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一十四章 選擇

    “禁法?“

    吳松一愣,聽著袁與何長老面色凝重的交談,這神鋒無影究竟是何種秘法,竟然能夠被武院院長列為禁法,不過既然是禁法,為何出現又在一層武學區的角落,還恰好被自己給找到了。(www.uwauag.live)

    ”沒錯,你可知道這神鋒無影,具體的效果是什么?”何長老寬大而粗糙的手掌輕輕在神鋒無影卷軸上撫摸著,似乎在回憶著這卷神鋒無影給當時武院所帶來的沉重打擊與影響。

    數十年歲月時間的流逝,仿佛令得卷軸上的字體都開始模糊起來,只不過暫時并不影響修士閱讀修行。

    “神鋒無影,老夫記得,是幾十年前靈崇郡國內的一次遠古遺跡出土之時,我武院修士在遺跡外圍僥幸獲得的一門秘法,至于遺跡內的其他的東西,還沒等到我們靈崇郡國的修士進去,便被真武殿所派下的強者所控制住,所以這神鋒無影,便是我武院在那次遺跡中唯一所獲得的東西。”

    “而待得武院修士將這秘法帶回之后欲修煉時發現,這神鋒無影竟然能夠令得所修行修士的全方面屬性大增,尤其是身體攻擊力與速度方面,在施展之后,一身戰力大增,竟是完全能夠碾壓同境界的修士,神異無比。”

    “只是,這秘法的修煉之法中似乎存在著某些能夠影響修士心志的東西,每次修煉都需要妖獸的鮮血作為輔引,修煉這秘法越久,修士便會變得愈發殘暴,最后只會變成一頭野獸般,只知道嗜血與殘暴,毫無原本的人性可言。”

    “數十年前,幾名當時原本武院中天賦最為優秀的弟子,便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修行了這門秘法,之后便在武院的一次比武之上,殺心膨脹,竟是企圖對在場的所有武院弟子下殺手,最后被武院院長忍痛鎮壓斬殺掉,連帶著將這神鋒無影也列為了禁法,禁止武院內任何弟子修行。”

    袁同時也是面色沉重的嘆了口氣,當年那件事他也在場,修煉這秘法被其殺意吞噬掉人性的弟子后的那般嗜血狂暴的模樣,它仍記得歷歷在目。

    “當年修行了神鋒無影的武院弟子中,有一個正是何長老的愛徒...所以吳松,你還是放棄這門秘法吧,雖然老夫也不知曉院長為何再度將這神鋒無影放置到了藏經閣內,但無論如何性命要緊,放棄吧。”袁勸說的話語在吳松的耳邊響起,使得吳松微微一震,看向何長老。

    何長老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倒沒什么,可眼神深處那不時一閃而過的悲意,仍舊代表著他對于他內心的觸動。

    愛徒被自己院長鎮壓,可自己這個做師父卻無法挽救,被殺意吞噬之人尤其是那般容易恢復神志,無可奈何之下,只能選擇盡數鎮壓...

    “所以,吳松,老夫再確認一次,你真要選擇這神鋒無影?”何長老也未再勸說吳松放棄,這神鋒無影被院長再度放置回藏經閣,自然有著他的道理,即使他作為藏經閣長老,也并不能到干涉弟子的選擇。

    “這...”吳松微微頷首,眼神再神鋒無影黑色的卷軸上不斷掃視,心中卻是陷入了沉思。

    這神鋒無影在對人心智方面的影響,由袁與何長老這么一說,想來不會弱到哪里去,自己能不能構承受下來,吳松自己也說不清楚,但這秘法的效果著實誘人,身體全方面屬性提升,大幅增加攻擊力與自身的速度,這可不是其他任何一門普通的武學功法能夠相媲美的。

    “媽的,狠一把!我就不信你這一卷區區的秘法,能把我吳松置于死地!”吳松深吸一口氣,心中一狠,從何長老手中拿過神鋒無影。

    “何長老,這神鋒無影,我確認要修行。”

    “你!你這臭小子,怎么就不聽勸呢?!”一旁的袁見著吳松竟然在已經知曉到這秘法對修士巨大危害性的前提下,居然還要選擇修行,頓時面色一急,眼神凝重的看向吳松。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不缺心眼兒嗎?

    “袁老,我做事情由我自己的打算,你就放心吧,這區區一卷秘法,可還難不倒我吳松。”吳松接過何長老將神鋒無影所拓印下來的玉簡,一臉沉著冷靜的對著袁寬慰般的說道,示意其放心。

    “唉...罷了罷了。”

    袁雖然有心想要阻止吳松,可卻在幾聲嘆息之后,擺了擺手,仍由吳松去了。

    七皇子不在武院,袁也不好讓吳松強制做出什么,比較吳松是七皇子去親自選擇推薦進入武院之人。

    現在袁只能在心中祈禱,吳松是真的能夠有辦法抵御住這神鋒無影的侵蝕心智,否則七皇子又得重新尋找一位煉體境的天才少年來前往三靈之戰的選拔賽。

    可是往往天才之流,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尋找的?

    拿著在藏經閣所選取的這幾門功法武學,吳松回到了院落之內,開始修行功法,將自身的元氣盡數轉化為元力。

    而袁將吳松送回了院落之后便離開了,面色顯得有些沉重,想必是入皇宮,將今天之事告知七皇子去了吧。

    想著想著,吳松微微搖了搖頭。

    自己不顧袁老的勸誡,執意選擇了神鋒無影,相比令得袁老心中也有些不快,比較自己一個煉體境的弟子,執意違逆他一個先天境皇室供奉的意志,若不是自己是七皇子推薦之人,恐怕自己早就被元老看不慣一拳轟飛了吧...

    想到此處,吳松無奈苦笑了幾聲,拿起記載著神鋒無影的玉簡翻看了兩眼。

    別人做不到,可不代表著自己也做不到,小爺非得把你這破秘法修煉成功不可!吳松心中狠狠地想到,隨后拿起奔雷體,向著床鋪上盤坐而去。

    “奔雷體,二品下乘功法,煉體法決,非體魄強橫之人切勿修行...”吳松拿著玉簡,再度翻看到這奔雷體開篇的警示之語,不禁微微一笑。

    體魄?我吳某人似乎還挺擅長的。

    照著奔雷體之上的修行法決,一步步將體內元氣按照著指定經脈路線引導而去,元氣運行到幾處細小經脈之處,一陣撕裂般的痛感頓時傳來,令得吳松在引導元氣之時變得更加小心翼翼起來。

    一般而言,人體有著十二條常規的大經脈,遍布在人體各處的小經脈數不勝數,幾處常見的大經脈,未被人體雜質堵塞住的情況下,元氣通過是沒有絲毫問題的,可往往越是強大的功法,在修行之時,所需要打通的經脈便越是之多,而有的細小經脈十分脆弱,在引導元氣打通經脈之時,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導致經脈破損,不僅修練功法不成,還導致修為跌落,那就真是極為得不償失了。

    而吳松據吳松估計,自己這奔雷體,能夠打通的經脈數量估計在數十條左右,比起常見的二品下乘功法而言,這已經算是比較多的數量,而一品功法所能夠打通的經脈數量,往往只有短短的幾條。

    人體打通經脈越多,修士一次性所能夠動用的元力便越多,體內的元力也越為雄厚。

    這奔雷體修行所需打通的經脈,除了三條常規的大經脈以外,其余無一例外都是些細小而脆弱的經脈,想要盡數通過元氣將其打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這奔雷體的修行難度可見一斑。

    “難怪那何長老說,歷年來武院中修行這奔雷體的弟子都只有少數,修煉失敗者也并不罕見。”

    元氣通過吳松的引導之下,順利的通過幾條細小的經脈,除了一開始因為不熟練而導致元氣觸碰到了經脈之外,其余的過程竟然是出奇的順利,即使是那幾條細小的經脈也一樣。

    一鼓作氣,吳松趁著這順利修行的勢頭,繼續按照著奔雷體的經脈修行路徑,向著其他剩余的幾條經脈引導而去。

    并未如同吳松自己預料那般的艱難,自己身體經脈之中似乎并沒有尋常人所說的那些堵塞雜質,打通經脈出奇的容易,每當吳松成功打通一條經脈,吳松身體上散發出的元力波動便愈漲一分。

    “轟!”

    在吳松將元氣打通運行至最后一條名為“匯陽脈”的小經脈被打通之后,吳松立即感覺到身體中一股元氣洪流在經脈內流動,被打通的十多條經脈中的元氣融匯貫通到一起,仿佛形成了一道循環輪回一般。

    仿佛受到什么指引一般,丹田中的元氣被盡數傾瀉到了著十多條經脈當中,一股全新的力量在在經脈中蛻變而出,肆意流淌在著吳松的這個丹田與身體。

    與此同時,吳松似乎還聽到了一聲破碎的聲音,一種升華感在吳松的身體中充斥著,體內的丹田似乎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大了一點。

    “這,便是真正煉體境中期修士的感覺?”睜開雙眼,吳松頗為感嘆驚奇的打量著自己的雙手與身體,感受著自己身體中那充盈的元力與其帶來的力量感,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奔雷體第一次修行,成功!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