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40過年(二十一)

    四個男人打麻將,父親坐在趙彬丞身邊看,不時的還提醒趙彬丞打錯了,趙彬丞很無奈,打麻將最怕旁邊有人說你打錯了,那樣會懊悔的,本來自己打錯了也不出聲,被提醒了,很丟人,會被另外三人無情的嘲笑半天。(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兩個小孩,在四周瘋跑,母親與兩個姐姐在不遠處理菜,家里其樂融融,感覺非常好。

    趙彬丞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以前不懂事,過年也不回來,可能只有姐姐們來的時候,父母臉上才會洋溢著笑容吧?

    中午,大東子沒回去,就在趙彬丞家里吃的。

    “小弟,怎么給孩子那么多錢?弄丟了多不好啊?”二姐吃完飯,埋怨趙彬丞。

    “給孩子買身新衣服的,我這個做舅舅的第一次給孩子壓歲錢吧?”趙彬丞笑道。

    以前年都不回來過,哪會有壓歲錢?

    二姐眼睛有些淚光,只是掩飾的很好,不過還是被趙彬丞察覺了,“怎么了?姐!”

    “弟弟長大了!”

    趙彬丞苦笑,一個快要三十歲的人居然被姐姐說長大了?真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只能說做人太失敗了。

    下午麻將繼續打。

    “媽,你感覺小弟變了沒有?”大姐趙玉霞,手中端著瓜子盤,與二姐趙玉蓮、母親三個人一起嗑瓜子,大姐笑著問道。

    “是有些變化了,這么些年第一次回家過年,哎!現在我只是希望他能早些結婚,成家了,我和你爸任務也就完成了。”母親臉上的笑容很深,趙彬丞醒來的這半年,她感覺比前幾年笑的還要多,晚上睡覺的時候,也不像之前翻來覆去睡不著,兒子好像懂事了。

    “我是說性格,媽,你沒感覺弟弟好像變的太多了么?”二姐和大姐一樣,發現了趙彬丞的巨大改變,心中也是有疑惑,趁著大姐的詢問,也跟著隨意問了一句。

    “你弟弟小時候你們還記得么?小時候啊!你弟弟最是開朗,也是最聽話,一直到初中的時候,你弟弟都是好的,只是后來青春期了,臉上有了痘痘,長的就不是那班般好看,臉型也有些變了,慢慢的性格才變的,在南京時,你弟弟經歷過生死,有些事情肯定看的很談了,性格也就變回來了!現在啊!我就希望你弟弟有個女朋友,他也不小了,哎,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他的婚姻大事了!”母親心情不錯,吃著瓜子,掛著笑容。

    “媽這么一說,還真是這樣的,對吧姐?”

    “還是媽厲害,小弟的婚事的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過媽,小弟早晨說他拿錢給老二開個大超市,小弟有錢?”

    “錢可能有一些吧!買回來的東西我都讓大東子看了,大東子說很值錢,至少一二萬,所以應該是有些錢的,看來在上海還不錯,不過我怕他不走正路,我已經跟大東西說了,讓他過完年去一趟上海,看看你們弟弟在干嘛!只要不走下坡路,他做什么,掙多少錢我都不會在意的!”

    “媽,讓外人去干嘛?過完年我讓他姐夫去!他姐夫機靈,肯定能看出來的!放心吧!媽!我看小弟也學不壞!”二姐笑道。

    “是啊!媽,別擔心,小弟不會學壞的!”

    “我不擔心,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跟我說在上海投資電影什么的,我不懂,他就不跟我說了,哎,老了,頭腦跟不上了!”

    “小弟投資電影?”

    “是啊!是他自己說的,說至少掙個幾千萬,這孩子,小時候也不吹牛現在怎么吹牛了,哎,不過吹牛好啊!吹牛可以騙個媳婦回來吧!”

    “老二,這么說?小弟真有錢?”

    “晚上不回去了,吃完晚飯再回去,問問在說!”

    娘三聊天,都聊的是趙彬丞。

    天要黑的時候,麻將結束了。

    “你打的都是什么啊?胡亂打一通,不輸才怪,這次輸了幾千?”父親一直在看趙彬丞打麻將,氣的要死。

    “八千多,爸,不過都是自己家人,也無所謂的!”趙彬丞笑呵呵的說道。

    “八千多?哈哈,小弟,姐夫就二百,現在三四千,哈哈!明天再來?”

    “不來了,你小弟不會打牌,你們就是騙他錢,不準再來了!”父親不愿意了,不準許打牌了。

    晚飯很豐盛,父親和姐夫喝了點酒,趙彬丞并未喝。

    “小弟,你說跟我開超市的?明天去縣城看房子?”二姐有意說道。

    “開超市?”二姐夫疑惑道。

    大姐夫也抬頭看向這邊,不知道什么情況,大姐也是關注。

    “你別聽你小弟瞎說,還有啊!你們當姐姐姐夫的,當年出嫁時雖然沒有陪嫁多少東西,不過總是沒有要彩禮,現在你弟弟這兩年德結婚了,你們得出一些錢啊!我和你爸可沒有錢,隔壁大東子討老婆,要二十萬,哎!現在這個社會…”母親搖頭嘆息。

    “媽,沒事,錢我們出!”大姐夫笑道,這個事情他已經有了打算,小舅子結婚作為姐夫的怎么也要出點血,不出是不行的。

    “是啊,媽,別擔心,這錢我和大姐他們一起出!放心吧!怎么也要給小弟討個媳婦回來!”二姐夫也保證道。

    “知道你們也不容易,哎!苦了你們了!等他以后有錢了,再還給你們!”母親也不忍心,大姐二姐家也不是富有,只是不得已而為之的。

    “媽,我有錢的,真的有錢不說縣城首富,至少鄉里首富不成問題的!放心吧!老婆是小事,到時候給您帶幾個回來,讓你煩心,哈哈!”趙彬丞笑道。

    “小弟這是在上海發財了?”大姐夫笑道,不過怎么也不會相信的。

    “發財也談不上,不過千把萬還是可以拿出來的,我給大姐二姐買商業,開超市,母親不愿意進城,大姐二姐開超市時間多,沒事就可以回來看看,我在上海,回來一次不方便的!有你們照看,我也放心!”趙彬丞很正式的說道,也收斂了笑容。

    趙彬丞說完抬頭,見家里人都看著他,笑道:“沒騙你們,我在上海還有房產,六千萬買的!產權證在我包里呢?你們要看?”

    一家人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趙彬丞,趙彬丞無奈,只好起身回房。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