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001、孤兒開局

    (重寫的第一章,大家看看,這個味道對不對。(m.k6uk.com手機閱讀))

    夜色下的米國南方小城,昏暗的燈光照射在墻上造型獵奇的涂鴉上,讓安靜的街區多了幾分詭異的味道。

    普通人特別是單身女性很少會在這個時間段自己一個人走街串巷,此時依然活動在街上都是一群被生活拋棄或者主動拋棄了生活的人。

    昏暗的巷子里,伊琿跟在一個留著紅色雞冠頭的白人青年身后,一邊走一邊聽他信口開河的吹牛逼。

    “跟我混,別的不敢說,以后保證你缺不了吃的,少不了女人。”

    “嗯嗯嗯,是是是,你說得對。”伊琿一點也不走心的點頭附和著。

    “金恩你這家伙,什么時候把那個大妹子介紹給我們認識啊。”跟在后面的兩個身上打扮跟雞冠頭金恩差不多的流里流氣的青年插話,‘大’字咬的很重。

    “滾!回去法克你自己吧!沙灘之子!”金恩的罵聲立即引來了兩人的回擊,時間在幾人親切的互相問候對方女性親屬中緩緩度過。

    ‘我是不是誤入歧途了。’

    旁邊的伊琿突然忍不住開始懷疑其自己的決定來。

    金恩幾人的表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伊琿之前也是別無辦法只能暫時跟著他混,誰讓自己的開局有點悲催呢。

    伊琿穿越到這個世界到目前為止還不過三個小時,結果這三個小時他過的驚心動魄,**迭起。

    先是一場莫名其妙的大火,然后是一場混亂不堪的慌亂,還沒等他理清頭緒,就被一個充滿尿騷味的被子給兜頭蒙住。

    就在伊琿以為自己還沒弄明白穿越到了那里就要憋屈赴死的時候,他的身體被抱了起來,等他被從被子里面釋放出來,重見天日的時候,迎面的就是雞冠頭金恩那張郁悶的臉。

    “我靠,你怎么是個男的,我還以為救了個妹子呢……”

    面對這樣的質問,伊琿腦子里一屁股的槽不知道該先吐哪一個。

    救人分什么男女,善心也要分性別的嗎,按照你的說法,妹子就應該被救,漢子就活該被燒死是吧,那你要不要把我再送回去就當做沒救過我好了,或者我現在去變個性還來得及?

    不過好歹面前的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伊琿也不好意思把場面弄的太難堪,于是便沒有說什么,只是站起身有些后怕的看著身后已經化作一片火海的孤兒院。

    差一點我就死在里面了嗎。

    伊琿忍不住有些感慨,孤兒開局雖然有些慘,但也不是沒有辦法接受,起點上那么多大神都是孤兒出身,這說明孤兒身份應該是有某種被動加成的。

    只是還沒等自己弄清楚情況,孤兒院就燒沒了,這就有點過分了吧,這跟玩游戲剛建新號進去,新手村就被怪物屠城了有什么分別。

    連個適應期都不給我,穿越之神,有你的。

    就在伊琿準備向天上比個中指的時候,身后一個巴掌按在他的肩膀上。

    “算了,不用傷感了,住的地方沒了就沒了,人沒事就好。”

    伊琿轉身,順著雞冠頭的視線方向看過去,這才發現那邊的救護車旁,幾個大人正在安撫一群孤兒。

    看來孤兒院里的人損傷并不大。

    看了那邊一眼,伊琿轉身準備離開,他對這個身體的記憶接收的并不多,貿然過去跟那些人交流的話,怕會露陷,索性干脆離開這里另謀生路好了。

    “你要去哪?”

    聽到雞冠頭的話,伊琿停了下來,對啊,我對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只知道是2000年的米國,可是連這座小城在地圖上的位置都不知道,去哪好呢。

    “長的到還精壯,”金恩摸了一把伊琿結實的胳膊,提議道,“我也是城西孤兒院出來的,不如先跟我混吧。”

    聽了金恩的提議,不知前路的伊琿點點頭,這個舍尿救了自己的社會老大哥孤兒院前輩應該不會把自己賣掉的吧。

    幾個小時之后,伊琿無奈的發現,雖然老大哥沒有要賣掉自己,但是他卻要帶著自己去賣別人。

    就算是在米國,搶劫也是犯法的吧,我現在退出開來不來得及。

    來不及了。

    就在伊琿糾結的時候,一個小小的個子從另一邊的街頭走了過來,他戴著大大的帽兜,看不出性別和年齡,在夜色下走的很警惕,隨時準備逃跑的樣子。

    ‘這家伙不是小孩就是女生,大半夜的出來浪什么浪!’

    小個子剛出現在大街中央,新加入的伊琿就被從巷子里推了出來,恰到好處的堵住了他的去路。

    小個子像受驚的兔子一樣,小跳一下轉身便想逃跑,可是金恩跟其他兩人已經抄了他的后路,將他圍了起來。

    金恩遠遠的用眼神示意了伊琿一下,讓他說攔路搶劫的臺詞,無非就是‘此路是我開’之類的米國版黑話。

    伊琿嘆口氣,上前一步一把圈住小個子的脖子,小個子猝不及防被控制住,嘴里不自覺的發出一聲尖叫。

    聲音暴露了她的身份,這是一個女生。

    “別動!”伊琿低喝一聲,同時死死的圈住女生的脖子,然后把嘴巴附到她耳邊,小聲說道,“一會兒朝著街口那邊跑,不要回頭,到人多的地方打電話報警。”

    這一刻,伊琿打算跳反了,搶劫這種事自己果然還是做不來,先救下這個女生再說,至于之后自己能不能跑的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伊琿沒有發現的是,在他說完之后,女生停止了掙扎,也停止了手上想要摘掉手套的動作。

    “你!”伊琿抬起頭放大了聲音,“把身上所有的錢和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不然,今晚你別想安全離開。”

    “等一下!”剛才羨慕金恩有個大妹子的混混臉上突然露出猥瑣的表情,“聽聲音好像是個女人啊,老子可是很久沒有碰過女人了,東西留下,人也留下!”

    金恩臉上很明顯閃過一絲不快,“肖,我們只拿錢,不拿命。你可想好了,搶劫跟強干可是不一樣的!”

    果然不愧是有個大妹子的人,金恩在這一刻堅定的守住了自己的底線,我們只搶劫,不強干。

    雖然這底線也是負的,但至少比見色起意的肖要好的多。

    肖自然不服,當場就跟金恩對罵了起來。

    趁著這個空檔,伊琿悄悄松開女孩的脖子,抓著她的手腕猛的朝另一邊的街口跑去。

    女孩反應還算不滿,雖然有些趔趄,但是堅強的沒有摔倒,在伊琿的拖拽下開始瘋狂逃竄。

    “法克!快追!”肖一把推開金恩,兩人連忙朝伊琿他們追去。

    金恩無奈的嘆口氣,還是選擇跟了上去,不過卻在街邊撿了一塊板磚拎在了手里。

    伊琿穿越之后便沒有進食,身體有些發虛,猛跑之后,眼前不自覺的開始發黑,呼吸也急促的不行,身體明顯有種要罷工的沖動。

    而就在此時,他們前進的方向出現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一個黑光頭帶著手下的兄弟出現在了街口,堵住了他們的去路,黑光頭是金恩等人的老大,他們出現在這里,自然不會輕松的放一會離開。

    前有強敵后有追兵,伊琿用因為剛才的猛跑現在又急停,意識突然陷入一種要崩潰的眩暈里。

    而就在這時,黑光頭身邊的混混們走了上來,兩個人伸手去抓女孩,另外一個則揮舞著手里的棒球棒,狠狠的朝著伊琿的腦袋砸了過去。

    “小雜種,我讓你……”

    碰!

    厚重的打擊感讓混混猙獰的笑容僵在了臉上,就在他眼前,那個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的小子,竟然伸出一只胳膊穩穩的夾住了他的棒球棒。

    不僅如此,那條夾住棒球棒的胳膊上竟然還同時冒出了火光。

    臉上同樣有些驚訝的伊琿猛的一揮手,胳膊上的火光瞬間化作一個火鳥的形狀,呼的一下飛了出去,頂著棒球棒直接撞到了混混的臉上,不僅把混混撞的兩腳離地,而且氣勢不減的繼續向后沖去,將他身后兩個混混全都撞飛。

    全場瞬間陷入一片死寂,黑光頭頂著滿腦袋的冷汗,驚悚的看著伊琿那只還沒來得及收回的胳膊,嘴里嘟囔著一個詞。

    “變種人?”

    伊琿笑而不語,‘錯,是圣斗士!’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