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80)公主機敏

    “唐大人,我能見一下郭大嗎?有些事情我想當面求證。(m.k6uk.com手機閱讀)”云想容說道。

    “可以,人已經壓在宮門。”唐忠說道。

    圣上傳旨把人帶進了大殿。

    這人四方大臉,眼睛很小,身高不高,也不算胖,看衣服就知道是嶺南一帶的衣著。讓衙役壓著給圣上施禮。

    云想容一直在仔細觀察郭大,他膽子算是很大的人,進朝堂貌似也不慌張。

    “郭大,容公主有事情問你,你要老實回答。”唐忠說道。

    郭大連忙向公主施禮,說道:“小的郭大,見過公主。”

    “你不用害怕,把知道的事情說出來就可以。”云想容柔和的說道。

    郭大本能的抬頭看了一眼云想容,一下子愣住了,這是仙女下凡嗎?公主也太好看了吧?江輕塵可以不要公主?他是瘋了嗎?

    “郭大,五香齋的豬手味道怎么樣?”云想容忽然笑盈盈的問道。

    “挺好吃的。”郭大本能的回答。

    說完了,郭大也立刻就清醒過來,覺得這事不對,公主問五芳齋的豬手是做什么?但知道多說多錯的道理,于是也就不說話了。不想再解釋什么。

    云想容當然不是隨便亂說的,因為他發現郭大手上有個很大被熱油燙傷的痕跡,明顯是最近燙傷的。他一男子來京城,肯定沒人做飯,怎么會有被熱油燙傷的痕跡。

    聯想到之前江河說發現郭大的位置距離江邊茶館很近,之前管事就說過,五香齋的店面小,排隊人多的時候,經常會發生燙傷的事情。

    于是,云想容就試探的說了一句,看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這個熱油燙傷的事情就發生在五香齋。

    進一步證實云想容的判斷,郭大早就進了京城。如果剛進京被人發現,會馬上到大理寺自首,不敢在外面瞎逛,那樣肯定會被九門提督府的人抓起來。

    只有進京城沒有被發現的時候,才會亂逛,有興趣吃點京城特色小吃。

    唐忠也覺得不對了,他對京城也很了解,郭大手上燙傷他是知道,原來也沒在意。讓容公主這么一問,唐忠忽然覺得這個郭大沒說實話,他根本就不是一路急著進京的,明明還有時間去吃豬手。

    這件事情都沒說實話,那肯定還有別的事情,很可能給的都是假口供。

    “郭大,江輕塵怎么會和黑風寨走到一起?”云想容問道。

    “這都是老寨主的關系,我聽說是老寨主救過江大人的命。具體怎么救的我就不知道了。”郭大說道。

    “我聽唐大人說,黑風寨的七當家受雇于江輕塵,幫他做事情,這應該是件很保密的事情吧?你又如何知道的呢?”云想容問道。

    “七當家和我們二當家吵翻了,他自己說的,在京城里接了個大單子,主家就是江大人。”郭大說道。

    “你又怎么能確認,七當家不是亂說的。”云想容問道。

    “七當家走的急,他把江大人給他寫的信落在了黑風寨,這些我可都交給了唐大人。”郭大說道。

    “唐大人,信件可曾帶來。”云想容問道。

    “帶來了。”唐忠說完把信件給了云想容。

    云想容打開,一目十行,看完后說道:“字體真像。”說完之后也就沒說什么,把信給太監,示意他把信拿給皇上看看。

    唐大人覺得不對了,難道這個也有問題嗎?之前自己可特意找到江輕塵的筆跡對照過,大理寺的專家也看過,基本確定是同一個人的字體,雖然每個人不同時期的字體也會有細微的差別。但字體結構不會變。

    “郭大,這些年江輕塵當上九門提督后去過幾次黑風寨?”云想容問道。

    “就一次,三年前老寨主走的時候,江大人去過。之后就沒再來過。”郭大說道。這是實話,他說起來就很自信。

    “那你一定是見過江輕塵,對吧?”云想容說道。

    “是。”郭大說話的時候有些遲疑,因為他真的沒見過江輕塵,如果說沒見過,那自己來舉報揭發都不能成立,因為你都不知道江輕塵長什么樣子,就去告人家?這不是誣告還能是什么?

    “那好,我這有三個江輕塵,麻煩你幫我看看,誰是真的?”云想容說道。

    說話間,就從大殿外,走進了三個人。除了身材差不多之外,長得一點都不像。

    郭大是個很機靈的人,他沒急著去認人,而是看周圍百官的表情,能判斷出來,應該有一個是江輕塵,可不是說江輕塵消失了嗎?那就是有人易容。

    “郭大,你應該看看這三名男子,請不要東張西望。”云想容說道。

    “公主,我這人眼神不太好,我能走近點看嗎?”郭大說道。

    “可以。”云想容說道。

    郭大起身去認人,他其實想明白了,中間肯定有一個是江輕塵,但自己又判斷不出,唯一的辦法就是近距離觀看,誰是易容的,誰就是江輕塵。

    郭大在江湖上混了這么多年,見識還是有些的,易沒易容,只要讓他走進,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來的,結果走近后大失所望。

    這三個人全都易過容,還一副生怕他看不出來的樣子,連易容粉的味道,都懶得遮掩。

    “公主,小的是幾年前見過江大人的,我能看出來這三位大人都易過容,可能易容的人手藝一般,我覺得都不大像江大人。”郭大貌似很坦誠的說道。

    氣的玉衡內心罵了一萬次的nnp,玉衡心說我和江提督相處這么多年,你居然敢說不想,就是他本人到了,估計親爹親娘都認不出來那個是真那個是假。

    唐忠心里跟貓撓一樣,他覺得不對了,這郭大明顯有很大的問題,剛才這三人一出來,自己都愣住了,這個江輕塵也太像了吧。像到連走路姿勢都一樣,必須馬上制止。

    唐忠剛想說話,云想容先說了:“嗯,是,你說的也對。好,那我們就換個問題,聽你的意思,江輕塵也在黑風寨住過幾日,你又是二當家的心腹,你們應該接觸過吧?”云想容問道。

    “人家江大人怎么會搭理我這個小跟班,我也就是送過幾次飯而已。”郭大謙虛的說道。

    “哦,對了,我在《四洲雜記》上看過,說是嶺南有三大特產,對吧?好像是竹葉青酒,大閘蟹,還有一個好像是水果,說是有點臭,叫什么?我忘記了。”云想容說道。

    “榴蓮。”郭大說道。

    “好像是,我也沒吃過,說是喜歡的人很喜歡,討厭的人很討厭。你不是給江輕塵送過飯嗎?這三樣,你說他喜歡吃什么?”云想容說道。

    郭大那里會知道,至于江輕塵來黑風寨的事情,都是高度保密的事情。

    自己也是聽大當家手下的人,喝多了說出來了,說出后馬上酒醒了,讓自己發誓不要告訴任何人,自己這才肯定江輕塵確實在老寨主離開的時候來過黑風寨。

    郭大頭腦很清醒,知道江輕塵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士,自己來京城這么久發現京城里的人很喜歡吃大閘蟹,其實嶺南產的的不是大閘蟹就是普通的螃蟹。公主應該也沒搞清楚,說錯了。

    男子應該都愛喝酒,竹葉青也應該喜歡。

    榴蓮算了,外地人根本就吃不慣。

    按說這也是道送分題,郭大就在竹葉青和大閘蟹之間糾結,心說不會是三樣都不喜歡吧?可能性比較大,自己還是謹慎回答比較好。

    “我沒看出江大人的特別偏好,竹葉青和螃蟹,還行,可能是嶺南的螃蟹和京城的大閘蟹味道相似。貌似螃蟹江大人更喜歡一些。”郭大說道。

    郭大對自己的回答,很滿意。結果接下來就上演了皇上發飆的戲碼。

    “夠了,趙訣,這就是你找到的證據嗎?你現在也跟著亂七八糟的人,開始胡鬧,糊弄朕了嗎?還是大理寺卿職位做夠了,想回老家休息。”皇上說道。

    “陛下息怒,這事情確是臣失職,臣愿意立下生死狀,查出事情真相。”大理寺卿趙訣連忙下跪說道。

    很多人還是一頭霧水,怎么圣上忽然發飆,貌似容公主及其的淡定。

    云想容覺得父皇沒有真的生氣,就是嚇唬人的,趙大人也看出來了,誠惶誠恐的表情都懶得演,直接跪在地上不抬頭。

    之前皇上還很擔心,大理寺辦事還是靠譜的,能帶上大殿,都是有真憑實據,這要真的把實證拿出來,自己可怎么收場,總不能真的給江輕塵治罪吧?誰想到這么簡單三兩下就被云想容揭穿了。

    唐忠此刻是他人生中最清醒的時刻,知道自己的前途已經毀了。心中也有些質疑,是不是趙大人知道此案有問題,故意讓自己來做此案主理。

    雖然他不知道問題出在那里,但肯定這個郭大有自己不知道的目的,只是很郁悶,皇上不是專業斷案的居然知道問題出在那里,自己這個專業的居然讓人糊弄了這么久。

    趙訣也沒想到云想容會這么厲害,這又是易容,又是問話的,思路及其清晰,可惜是個女娃,要是個男子,那怕是皇子,也會請到大理寺,重要案件幫忙把把關。

    容公主確實有實力,不說別的,就這個級別的易容師,全天下也沒幾個,容公主居然找來了一個。之前趙大人還想了幾個幫容公主下臺階的說辭,看來都白準備了。人家根本不需要。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