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2章我被監視了

    他們找了一家粵系菜的茶餐廳,口味偏談,上官晴嗜辣,偏甜的飯菜她不是太喜歡,勉強吃飽肚子。(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朱少明裝作沒看見她那幽怨的小眼神,抬手看了眼手表,用紙巾掖了掖嘴角,道:“你這是什么眼神,別告訴我沒吃飽!我趕時間,離約的時間還有半小時!一起走還是你坐會再走?”

    上官晴收起埋怨的眼神,把抵著下巴的雙手放下來。舌頭在口腔里打了個轉,很是狗腿的說:“當然和朱大帥一起走啦!走吧!”說完立刻站起小跑到朱少明前頭。

    朱少明拿好東西,趕上來和她并肩,單手搭著她的肩,眼光譏誚道:“你這是怕我不付錢,把你甩這兒?”

    上官晴偏頭撇嘴道:“不是你說,請我的嗎?”這時候打算耍賴?

    朱少明啥也沒說,直接抓著她的肩膀拉到吧臺收銀處,扔出一張銀色的卡道:“36號臺子。”

    數秒后,收銀的小姑娘一臉紅暈的望著朱少明輕聲慢語道:“嗯,先生!36號臺一共消費二百五十三元,零頭優惠掉,收您二百五。”

    “嗯?253 就253,你這樣我會很不高興的。”朱少明十分不悅,你這不是罵我二百五嗎?上官晴在一邊撇嘴,誰叫你那么能吃?

    收銀的小姑娘臉犯桃花,緊張的說:“先生,先生!我,我不是那個意思,那行,我補兩張優惠券給您吧,您看!”說完趕緊刷了卡,站起來嬌羞的,雙手遞過卡和兩張優惠券:“我只有這個權限,下回您帶朋友來,送一道特色菜!對了,我們每周有一天推出免費試吃的菜式,您留個聯系方式,到那天我提前聯系你哦!”

    朱少明見小姑娘一臉期待的羞澀,腦筋飛快的盤算了一下,估計她是想多拿提成,才主動追要聯系方式的。給還是不給?他撇了身邊的上官晴一眼,嘴角勾出瞬間的壞笑:“那,好吧,我寫哪里?”

    上官晴不耐煩催道:“快點,某人不是說時間趕不及嘛?這會兒不急了?”

    收銀小姑娘趕忙取出一本本子,打開一看,朱少明了然。一本滿滿的整齊的記錄著手機號。朱少明拿起對方殷勤遞上的簽字筆,龍飛鳳舞的寫上自己的姓名和手機號。寫完一拉獨自欣賞盆景的上官晴的手臂道:“別賣呆,走了!”

    “小姑娘沒把你留下來洗碗?”上官晴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說完大笑著甩開朱少明抓她的手,往三樓的大平臺跑去。

    扭頭剛跑了沒多遠,就和一女孩撞了個滿懷,分開后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你--李夢月!”

    “上官晴!你怎么在這里?”李夢月驚訝地同時心里鄙夷對方,沒想到口是心非的人還真多,一碰就一個。邀請她的時候,她說要去很遠地方辦事,可現在她又出現在這里!

    上官晴十分尷尬的笑了笑,剛想解釋,就聽得朱少明從后面追上來微喘的說:“你跑這么快,就是為了不被我打死,是不是?”

    李夢月見一個英俊的年輕男人帶著頑劣的表情從后面沖上來,看都沒看自己一眼,只對著上官晴嚷嚷。

    上官晴沒理會朱少明的話,無奈地朝著李夢月笑道:“他是我,表哥,正好順路送我一程!”然后沖著朱少明使勁賣萌,眨巴眼睛。

    李夢月狐疑的看著兩人,朱少明輕咳一聲,這丫頭張口即來,說謊不眨眼,臉不紅心不跳的,這也算是一種生存技能吧!

    搞不清這兩個是怎么回事,先糊過去再說吧,便順著上官晴的話調侃道:“我送了你,還騙我一頓飯,你是不想我晚上接你了吧?”

    “不敢,不敢,您老人家把聯系方式留給那小姑娘了?”

    “嗯啊,留了。”不過是留的你的,這話當然不能告訴上官晴,否則兩人又要掐一架:“既然你遇到朋友,我就先走了!記得注意安全!要回家打電話!”說完,朱少明大手在上官晴頭頂使勁的揉著,要表示哥哥對妹妹的愛憐嘛,這個動作必做,順便報個仇!

    “哥,你趕緊走,別耽誤事!”上官晴咬著牙說道,并將在頭頂亂撓她頭發的禍害之手拍下來,推他走。

    “好好!走了,小美女,再見啊!”朱少明沖著李夢月瞟了瞟,笑的春光燦爛,往電梯方向邁出了輕快的步伐。今天黑了這丫頭兩次,哈哈!他站在電梯上想象著,上官晴知道真相后,那時他已經在出差的路上,她隔空暴怒抓人的樣子肯定好笑。

    李夢月花癡般呆呆望著朱少明的背影,一直到上官晴拍她的肩喊她:“李夢月,李夢月!你看什么呢?”

    “沒什么,沒什么,小晴,你哥有女朋友嗎?”李夢月挎起上官情的胳膊,親熱的喊她小晴。

    上官晴因為自己的謊言,有點不安的任李夢月挽著往前走。

    “他?他桃花太多,擋都擋不住!你,不會,看上他吧?”上官晴覺得自己上輩子是女巫投胎。

    李夢月頭靠在上官晴的肩,小女兒家的羞澀道:“沒,只是你表哥長得太帥,不知道他像爸爸還是媽媽?”

    “結合優點的娃才長得帥帥的!”上官晴哪知道朱少明爹媽長什么樣,只得糊弄李夢月。

    一點半了,兩人一路閑話往eg的大樓方向走去,大多的時候都是李夢月一個人在說話,上官晴只是心不在焉的點頭或者附和一句。因為李夢月的問題太多,上官晴又對朱少明的情況僅限于公司,其他一概不清楚。

    這真是一場艱難的談話,一個詢問式的探口風,一個啥也不知道的嗯哈敷衍。慶幸的是很快就過了馬路進入eg大樓里。原先面試的那個長廊上已經端莊的坐著不少女孩子。

    李夢月不屑道:“嘿喲,她們可真積極,來這么早。”

    上官晴這回沒有附和她,只是伸手去理頭發,順勢脫開了李夢月緊緊挽住的手,歉意的笑著道:“夢月,你先過去吧,我去洗手間一下。”

    李夢月看見有幾個女孩子在交頭接耳,一邊往外窺探,神秘兮兮的樣子,便來了興趣,想趕緊去聽聽有什么消息,就回答道:“好吧,那,你快點來哦!”

    上官晴點點頭,看著李夢月飛快的向長廊的集合地奔去。然后她才折身向著斜對面衛生間深處走去。她來衛生間就是不想讓其他女孩子以為,李夢月和自己關系很好,從李夢月的言談中時不時的透出拉幫結派的意思,所以她借口離開了。

    洗了手臉,從包里拿出濕紙巾把臉擦了個干凈,鏡子里的人看上去干凈清純。她對著鏡子吐了吐舌頭,輕語:“不化妝也挺好,隨便怎么折騰!”

    上官晴出了洗手間,在過道上給王楠打了個電話,簡單的說了一下面試經過,聽上去王楠的聲音有氣無力的,上官晴問她怎么了?王楠只說下午挑個時間去她家一趟。上官晴答應下班就去。

    剛掛斷電話,就又有電話進來,陌生號碼,上官晴擰起秀眉,手指一點還是接通了,里面傳來溫和好聽的男聲:“上官晴,你在哪?”

    倪杰?似乎是倪杰的聲音,上官晴有點不確定,問了一句:“你是那位?”

    電話那頭的人顯然一愣,冷笑道:“怎么?才過一晚就不記得我了?說好帶我去淘寶貝的呢?你說話不算數啊?”

    上官晴忽然想起來昨天離開時,他對自己說的悄悄話,她是答應倪杰周一,就是今天的下午帶他去那個市場淘寶貝的。她以為面試就上午,誰知道下午還得試鏡。心里打著小算盤,該怎么回復他?

    “上官晴,你啞巴了嗎,不說話!我不管你在干嗎?你給我個確切時間地點,我就在那等你,不要耍我!”倪杰有點生氣的說。

    上官晴在腦海里盤恒的好久想法她不敢說出來,她不想和倪菲兒的大哥有什么交集,可鬼使神差的,倪杰的好友任泉警官成了自己兼職的東家。她無可奈何,只得走一步算一步,現在對于她來說,掙錢是第一位,還掉貸款,贊助弟弟上完大學,為父親的死討公道,等一切愿望都實現了,才能睡得安心,談一場戀愛......

    “我,暫時我不能給你確切的答復,抱歉!昨晚是我沒考慮周到,我以為下午可以請假一小時的,可是現在出了點岔子...”上官晴斟酌著磕磕巴巴解釋道。

    “上官晴--快點過來,老師點名了!”那邊李夢月隔空大呼小叫,旁邊的人都用鄙視的眼神看她,李夢月大概意識到了什么,一個勁的揮手。

    旁邊的魏倩撇著紅唇,翻白眼道:“喊什么喊,她自己不過來,被艾拉訓關你什么事?真多事?”

    李夢月也對他瞪起眼毫不相讓:“那我喊她,又和你有什么關系?狗拿耗子,別忘了如果沒有她,你能不能站在這還兩說呢!你傲個什么勁!”

    “你,沒她,我就進不來了?李夢月你別癡人說夢話了!你以為她是誰啊?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看著闊少對她有意思,就巴結她,有意思沒?有本事自己上,哼!”魏倩死毫不示弱的咄咄逼人。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