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八十八章 口不對心

    葉曉瑩嗔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多行不義必自斃,為這樣的女子搭上將軍府的名聲并不劃算,往后小心提防便是。(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欲靜而風不止,看來,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劍穗望靜坐著的季晏之,無奈地說道。

    不遠處,九娘重重地一拳錘在桌上惱怒地說道:“原來都是葉曉瑩在背后搗鬼,她派人接近表哥,令他癡迷上賭博,待到表哥輸得一無所有,就被他們牽制著自投羅網!”

    如今,表哥在大牢里面,九娘不方便出手相救,眼眸里面流出幾分憂傷。

    她長嘆道:“也不知道表哥是否會怪九娘。”

    丫鬟低聲道:“他必然會體諒夫人的,可是近來老爺依舊生氣,看來此事心下依舊介懷!”

    “老東西都很好哄,你去將亭子布置一番!”

    丫鬟領命而去。

    待到將軍起床,九娘立刻上前攙扶著他,“將軍,如今天氣晴好,九娘陪將軍去亭子飲酒和賞花吧。太醫說將軍的病情不宜勞累,也不宜久久地待在屋里,外出游玩才有利于恢復!”

    “好吧!”

    將軍快步走出,九娘緊緊地跟上。

    亭子里面,紫羅蘭的輕紗隨風飄起,浪漫輕柔的像是少女的夢。緊繃著臉的將軍的神情變得舒緩,等到幾杯酒下肚,微閉著眼睛,享受著清風及淡淡的馨香。

    九娘體貼地上前為他揉捏著肩膀,款款細語,“妾身希望往后時時刻刻都能陪伴著將軍。”

    “真的嗎?”將軍眼也沒抬,冷冷地說道。

    “當然啦,將軍對九娘體貼,表哥犯了錯,將軍從未懷疑過九娘,九娘為了報恩,也會長長久久永遠陪著將軍的。”

    神色變得緩和,將軍微微地嘆了一口氣,轉身抓住九娘的手,感嘆道:“將軍知道你是下嫁,同樣喜歡你的乖巧玲瓏。

    雖說如今的年齡不符,偏顯年輕可他們個個也敬重,一家人和和睦睦相處,比什么都重要!“

    “將軍教訓的是!”九娘乖巧地應下,眼見他重又恢復往日的柔情,嘟嘴委屈道:“只不過九娘認為人心不能夠時時去試探。

    劍穗為了達到目的,將老實本分的人哄去賭博,就算是家財萬貫,也經不住在賭場沉浮,他們此舉著實用心險惡,九娘并不需要將軍討回公道,只希望將軍明白九娘的苦衷!“

    “本將軍能夠體諒,但他別有目的地潛入進來是不爭的事實,對此誰無法去包容,還有他真正的用心,誰又知道?

    只坐幾年牢,已經是便宜他了。這種結局,是本將軍想到最好的解決辦法,你若是依舊有所不滿,本將軍倒可以放你自由,讓你重做選擇!“

    九娘一聽臉色大變,呼吸急促,緊張地說道:“將軍,九娘身是將軍的人,死是將軍的鬼,將軍一定要信九娘。”

    劍穗跟隨他們多年,將軍深信不疑,而葉曉瑩,將軍自來便認為她是個好兒媳,一時間沉吟良久。

    九娘瞧見將軍目光閃爍,不似剛剛的柔和,到底還是太急,見到桌上放著一把尖銳的水果刀,彎腰一把抓住,便朝手腕一劃。

    只見到寒光閃過,很快的空氣泛出淡淡的腥味,將軍目瞪口呆,丫鬟們也驚詫地喊叫出聲,眾人立刻圍攏過來,有人將刀奪下,有人攙扶著九娘。

    將軍更是用力緊抓住她的手臂,低喝道:“你在做什么?”

    臉龐凄苦,眼淚潸然而落,九娘聲音含悲道:“將軍既不信,九娘以死明志,九娘對將軍情深,不想令將軍為難!”

    心中觸動,只見到她的手腕處鮮血汩汩流出,趕忙地從身上扯下一片衣袍,將她的手腕重重地包裹,沖著丫鬟叫道:“趕緊去請太醫!”

    淚眼朦朧當中,只見到將軍烏黑的發絲當中夾雜著幾根白頭發,腦海一直想著曹云清如今落魄的情景,“表哥,九娘很快會將你救出來的!”

    人昏昏沉沉地靠在將軍的身上。

    九娘自殘的消息傳入葉曉瑩及季晏之的耳中。

    她連忙讓奶娘將果兒帶走,嘟囔道:“就連這招也做得出來,果然是無毒不丈夫,連自己都能夠下狠手,又何況他人呢?”

    “據說,就連她的母親姚王氏也被請了過來照顧,如今母女又在一處,看來將軍府不會再有太平!”

    “誰說的,只有我在,定然不會容許任何人離散!”季晏之劍眉下的眼睛熠熠發光。

    劍穗扯了扯嘴,冷冷地說道:“一切都已經晚了,小姐,二少爺流落在外,只有你們一家三口對將軍來說才是真正的親人,偏偏對九娘又深信不疑。”

    葉曉瑩低著頭縫制著衣服,幽幽地說道:“他們都是心高氣傲的人,如今母親死去,即便是家里向他們敞開大門,也未必會歸來,倒不如省了這心思。”

    她本想要勸說季晏之放棄,因為剛剛才提到兄妹兩人,季晏之的臉色微變,好似陷入了回憶當中,擔心他心軟。

    果然他的神色凜然,沉聲說道:“羽夫人造就的苦果卻要子女償還,著實不公平。若是二人有了悔改之心不知道府里愿意包容,豈不是誤事?”

    他望著當即變色的葉曉瑩,目光當中帶著幾分乞求,“不論如何我們也要試一試,畢竟我是他們的兄長!”

    手尖突地一痛,她微微地擰眉,手指被刺破,血滴鮮艷刺眼。到底他們有著一半相似的血緣,她沒有資格阻攔。

    “好吧!”葉曉瑩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可府中已經有了九娘,若是他們依舊因為母親之事無法釋懷,現在決計不能夠再請回來!”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劍穗震驚地望著這一幕,神色大為吃驚,連忙勸說道:“此事萬萬不可……”

    可是不等他說完,季晏之已經一抬手,“這是兄弟情誼,或許之前羽夫人做過傷天害理之事,但那是上輩子的恩怨!”

    他認定的事情難以回頭,葉曉瑩的唇角浮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