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八十九章 金剛不壞

    “不忠不孝者,殺!奸淫擄掠者,殺!膽小怯戰者,殺!抗拒命令者,殺!泄露機密者,殺!私通外邦者,殺!出賣同袍者,殺!”

    上海,亞爾培路,892號。(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軍統家法,再次在這響起。

    各個中隊長、副組長、組長都已到齊。

    孟紹原的臉色,看起來凝重無比:“諸位,開戰在即,我**將士即將主動向日軍發起攻擊。奉命!”

    他在那里刻意停頓一下:

    “我軍統全體上海特工,一律參戰。我們的任務,不惜代價收集情報,潛伏人員工作地點至日控區,完成戰場調查工作,為炮兵部隊指示目標,鑒別戰果,鏟除漢奸!傳戴處長命!”

    “唰”的一下,所有人都站的筆直。

    “家法當頭,諸君努力!衛國保家,唯死而已!畏戰者,殺無赦!叛變者,殺無赦!逃跑者,殺無赦!”

    “畏戰者,殺無赦!叛變者,殺無赦!犯家法者,殺無赦!”

    這是所有特工們的回答。

    “弟兄們。”孟紹原的目光在這些兄弟們姐妹們的身上一一掃過:“過去我們被人叫做特務,現在成特工了。其實,特務特工的意思是一樣的,只是叫法不同,可咱們中國人老百姓不認特務這個叫法,狗特務,咱們都被罵了多少次了?

    那好吧,開戰了,到我們這些特務為自己洗刷名聲的時候了。我還可以告訴你們,戴處長親自在上海督戰,別畏戰,別想著投降逃跑,家法面前,我也保不住你們。犯了家法,殺你們的時候,我保證,我不會手軟的。

    就現在這里的這些兄弟姐妹,等到仗打完了,我不知道還能活下來幾個。死了的,就當為國盡忠了。你們的家人,活著的兄弟會幫你們照顧。諸位,諸位,拜托了,我孟紹原在這里,謝謝你們了,謝謝!”

    然后,孟紹原沖著他們深深的鞠了一躬……

    ……

    “老七,都安排好了嗎?”

    當作戰命令下達之后,孟紹原把田七單獨留了下來。

    “一個月前,就按照你的命令進行安排了。”田七很快說道:“滬江大學、八字橋、公大紗廠等處,都有我們的人,將會想盡辦法為部隊指示炮擊、進攻目標。”

    “好,我親自去滬江大學。”

    “孟主任,太危險了吧?”田七一怔:“滬江大學在交戰區,日軍早就在必經之路設立陣地,大學里,也有日本特務在那頻繁活動。如果開戰,大學必然成為日軍的指揮補給基地。”

    “危險?一旦開戰,除了公共租界,上海還有不危險的地方嗎?”孟紹原笑了笑:“戴先生在上海給我們開了會,我們這些科長、股長、站長、區長,都要做好殉國準備。戴先生親自在上海督戰,老七,你說誰不敢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田七問了一聲:“咱們精心準備,這仗,應該不難打吧?”

    不難打?

    孟紹原苦笑一聲。

    這種情緒,不光在民間,即便在軍統,甚至在軍隊里,也一樣彌漫著盲目樂觀的情緒。

    最起碼表面上看起來,真的不難打。

    精銳的德械師已經進入上海,兩個裝備德國火炮的重炮團,還有坦克、空軍助戰,從紙面上來看是占據絕對優勢的。

    “老七,很難打。”孟紹原輕輕一聲嘆息:“而且隨著日軍大舉增援,會陷入到苦戰的。我們一個標準的步兵師,一萬一千人,步槍三千八百枝,機槍三百二十八挺,火炮四十六門。可大多數的師,根本達不到這個標準,尤其是那些地方雜牌部隊。

    日本人的一個師團,二萬二千人,馬匹五千八百匹,步槍九千五百枝,機槍六百挺,火炮一百零八門,戰車二十四輛。實力對比,就放在那里。放著指揮素養、單兵作戰素質不說,就這實力怎么打?

    老七,會是一場苦戰,艱苦卓絕。放棄幻想吧。也許,等到戰爭結束,你、我,全都陣亡了。”

    呸,真晦氣。

    田七心里喃喃罵了一聲。

    孟紹原振作了一下精神:“好了,把項守農給我叫進來。”

    項守農?

    什么事?

    沒一會,田七就帶著項守農進來了。

    孟紹原脫掉了衣服,赤著上身。

    做什么啊?

    田七和項守農面面相覷,孟少爺什么時候變成暴露狂了?

    孟紹原愁眉苦臉:“打我。”

    啊?

    聽錯了?出現幻覺了?

    可孟紹原真的抱住了腦袋:“打我,下手別太重,可也別太輕,把我身上打出輕傷來就行了。”

    田七歡欣鼓舞。

    項守農躍躍欲試。

    “老七,我就說,孟少爺是個變態吧。”項守農低聲說道。

    “這么奇怪的要求,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田七冷笑:“那就動手吧。”

    項守農陰沉一笑,悄悄的拿出一個鐵指環給自己套上。

    片刻功夫,孟紹原的辦公室里,傳出了軍統上海監察辦公室主任孟紹原的慘呼聲:

    “輕點……我靠,老七,別踢我肚子……項守農,你個王八蛋,拿什么在打我啊!”

    路過辦公室門口的人,無不詫異,里面發生什么事了。

    祝燕妮也聽到了,心急,擔心孟紹原出事,正想進去,卻被孟紹原的助理吳靜怡攔住了:“祝組長,孟主任有令,不管里面發生了什么,誰都不準進去。”

    “別打臉,靠這吃飯呢。”

    里面又再次傳出孟紹原的慘呼。

    一瞬間,祝燕妮的腦海里,又冒出了在自己生日宴會上出現的那個花國元帥。

    國恨家仇,浮上心頭。

    祝燕妮低聲問道:“是不是在打那個家伙?”

    吳靜怡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讓我也進去唄。”祝燕妮哀求著:“難道有一次親手打孟少爺的機會。”

    吳靜怡想了想,默默的側過了身子。

    在祝燕妮興高采烈進去的時候,吳靜怡還低聲說了句:“在左面我的柜子里,有雙高跟鞋。”

    “謝謝靜怡姐。”

    一分鐘后。

    孟紹原驚天動地的慘呼:“祝燕妮,你公報私仇……你穿高跟鞋踹我啊……救命啊,別打啦!”

    ……

    祝燕妮、田七、項守農從孟紹原辦公室里出來的時候,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能夠在開戰前,做一件這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對于振奮士氣那是有莫大的好處的。

    開心、快樂。

    少爺腦子出問題了,要讓別人打自己?

    誰會去管?

    對于孟紹原為什么要這么做,當事人一直諱莫如深。

    后來一直流傳著不同的說法,比較靠譜的說法是:

    當時的軍統少校孟紹原得到了一本少林秘笈,正在練金剛不壞之身,據說練成之后,日本人的子彈都打不穿他的身子……

    ……

    “孟紹原呢?”

    唐縱出現在了辦公室里。

    吳靜怡急忙站了起來:“孟主任出去了,有半個小時了,他說要離開幾天,沒和我們說要去哪。”

    “這小子。”

    唐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孟紹原指揮的各個小組,全部分散成了小隊,每小隊負責一個區域,單獨行動,誰也不知道對方的任務。

    這樣可以避免一個小隊在遭到摧毀后,不會牽連到另外一個小隊。

    孟紹原只管幾個組長,其余一律不問。

    本來按照戴笠的意思,孟紹原坐鎮在公共租界指揮就行了。

    可大家都知道,這位孟少爺向來是嫌不住的主啊。

    “本來還想當面告訴他個喜訊的。”

    唐縱嘀咕了聲:“小吳,孟紹原回來后,告訴他,他被晉升為中校了。”

    策反通縣保安隊起義,破獲日軍密電碼,讓孟紹原的晉升變得毫無阻礙。

    本來,戴笠還想再幫他申請一枚勛章,但考慮到他剛剛得到六等云麾勛章,而且開戰在即,這件事情也就暫時按下了。

    要不然這位孟少爺不定又要炫耀成什么樣子呢。

    “唐科長,孟主任一回來,我就會親自對他說的。”

    “嗯。”唐縱正想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對了,我來的時候聽說,孟紹原被人打了一頓,還是他自己要求打的,怎么回事?”

    “唐科長,我也不是特別清楚,好像孟主任在練什么功夫吧?”

    “這個孟紹原,莫名其妙,瞎搞胡搞。”

    ……

    滬江大學,日軍陣地。

    在這里負責的,是日軍海軍陸戰隊的一個中隊,中隊長山田弘隆大尉。

    同時,該陣地側翼,配屬有一支50人組成的日本僑民義勇隊。

    指揮義勇隊的,是曾經為日本負過傷,退役的松本廣邦。

    山田弘隆大尉,和松本廣邦很早就認識了。

    他一直都非常尊敬這個退役的帝**人,而現在,他們居然有了并肩作戰的機會,那對于山田弘隆來說,是莫大的榮幸。

    “松本閣下,你說支那人會進攻……”

    “有人!”

    山本弘隆還沒有來得及說完自己的話,一個軍曹指著前面說道:“一個人。”

    “帶過來,檢查身上有沒有武器。”

    不一會,軍曹帶著一名士兵,就把那個忽然出現在陣地前的人帶來了。

    歲數不大,遍體鱗傷,臉上都還帶著淤青,一副眼鏡都被打壞了,就靠著一個眼鏡腳掛在耳朵上,那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你是什么人?”山本弘隆上下打量著,怎么會被打成這個樣子?

    這個人的聲音有氣無力,但說的卻是再純正不過的日語:

    “我是,流川楓。”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