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坐騎

    “轟!”

    狂暴的雷電如同道道狂舞的雷龍,隨著索爾落下的錘子,向四周瘋狂撲去,將一支支劍翼撕碎之時,在劍翼群中撕出一個巨大的缺口,在劍翼將這些缺口重新填起來時,索爾立馬從缺口飛了出去。(www.uwauag.live)

    但是,飛出這個缺口的索爾,卻馬上皺起了眉。

    依舊是劍翼。

    那些劍翼仿佛無窮無盡,就像是海里的沙丁魚群,密密麻麻的在空中游蕩著,粉碎者著敢進入這里的一切,一層又一層,仿佛沒有邊際。

    鱗刃、惡魔獵犬,與此時的劍翼群相比,簡直是九牛一毛,而此時鱗刃卻全部隱沒于地面下,惡魔獵犬穿梭在劍翼中,消失不見。

    此時,依舊還有綿綿不絕的劍翼從地面中飛出,融入劍翼群中。

    “嗖,嗖!”

    劍翼們發現索爾的聲音,一只只劍翼合攏身形,化為利劍飛向索爾。

    雷神之錘被索爾揮動著,將一支支劍翼敲成碎片,為自己爭取著活動空間。

    突然,那些劍翼變得更加密集了,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將索爾圍起來后,無數的劍翼煽動著翅膀,用劍尖對準了索爾,像是一面面有無數利劍的墻壁,壓向了索爾。

    索爾臉色微微一變,手里的雷神之錘,開始快速的旋轉起來,猛的氣流隨著旋轉的雷神之錘,猛然沖擊向劍翼組成的墻壁,讓其陣型在狂風下開始紊亂之時,索爾在身前旋轉著雷神之錘,直接飛進了劍翼群中。

    “啊!”

    索爾怒吼著,雷神之錘敲碎一個個劍翼,在劍翼群中撞出一個通道,筆直的了飛了起來,看著緊緊追在伸手的劍翼群,索爾轉身,雷神之錘爆出一團雷電,化為雷鏈與那些像是潮流般的劍翼對撞在一起。

    碎片飛舞,閃電橫空,索爾的紅色披風在身后擺動著……

    就在這時,索爾的眼睛卻看向另一邊。

    只見一道紅光閃爍著,在劍翼之中快速的移動著,像是一顆倒飛的流星,從下面一重而起。

    “呲呲!”

    數道黑紅色的劍氣旋轉著飛出,像是展翅的鵬鳥般,將劍翼群撕出一個口子,紅色的閃光一躍而出。

    馬爾斯!

    就在索爾看到馬爾斯落下去,打算去幫助下馬爾斯時,只見馬爾斯輕巧的踩在追在他身后的劍翼群的一個劍翼上,快速的一彈,躲開劍翼群的撲擊,身子靈活的在劍翼群中躲避著。

    索爾微微一怔,但還是爆出一陣強烈的電流后,逼開劍翼群,飛向馬爾斯。

    “馬爾斯!”

    索爾叫了一聲,飛了過去。

    “嗯?”

    馬爾斯看著橫飛過來的索爾,眼神一亮,對著索爾笑了笑,在索爾呆滯的表情中,像是踩著浪花般,踩著劍翼群,在一只只射向他的劍翼中,落在了索爾的背上。

    繼托尼號坐騎后,馬爾斯又有了索爾號坐騎……

    感受著背上的重量,索爾憋屈又帶著一絲憤怒的吼道:“你給我下去!”

    馬爾斯擺了擺手,用像是在路上撿了一毛錢又交給失主的語氣,帶著一些笑意道:“別那么見外嘛!”

    “你以為你踩的是誰?”索爾怒吼著,恨不得用手里的錘子敲在馬爾斯的身上。

    馬爾斯拍了拍索爾的頭,讓索爾微微一僵,就要憤怒之時,馬爾斯伸手一指,開口道:“向那邊飛!那里是這個實驗基地的中心,或許阿格拉斯在那里。”

    “到了那,你一個人闖不進去的,下面的劍翼太多了!”

    馬爾斯眼眸閃過一道復雜的光芒。

    這些劍翼,代表可以收獲的靈魂,但是他現在卻一點也不想看到現在的場面。

    他總覺的阿格拉斯還有更可怕的目的。

    而且,在擊殺這些劍翼時,馬爾斯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這些劍翼死后,他得到的靈魂是殘缺的,就像是一塊塊碎片。

    “馬爾斯!你就是個混蛋!”索爾怒吼一聲,在馬爾斯的笑聲中飛了過去。

    而就在馬爾斯和索爾向劍翼群撲去,托尼一行人和伊凡萬科以及鋼鐵士兵們打得火熱之時,賈斯丁漢默以及軍方的一位將軍趕來了。

    站在遠處,看著已經被劍翼群攪碎變成廢墟的實驗基地,賈斯丁漢默的臉色一片鐵青,在心里狂吼著。

    這混蛋是什么回事?

    他是瘋了嗎?

    當他又看到那些正在戰斗的鋼鐵士兵后,臉色更加難看了。

    這個混蛋也瘋了嗎?

    該死!

    他現在恨不得直接沖進去,將那兩人的腦袋塞進對方的**里!

    “賈斯丁漢默!”站在賈斯丁漢默身邊的一個將軍,怒視著賈斯丁漢默,吼道:“你得給我一個解釋!”

    “那些飛在半空的怪鳥,為什么會從你的實驗基地里飛出來?他們是什么東西!?”

    “還有,那些鋼鐵士兵,為什么會戰斗!?”

    守在實驗基地內的士兵,已經全部死亡,而實驗基地外的士兵,在發覺情況無法控制之時,紛紛潰逃,將消息通知了這個將軍。

    一聽這個消息,正在和賈斯丁漢默商量展示會事情的將軍,立馬臉色大變,拉著同樣心急如焚的賈斯丁漢默向這邊趕了過來。

    賈斯丁漢默臉色鐵青,就在他不知如何回應時,一道身穿長風衣身影,頂著一個光頭走了過來。

    尼克弗瑞!

    頓時,賈斯丁漢默的喉間像是堵了一塊,胸口壓了塊巨石,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不暢起來。

    “將軍!”尼克弗瑞走到跟前,淡淡的瞥了眼賈斯丁漢默后,道:“還記得我和你之前的談話嗎?”

    他之前提醒對方,賈斯丁漢默有陰謀,但是這將軍卻以為是神盾局眼紅鋼鐵戰衣技術,表面上敷衍了事,暗地里卻更加防備神盾局了。

    有著一頭花白頭發的將軍冷冷的盯著尼克弗瑞,道:“你是在笑話我?”

    “不!”尼克弗瑞淡然的道:“我是打算將一些事情告訴你,然后聯手解決這次的事情。”

    將軍臉色稍霽,點了點頭,顯然他也明白,當然最要緊的,是將這事情解決掉。

    而賈斯丁漢默心里卻喊到不好。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