孕有望,每天都是神采弈弈,進宮給藍太后請安也是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見太子妃帶著兩個美貌侍女在慈恩宮,李玉華隨口說,“這倆姑娘倒是面兒生,以前沒見過。”

    太子妃笑道,“弟妹看她們如何?”

    李玉華道,“旁的瞧不大出來,模樣倒是不錯。”

    “三弟妹都瞧著好,可見的確是好。”太子妃笑著說。

    藍太后與太子妃道,“你這樣賢良就很好,我瞧著模樣也使得,既是你親自挑的,可知品性也不能差,就讓她們在你和太子身邊服侍吧。份例按大宮人的即可,以后度其品性,老實忠心,再給些體面不遲。”

    太子妃與這二人道,“還不快謝皇祖母恩典。”

    藍太后對二人訓誡幾句好生當差的話,便一人賞一支金釵打發兩人下去了。

    李玉華待太子妃走后才跟藍太后打聽倆女孩子是不是給太子的妾室,藍太后沒想到李玉華平日間千伶百俐的,倒問起這事。藍太后道,“太子妃賢良,親自從東宮挑的美人服侍太子。”

    李玉華說,“我們府里的素雪素霜也是一等一的美人,我身邊兒的云雁云雀也都很機伶,皇祖母你說多怪,三哥根本不多看她們一眼。”

    “這也不怪,阿慎的心都在你身上。”藍太后打趣一句。

    “我的心也都在三哥身上哪。”李玉華心里覺著太子妃這事兒辦的有些急,也許是太子與太子妃沒有往常表現的那樣恩愛。看仁宗皇帝與明圣皇后,也是明圣皇后無子,方有其他妃嬪,而且,仁宗皇帝子女的年紀相距極近,而后再無子女出世,可知仁宗皇帝當年就是為延綿子嗣罷了。

    如今太子妃都有身孕了,太子也不用這樣急著納愛寵吧?

    李玉華還把這事拿回去跟穆安之說,穆安之無所謂道,“東宮自然是子嗣綿綿的好。”

    “那也不用這么急吧?太子妃才剛查出的身孕,太子就去寵愛旁的女子,叫太子妃心里如何好過?”

    穆安之看慣宮中事,笑睨李玉華一眼,擺弄著面前的一盆山茶,“你以為人都跟你這樣實誠?東宮三日一請平安脈,太子妃怎么可能只是剛診出身孕,無非就是秘而不發,待胎相穩了,特意放到年下來說,添層喜氣。”

    “太子妃大喜,這還有什么瞞著的?”李玉華這就不解了,在鄉下,哪家媳婦有了身孕都是立刻張羅起來,無他,有孕后就能歇一歇,不做那許多活計了。

    “想得多的人,什么事都想得多。”穆安之諷刺一句,“這不干咱家的事,不用想這些。”

    “三哥,要以后我懷孕,你可不許有旁的女人啊。我可直說了,我愛吃醋,我也不是太子妃那樣的大度賢良人。”李玉華瞪著一雙杏眼,把丑話說前頭。

    穆安之好笑,想到李玉華每晚偷襲他還嘟嘟囔囔的想生孩子的事,不禁道,“你想哪兒去了,莫說我不是這樣人,我也沒太子那等好艷福。”

    穆安之剪下一支大紅山茶,給李玉華簪鬢間。李玉華拿把小鏡子上下商量,鏡里朝穆安之飛個眼兒,“別說,三哥你眼光就是好。就是這大晚上的,簪花給誰看啊。”

    穆安之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給李玉華簪了朵茶花,如今聽李玉華問,穆安之輕咳一聲,不自在的移開眼睛,“給誰看都好看。”

    “我也不給旁人看,就給三哥看。”李玉華問,“三哥你說好不好看?”

    穆安之被問到眼前,尤其李玉華一臉期待,花朵似的唇瓣一開一合,令穆安之不由想起夜間的柔軟馨香,穆安之鬼使神差的答了句,“好看。”

    李玉華眼波流轉,有些得意又有些羞澀,晚上趁穆安之“睡熟”又偷偷多親了穆安之好幾下,盼著快些給三哥生兩個小娃娃。

    穆安之實在不知是誰教給李玉華的這種奇葩的生育常識,他既不能說破,也不能拒絕,只得甜蜜又痛苦的承受了。

    太子妃傳出喜訊未滿半月,晉國公因帷薄不休被穆宣帝訓斥,在宗人府的差使也被奪了。

    晉國公夫人在慈恩宮哭訴,藍太后嘆一回氣也說了她幾句,“你也是,怎么一個妾室也管不住,倒叫她咒了你。虧得你這沒事,你倘有個好歹,叫哀家心疼誰去?皇帝也是一時惱了,你讓晉國公好好兒反省,先消停些時日,待他反省好了,人明白了,自有他的差使。”

    “這咒魘的事,也就那么一說……”

    晉國公夫人的哭訴在藍太后嚴厲的視線下嘎然而止,藍太后冷聲道,“上次是不是你在我跟前哭訴說妾室咒你,你這又說是隨口那么一說,你是隨口來糊弄哀家的么?”

    “不不不,侄媳不敢。”

    “哀家諒你還不至糊涂至此,自來哀家還沒見過有能在這慈恩宮糊弄的。”

    晉國公夫人不敢再言,李玉華見藍太后發怒,也不敢多言,藍太后直接打發一眾人退下。李玉華也跟著退出慈恩宮,晉國公夫人往時言語風趣,頗會做人,藍太后也喜歡她,故而誥命不高在宗室中也頗有人緣兒。如今眼瞅她得罪了藍太后,晉國公夫人身邊一人皆無,人情勢利,可見一斑。

    李玉華喚住晉國公夫人,請她同行。

    晉國公夫人臉色泛白,與李玉華一起登上七寶車,被車中暖氣一薰,眼淚登時就掉了下來。李玉華也沒勸晉國公夫人,晉國公夫人哭了一陣,抽噎道,“叫弟妹看笑話了,我這一把年紀,說話不留心,非但連累了我們國公爺的差使,還惹惱了皇伯娘。”

    “嫂子也是一時焦心國公爺的差使罷了。可叫我說,這事難道怪得了嫂子,國公爺但凡納幾房賢良妾室,斷不至此。嫂子你是受害的人,這再如何也埋怨不到你身上去。哪里就要自責至此?”李玉華很是看不上晉國公這種弄一屋子小老婆,出事自己不擔當,都往媳婦頭上推的男人。

    李玉華這樣一說,晉國公夫人當時就又流了一回眼淚,“也就弟妹你明白我的苦罷了。那沒良心的,這兩日一個勁兒的抱怨我多嘴把家里的事往外說,我看他是恨不能叫那小婆子把我咒死,好趁了他的愿。”

    “嫂子你還是放寬了心。我看三侄女、大侄子都是出息孩子,尤其大侄子,也十六七的大小伙子,到了當差的年紀,您有這樣的心還不如放在大侄子身上,將來大侄子出息了,你后福無盡。”

    原本晉國公夫人在家受了丈夫兩日抱怨,又因她家妾室咒魘她的事是從太平庵里傳出來的,太平庵的案子又與穆安之相關,晉國公夫人還對穆安之存了些遷怒。如今她得罪了藍太后,人人避她不及,只有李玉華邀她同行,又這樣明事理的開導她,晉國公夫人也是個明理人,知道這事怪不得人家三皇子夫婦。妾室是晉國公自己要納的,妾室沒管理好偷摸著到太平庵咒她,也不是三殿下的緣故吧。這都是自家內宅不寧,如今事發也不能賴人家三皇子啊。

    晉國公夫人給李玉華開解的寬了心,主要是李玉華的話在理啊,明顯那死老頭子靠不住,與其靠老頭子還不如靠兒子。兒子多可靠,她親生的,還有閨女,也懂事的很。

    李玉華一直把晉國公夫人送回家,自己方回府。

    晚上,李玉華把晉國公夫人在慈恩宮的事與穆安之說了,李玉華道,“不過是家宅一點小事,晉國公府上那妾室也沒把晉國公夫人怎么著,怎么就連累的晉國公的官兒都沒了。”

    穆安之拈著個天青色茶盅,聞言一哂,“原本的確不至于此。晉國公在朝中官位不顯,在宗人府做個閑職,他無能些,平時也得罪不著人,更擋不著誰的路。御史臺一干御史咬緊這事不松口,且又的確是晉國公夫人自己說出去的,楚世子任宗正令,實在卻不過,只得革了晉國公的差使。”

    “你不說晉國公得罪不著人,御史臺怎么倒跟他過不去了?”

    “倒不是特意與晉國公過不去,是晉國公運道不好,他家這事偏是與太平庵相關,且是晉國公夫人自己說出去的,拿到證據,御史臺發難,晉國公焉能不倒霉。”

    李玉華皺眉,“朱桓剛被罷了官,晉國公又被奪了差使,見到他二人這樣的結果,怕就是再有太平庵牽涉出的人家,那些人家是不肯承認家中之事的。”

    “不如此,怎能用太平庵套住我。”

    穆安之長眸微瞇,眸中戰光凜冽,如同劍光。

    作者有話要說:  ps:早安~~~~~~~~~~回家后作息好的一塌糊涂,早睡早起~感謝在2019-11-17 08:22:20~2019-11-18 05:19:5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桃夭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妞09 2個;小林飛刀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桃夭 195瓶;西三水 61瓶;南美洲的路人乙 55瓶;凌晨吃糖、走過路過沒有錯過 30瓶;laurah、a、跳跳、明天 20瓶;小壞水兒、zg070329、綠水青山 10瓶;加爾 6瓶;huirhuir、風清云靜、wwhzbj 5瓶;susan_larron 4瓶;實石頭 3瓶;39637837、李李莠 2瓶;llllna、冰涼冰涼的、小羨、王二狗、evian、風影、豆不見姬、卷卷、要么忍要么狠要么滾吧、17438403、haha、zhang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