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46、番外1-2

    對于自己“變”回男生的事, 其他人絲毫沒有反應,反而只有閆寒自己無法適應。(www.uwauag.live)

    當然某些方面林見鹿也不好過。

    就比如說上游泳課這件事。

    高二下學期依舊有游泳課,這本來沒什么。

    恢復真身以后的閆寒都已經摩拳擦掌了, 畢竟不用在穿女款泳衣、不用再貼胸貼,也不用時刻注意游泳的時候動作不要太狂野、擔心動作幅度過大而暴露身份!

    他現在已經是個徹徹底底的男人了!

    ……雖然以前也是。

    但他至少可以正正經經地穿男款泳褲了!

    上學期包括寒假在內他就經常和林見鹿去林家的泳池里游泳……啊不對,應該說是戲水。

    本來就運動神經發達, 再加上大林哥對他動作的悉心指導,大哥簡直就成了奔騰的浪花中一尾白花花的大魚——泳技優美標準不說, 他在水里面游起來那也是充滿力量和強橫的。

    這回什么都不用擔心了, 只管游就行,閆寒對接下來的游泳課還是充滿激情的。

    步入高二下學期, 在學校里能運動的時間已經變得不多, 他又不可能把午飯和晚飯這種大塊時間拿出來留給瘋和玩,上體育課當然得好好利用, 放松身心。

    但閆寒是開心了,一聽說上游泳課,林見鹿可不開心了。

    ……跟女款泳裝比起來,怎么看都是男款泳褲露得更多。

    雖然也不喜歡閆寒穿女裝,但已經習慣了自己老婆上課的時候只露腿, 現在冷不丁又要面對閆寒上課時不僅露腿、還要露出整個上身……

    想想那畫面林見鹿就有點抓狂。

    更氣人的是,這個沒心沒肺的混蛋竟然還要拿著泳裝去浴室里換!

    還好他已經猜到也許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提前把人給截住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頂著對面兒大林哥一臉陰沉地表情,被截在半路上的閆寒眨眨眼睛:“可是我都恢復身份了, 不去浴室換衣服是不是怪怪的?”

    “以前你沒去浴室也沒人覺得怪。”

    “這不公平。”閆寒說,“你進男浴室也被人看了,憑什么我就不行?”

    林見鹿看他的眼眸平靜無波,但態度已經很明顯了,大抵是在說:你可以試試。

    平常有什么事兒多半都是聽他的大林哥,在這方面的態度總是格外強硬。

    ——自從將閆寒劃成是他的以后,林見鹿的潔癖方向就逐漸發生了偏移。

    人類的大腦終究是個迷,為什么會發生這種變化林見鹿結合心理學大致可以說出個理由出來,但對怎么治療和應對卻束手無策。

    即便是他,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情況越來越糟糕。

    以前還只是不喜歡閆寒被人碰到,后來就變成了寧愿自己與人接觸,也不愿意閆寒與人接觸。

    但等女裝限令一解除,大林哥都跟著快要被逼瘋了。

    ——從前的閆寒好歹還要為了掩藏身份而處處跟人保持著距離。

    現在不需要了,大哥就跟草原上一匹飛奔的野馬似的,被壓抑的本性立即就暴露了出來。

    閆寒在以前的世界里就有一幫兄弟,他這人天生就能吸引人跟他一起玩兒。

    現在口子敞開了,他只要稍稍不冷著張臉,不刻意與人保持距離,他身邊自愿跟隨的小弟就多了起來。

    連帶著跟人拍拍打打勾肩搭背都成了常有的事兒,倒沒有別的想法,只單純因為他這人手腳就沒有個老實的時候。

    而這些,統統都是令林見鹿抓狂的原因。

    閆寒其實已經注意到了。

    寒假的時候就他倆玩兒,不常有外人在,所以不明顯。

    但從林見鹿不許他去男廁所的時候他就有所察覺。

    現在則更確定了……

    這得是多強的獨占欲才會連這種飛醋都吃啊!

    干巴巴地眨了眨眼睛,他知道林見鹿自己也不想這樣,他要是能扭過來這個勁兒,他也不至于一直都不能跟人接觸了。

    于是大哥聳聳肩,妥協了,說:“那好吧,我去化妝間里換。”

    “嗯。”林見鹿聞言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但當他的眼睛瞥向被閆寒死死抱在懷里的泳褲,眉頭突然又是一皺。

    那條褲子……看起來怎么小小的……好像布料很小的樣子?!

    心中警鈴一響,可就在這個瞬間,閆寒已經原地消失、去換泳裝了。

    被留在外頭的林見鹿眼眸漆黑如墨,仿佛醞釀著什么風暴,他臉色再次陰沉得可怕。

    直到兩秒鐘過后,閆寒再次從化妝間里出來,林見鹿神情才終于有所好轉,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先前他打眼一看,只見閆寒懷里抱的泳褲似乎是布料很少的樣子,腦中就瞬間映出了之前他倆單獨游泳,閆寒只穿一件三角泳褲的景象。

    過目不忘讓林見鹿的大腦能夠儲存住所有他見過的畫面,但關于閆寒的,他總是會將它們分類放置,作為腦中最珍貴的一部分,時不時地就要取出來整理、翻看。

    所以閆寒穿三角泳褲的畫面也同樣清晰。

    腦中便不由聯想到,如果等一下這樣的閆寒出現在其他人的面前……

    好在就在林見鹿發瘋之前,閆寒已經出來了。

    他不僅沒穿林見鹿以為的三角形的,連一般平角型的都沒穿,而是選擇五分平角型泳褲,差不多將他整個大腿都給遮上了。

    閆寒走到林見鹿面前,頂著對方的目光,有點兒不自在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褲子,說:“嘛,這種泳褲不是更適合競速么,那個……等會兒比一場?”

    “好。”

    積壓抑沉在林見鹿眼底的陰霾一掃而空,他唇邊甚至重新揚起了笑容,點頭又說了一句:“好。”

    閆寒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上去吧,馬上就要上課了,你還得換衣服呢。”

    “嗯。”

    然后沒人的角落里,極短暫的一瞬,林見鹿情難自抑地握了握他的手,對他說:“謝謝。”

    “嗯?”冷不丁被愛人說了謝謝,這大哥就不理解了,“謝我啥?”

    林見鹿已經牽著他的手拾階而上,認真說:“謝你肯遷就我。”

    “……嗨!多大點事兒……”

    大林哥太鄭重了,搞得閆寒都有點兒不自在了。

    他就那么不自在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想,真沒多大點事,如果他沒有想錯的話,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不就是要兩個人相互磨合、各退一步嗎,這有什么。

    都是正常的。

    從側面的樓梯來到頂樓的游泳館,倆人自然分開,林見鹿去換衣服,閆寒就在外頭跟一干同學在一起,聽人三句話不離贊嘆地吹自己的顏值和外形。

    “別看咱閆哥平時看起來瘦,但脫衣有肉啊!”

    “是啊,臥槽,以前怎么沒發現閆哥竟然還有腹肌!”

    閆寒謙虛地笑:“寒假的時候練的。”

    他現在的腹肌其實還不是很明顯,但的確是寒假的時候跟林見鹿一起練的。

    起因還是他生日那天,大哥著實是被大林哥的體力給震驚到了。

    他媽的,兩天兩宿沒睡覺還能折騰倆小時……把他都給搞累了……這讓閆寒意識到僅有武功蓋世技能也是不夠的,不禁反省“依托系統機能強化身體就混吃等死這跟咸魚有什么區別?!”,于是他開始了跟林見鹿一起的正經兒健身之路。

    至于練的方式……唔,絕大多數時間還是挺正經的,只有個別時候有點污。

    想想這個寒假,他倆是真沒少做荒唐事兒啊……

    腦袋里頭剛剛映出那個人從不會在外人面前暴露的兇猛的一面,很快的,林見鹿就被身邊的同學給提及了。

    “除了林哥以外我還是頭一回見其他人也有腹肌,閆哥你是跟林哥一起練的嗎?怎么練的,帶帶我唄?!”

    “噗。”閆寒趕緊擺擺手,一臉高深莫測地說:“這個沒法兒帶,還得靠自己努力,要每天練習,注意飲食……”

    這么聊天的功夫,林見鹿已經換好衣服從浴室里面出來了。

    他太高了,長得又亮眼,所過之處必定會成為一條靚麗的風景線,而這道風景線的終點就止步于閆寒的面前。

    他問:“在說什么?”

    沒等閆寒開口就已經有人答道:“哦,我們在說閆哥的腹肌。”

    閆寒:“……”

    在林見鹿的眼中再次釋放出殺人射線的時候他已經將手臂抱于身體前側,又往林見鹿身后一躲。

    不知道是不是曾經修習的嬌媚人設還會時不時地冒出來興風作浪,他這會兒動作半掩著嬌羞,顯得十分柔軟嬌弱,與往常殺氣磅礴的氣質不大一樣。

    尤其是往林見鹿身旁一湊的時候,搭配上他那副俊美無儔的外貌,竟然生生有一種絕世美人依附于千古帝王身側的既視感……

    而后絕世美人說:“你們別瞎看了啊,再看大林哥要生氣了。”

    閆寒說得很認真,但架不住眾人都知道他跟林見鹿關系好,且只有他敢開林見鹿玩笑。

    外加上他這一連串浮夸的動作,大家伙兒都下意識以為他在說著玩兒,就跟著嬉皮笑臉地哈哈哈了起來。

    閆寒:“……”

    對不起,我盡力了。

    而林見鹿并不是空手從浴室里走出來的。

    眾目睽睽之下,在大家忍不住再次發出“唉果然,長得帥的人身材都好”的感慨聲中,林見鹿遞給了閆寒一條毯子,自己也披一條在身上,將精壯的上身盡數遮掩。

    他看著他,眼里有無奈也有笑意,大言不慚地美其名曰:“天氣還冷,當心凍著。”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