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月光長常,照故里(上)

    月光長常,照故里(上)

    數道聲音轉瞬即到身前,岑雪白瞇著眼,看向了到來的五六位老頭。(m.k6uk.com手機閱讀)

    這幾位老頭皆怒目圓睜,手中拿著拐杖,死死的盯著岑雪白。

    “小娃子,別人尊稱你一句南海劍圣,那是恭維。不說天地且大,就單南海之廣闊,只怕你窮極一生都看不到盡頭。居然敢如此猖狂!”

    岑雪白嘴角含笑,看著幾個老頭。

    就像長大后看小孩子們過家家一般,覺得有趣,提著拂嵐,一副看戲的模樣。

    幾位老頭看著地上的三具尸體,其中有三人站了出來,看著氣質和模樣,同剛才被岑雪白一劍斬殺了的三位都有些相似。

    這三位老頭懶得和岑雪白插科打諢,便直接指著他說道:“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管你是南海劍圣還是北莽冰原的蠻神,今日必要你殺人償命!”

    三個老頭同時把拐杖往地上一杵,即便這大陣開了幾成,依舊地動山搖。

    可岑雪白卻是面色不改,嘴角依舊含笑。

    “他們三是人么?”

    此言一出,眾人看向了他劍鋒所指之處,那三具妖族的尸體已經現出了原形,三具獸體躺在了地上。

    “妙妙妙!”岑雪白身后的齊鳳甲將短刀往腰間一插,大聲撫掌笑道:“殺人償命,天經地義,那殺獸呢?”

    聽聞此言,妖族眾人面面相覷。

    三位老頭的臉上青白不定,最終猙的長輩面露猙獰,便直接說道:“和這兩個小子廢什么話,直接把他們殺了,再把那孽種給殺了,奪得九龍符,共謀大業!”

    話音剛落,所有妖族中人,除了敖姨、闕河光還有朱戰,其余眾人武器皆出,就算是實力較弱的湛南和湛胥,也一副準備大戰的樣子。

    妖族前后加起來三撥人,可第二撥的四人死了三,且闕河光和朱戰不參與。可縱使如此,妖族除卻湛南和湛胥之外也還有十六七人,這十六七人都是開天境。更別說,后面來的老頭都和朱戰一樣,是開天境巔峰,不過戰力不知道。

    齊鳳甲再次抽出大水牛,岑雪白手持拂嵐,長發無風自揚,冷眼看著這么多的開天境,面無懼色。

    “喂。”

    雙方劍拔弩張的時候,齊鳳甲突然開口道。

    岑雪白轉過了頭,齊鳳甲看著岑雪白,嬉皮笑臉的說道:“雖然和你認識十幾年,可都沒見你關心過朋友。咱們啊,二對十幾,希望渺茫咯,咱們弄不好今日便葬身于此地,能不能關心一下你的戰友。”

    這么多年來,岑雪白的關心只給妻子和女兒,至于其它人,他倒還真沒說過任何一句關心的話。

    他愣了愣,齊鳳甲嘆了一口氣,沒等他回答,便提著刀,沖向了前面。

    看著沖入人群中招架的齊鳳甲,岑雪白喉嚨微動,聲音低不可聞。

    “小心些!”

    ……

    最終,兩人分別對上七八人,雖然說著二位一人刀圣,一人劍圣名不虛傳,可對方人多勢眾,也有古語常言“雙拳難敵四手”,任憑二人戰力如何滔天,可始終面對這么多人顯得猶如困獸之斗。

    若是長時間這么下去,兩人必然失敗。

    “兩個小崽子也不是那么強嘛,打我們十幾個人還是有些吃力。”其中一位妖族的開天境老頭樂呵呵的笑道,他也是獸族,性格大大咧咧的,也沒多想,便直接將這句話說

    了出來。

    這句話如同冬月的寒風一般,刮在了眾位開天境的臉上,火辣辣的,還有疼。

    自打進入開天境以來,什么時候需要以多對一了,在如今的大地上,開天境已經算得上是頂峰了。

    可偏偏在這封武山上,他們需要十幾位開天境聯手對付兩個小輩,并且取得了上風,居然還沾沾自喜。這件事以后若是傳了出去,丟臉至極。

    特別是最后來的七八位開天境巔峰,他們一位的年齡就算齊鳳甲和曾雪白加起來都沒他們大。

    “最后一擊,生死由命!”

    齊鳳甲大聲吼道,岑雪白聽到這話,心里一動,有股說不出的感覺憋在了心里,還有些許慚愧。

    要不是之前自己太天真,和齊鳳甲相互消耗,只怕如今雖然說打不贏這一群開天,可至少保命還是綽綽有余!

    “好!”

    岑雪白回應道,頓時劍氣如虹,渾身一震,將圍攻他的七八名開天境盡數震開,拂嵐朝天一指,天空之上,云層不停的翻滾,出現了一個漩渦。

    同時,齊鳳甲一刀劈開眾人,站在了山崖邊上。

    他的腳下,便是波瀾迭起的南海,海水不停的翻滾,浪花一茬接著一茬的往海邊撲去。

    齊鳳甲手中的大水牛朝著海水一挑,頓時大海之中,水柱沖天而起。

    “我幫你!”

    岑雪白看著天上的云層漸漸成型,便從懷中拿出了了一個哨子,對著哨子一吹,只見大海之中,一頭巨大的藍鯨出現,如同小山一樣的身影,它尾巴朝著海水重重一拍,大量的海水便被高高的擊起,齊鳳甲見勢,大水牛一挑,海水便被挑了上來。

    “劈海!”

    “開天!”

    兩道聲音同時出現,刀勢帶著海水朝著眾人劈來;天空之上,翻滾的云層形成了漩渦,一道光柱便與拂嵐相連,天空霹靂作響,長劍似乎與藍色的閃電相連,長劍當做刀用,往下一劈,頓時浩大的劍氣攜帶雷鳴之威向著眾人斬去。

    “合力抵抗!”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眾人便合力,抵抗著這一刀和一劍!

    ……

    即便有大陣護著,眾人還是感覺腳下一沉。從遠方看向這封武山,只能看到整座山頭的崩塌,山頭都矮了一截。

    煙塵大起,根本看不到東西。

    一道人影率先出現,他一襲白衣,纖塵不染,手上抱著一個女孩。

    闕河光率先出現,他們卻塵犀一族有一個天賦,那便是不染塵泥,所以看起來他算是所受影響最小的一個,當然要忽略他受余波沖擊而溢血的嘴角。

    接著敖姨便也出現,她護住了李義山、陳桂之還有裴長空和徐長安四人,臉色也是發白,衣服之上全是灰塵。

    接著出現的是朱戰,朱戰、李知一還有六如都完好無損。

    這些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看向了塌陷最為嚴重的地方。

    那里的煙塵遮住了雙眼,即便是開天境,也沒辦法探知里面的情況,刀氣和劍氣還有各種武器的余威還在那波煙霧里盤旋。

    “咳咳咳!”

    終于有聲音傳了出來,率先出現的老人,妖族的老頭。

    他們看著前方還在彌漫的煙霧,嘆了一口氣,隨即立馬放聲大笑。

    “不是很能打么?也就一般嘛,我們十幾個打兩

    個,也就才被你們殺了……”他說到這兒頓了頓,數了數身后的人,接著說道:“也就被你們殺了七八個!”

    “還嫌不夠丟臉么!”

    話音剛落,煙霧中出現了七八道身影,說話的是蛭一族的長輩。

    他雙目陰沉,手死死的捏著那根拐杖。

    而這七八人的身后,還有七八道各色的神魄。這些都是開天境的神魄,只要找到合適的肉身,或者找到某些珍貴異常的材料,也并不是不可以重塑肉身。

    “終究還是死了!要是再讓他們成長起來,以后會是大麻煩。”他說著,想了想,便看向了敖姨護住的徐長安。

    “那個小子也是一樣,斬草要除根!”

    說著,幾位老人便提著拐杖朝著敖姨走去。

    敖姨雙手展開,死死的將徐長安擋在了身后,如同護崽的母雞一般。

    “敖家小姐,海妖和陸妖一族都是妖族,應該同仇敵愾,你且將這小子給我。看在敖家的家主的面上,且你又是小輩,我們幾個老頭子,也必不會為難于你。”

    敖姨還是搖了搖頭。

    “廢什么話,我們強行將其殺了。”猙族的老頭便道。

    這話得到了眾人的認同,眾人朝著敖姨逼去。

    ……

    此時天色已晚,一輪清冷明月從海面上升起。

    “幾個死老頭,欺負一個弱女子和一個小孩,算什么本事?”

    一道聲音再度出現,眾人回頭,看到了躺在坑中的齊鳳甲和岑雪白。

    一襲黑袍染上了灰,而齊鳳甲則和一只泥猴子差不多。

    眾人轉頭看去,兩人還躺在坑中,那柄名刀大水牛還有那柄名劍拂嵐插在了兩人面前。

    “兩個小賊,賤命真硬,老子來了結你們!”

    齊鳳甲和岑雪白沒有理那群開天境的妖族,此時兩人連拿起眼前的刀劍都做不到,面對一群妖族,只能束手待命。

    “岑小白,你現在最想干什么?“

    齊鳳甲艱難的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岑雪白。

    他當年喜歡去青樓里,岑雪白一直跟著他,且男生女相,齊鳳甲便天天這樣逗岑雪白。

    岑雪白看了他一眼,突然喊道:“齊小甲!”

    齊鳳甲一愣,頓時笑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雖然一笑全身都疼,但他還是笑著說道:“你這人,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認輸!”

    岑雪白抬起頭,看著天空,突然說道:“我想回家。”

    長安城外,一個婦人點亮了燈,今日難得的有月亮,她看著月亮,在門口點燃了蠟燭。

    作為一個女人,總希望能有一束光,能接引良人回來。

    齊鳳甲聽到這話,閉上了眼。

    “我也想家!”

    ……

    “家別回了,送你們去黃泉吧!”

    話音剛落,一個老道士伸了伸懶腰,從云端而下。

    “你們有老家伙,我們人族難道沒有么?”

    ........................................................................................................................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