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四十二章 陸遠:你弄疼我了!

    《鬼影實錄》并不是一部傳統的恐怖片。(www.uwauag.live)

    它并不存在那種突然爆發出來的鏡頭,也沒有西方恐怖片那種血肉橫飛的場面。

    甚至,它和本月上映的另一部好萊塢恐怖片《十月份第33號》也有一些本質上的區別。

    《十月份第33號》以奇詭出名,同時里面夾雜著一絲令人不寒而栗的血腥場面,但《鬼影實錄》卻完全沒有。

    它至始至終都是以一種平和的方式來敘述著這么一個神秘的故事。

    影院里分成了兩部分人。

    大部分人看得驚恐十足,一股汗毛直立到倒抽涼氣,而另一小部分人則似乎有些忍受不住這漫長的等待,坐在位置上有那么一點點昏昏欲睡。

    事實上這部電影一開始就是褒貶不一的。

    就算在原先世界也同樣褒貶不一,譬如電影豆瓣網上有一部分人將《鬼影實錄》當成了經典,一部分人則覺得浪費時間。

    這沒辦法。

    不過,當劇組逐漸深了以后,那種警告之意越來越濃厚了以后,那些本來昏昏欲睡的一小部分人也盯著屏幕。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福瑞斯雖然是一個曾經失敗了好幾次的導演,但拍攝問題上絕對是一流的,雖然用dv的方式在拍攝,但那種和電影放在一起的融入感非常強。

    同樣,電影里面的自我暗示也逐漸強烈了起來,暗示著這個房間里確實住著一頭非常不友善,但卻毫無任何形體的惡魔。

    “你說,那個東西會不會突然出現?”

    “不知道……”

    “我怕……”

    “抓住我的手,不用怕,沒事,沒事的。”

    “嗯。”

    午夜過來看恐怖片的基本上都是以一對對小情侶為主。

    小女孩們都是比較細膩的,當她們感受到電影帶給他們的這種涼意以后,她們覺得自己呼吸都不敢太大聲了。

    他們抓著男朋友的手。

    男朋友們自然在這個時候裝起了大男子主義,他們雖然也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但還是拍了拍女朋友的肩膀,很堂而皇之地以安慰的方式占起了便宜。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陸遠與他們也是一類人。

    只是陸遠完全感覺不到任何恐懼……

    隨著這部電影的緊張氣氛越來越濃,基調越來越深以后,他的兩只手越來越痛了!

    徐燦燦很用力抓著陸遠的手,她的指甲很長,不免刮到了陸遠的肉里。

    王矜雪也是一樣,雖然王矜雪沒什么指甲,但她的力量卻很大,握著陸遠的手仿佛是捏著一般,將陸遠的手臂造成了青一塊紫一塊。

    陸遠被左右兩下夾擊,給夾的魂不附體,連忙抽了抽手。

    “對不起……手,能再借用一下嗎?”

    “不不不,你抓著這個把手吧,把手不管怎么抓都沒事,我痛……”

    “……”

    陸遠絲毫沒有任何紳士精神,地縮回了胳膊。

    但是,剛縮回胳膊以后,王矜雪和徐燦燦兩人竟然又抓了回來,而且這一次抓得比剛才更加地用力。

    不過,還好王矜雪和徐燦燦這個時候只是緊緊小抱著,并沒有和剛才一樣掐了。

    這算得上是左擁右抱了。

    但是……

    你說左擁右抱是多么幸福陸遠就覺得完全扯淡。

    至少現在的他并沒有幸福反而只有痛苦。

    還好安曉是坐在旁邊的后排,不然的話估計自己會更慘。

    陸遠下意識地看了看安曉的方向。

    好吧……

    他發現自己多慮了,安曉并沒有和王矜雪與徐燦燦一樣,安曉直接坐在單獨vip的席位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感覺,很顯然,她和那一小部分的觀眾一樣,覺得這部電影實在是太平淡了。

    這么一想,陸遠突然就覺得安曉坐在自己旁邊最好了。

    ………………………………

    電影的基調越來越深了。

    那種暗示感與警告感越來越強烈。

    可是,至始至終那個神秘的“惡魔”并沒有出現。

    放映廳里一陣陣安靜。

    窒息的感覺似乎已經是此起彼伏,甚至都能感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空調的冷氣開得很足。

    他們感覺的并不是涼爽,仿佛感覺到背后產生了一種陣陣的涼意。

    越沒有出現的惡魔就越讓人驚恐,隨著暗示感到達一種極限的時候,一些女孩子竟然捂著嘴巴。

    她們生怕自己尖叫了起來。

    然后……

    時間慢慢地過去,等到電影即將結局的白天,這種暗示感越來越強烈了。

    男主決定帶女主離開,但是女主卻拒絕離開,反而躺在被窩里露出了一絲男主并沒有察覺的詭笑。

    這一抹詭笑將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延伸到極致。

    觀眾們看了看時間,然后又看了看電影屏幕……

    他們屏住了呼吸,既想看結局到底是怎么樣的,又生怕結局讓人難以接受。

    然后……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

    最后一晚……

    女主夢游一般地走下樓,而男主身上的被子自動滑落。

    一陣安靜……

    當安靜到達了極致以后……

    突然!

    啊!

    樓下傳來了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隨著這聲尖叫,電影院里幾個女孩子忍不住也跟著叫了起來。

    恐懼是一種情緒。

    情緒在某種特定的程度上是能夠傳染的。

    男主被驚醒了,連忙跑下了樓,隨后又是一陣尖叫聲響了起來。

    隨后,整個曲調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樓梯上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每一聲腳步聲仿佛都在扣擊著人的心靈,讓人產生一種濃郁的,無法形容的絕望感。

    未知的恐懼被腳步聲演繹得淋漓盡致。

    到底上來的這個人是什么樣的怪物呢?

    或者是什么樣的鬼魂?

    眾人腦海中出現了各種各樣讓人毛骨悚然的畫面,隨后,幾個人竟然咬著牙低下頭。

    他們不敢看屏幕了。

    大概過了幾十秒的以后,攝像機竟然出現了女主的身影。

    隨后……

    攝像機猛地一陣晃動,男主的尸體直接被女主扔到了攝像機里……

    扔完以后,女主彎腰,聞了聞帶血的尸體,仿佛一個怪物一樣。

    最后,她突然站了起來,慢慢走到攝像機前,露出了一個詭笑。

    這一陣詭笑竟然如此地毛骨悚然!

    “啊!”

    “媽呀!”

    “啊!”

    這一刻……

    在女主詭笑的剎那,電影院里突然傳來一陣陣尖叫,幾個人甚至從位置上癱了下來。

    本來不恐懼的觀眾們也突然被尖叫聲所嚇得臉色蒼白,差點就尿了。

    陸遠這個倒霉蛋胳膊又酸又痛,被徐燦燦和王矜雪抱著竟熱得不行。

    燈光亮起。

    盡管兩人表情仍舊平靜,仍舊淡淡,但兩人的臉卻前所未有的白……

    安曉倒還好,她只是被最后這些觀眾們的突然尖叫給嚇了一下,電影本身倒沒有給安曉多么的恐懼……

    “我說……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電影結束了。”陸遠推了推vip包廂位里的王矜雪和徐燦燦。

    “結束了嗎?”

    “嗯。”

    “我稍微坐會,有些累。”

    “哦,矜雪你呢?”

    “我也看得有些累。”

    “哦,好吧,那你們先坐著……”

    陸遠站了起來。

    “你呢?”

    “我……我先回去了啊……你們該不會被電影嚇怕了邁不動腿了吧。”

    “還好。”王矜雪搖搖頭,站了起來。

    “嗯,我也還好。”徐燦燦見王矜雪站起來以后,也有那么一點點不舒服的感覺。

    但是,兩人都似乎有一種久坐了以后身體麻木的感覺。

    如果一般人的話肯定會展現一下自己的風度去牽兩人的……

    但陸遠沒有去牽王矜雪和徐燦燦。

    他看起來毫無任何紳士風度。

    鋼鐵直男,注孤生氣質頓時在陸遠身上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

    至于后排的安曉則微微搖頭,反而去拉著王矜雪的手。

    “矜雪,我們走吧……”

    “好。”

    …………………………………………

    vip包廂外的普通位置上此刻有非常古怪的一幕。

    男男女女們都坐在位置上盯著屏幕的字幕。

    一幫人站起來走了,而另一幫人則老老實實地看著“遠程飯店”“遠程游戲”的字母廣告。

    厚顏無恥的陸遠不但在片頭上這么干,甚至在片尾里同樣也是這么干了。

    “其實……這廣告還是有點意思的?”

    “嗯……確實……”

    幾個人默默地看著片尾廣告結束以后終于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放映廳。

    實際上如果仔細看的話,這些后面離開的男男女女們雙腳都有那么一絲的哆嗦感。

    似乎,呼吸依舊是那么的沉默。

    “這部電影太無聊了,我都快睡過去了。”

    “是啊,確實無聊……我感覺看不進去……”

    “……”

    剛走出去的幾個人都是說著這些話。

    有些是表示著自己膽子大,有些是真的覺得無聊。

    至于后面這些大部分人都是沉默不語一聲不吭。

    甚至幾個小女孩緊緊地抓著男伴的衣服,有些瑟瑟發抖感。

    呼!

    直到現在他們仍舊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甚至女主角對著鏡頭那那一抹笑容竟然是如此的歷歷在目……

    這部《鬼影實錄》毫無疑問,大獲成功!

    至少……

    沒有人罵這部電影是爛片。

    陸遠等人是最后幾個離開院線的。

    畢竟是公眾人物,雖然戴著口罩帽子,但不管怎么說都是挺醒目的。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以后月光灑在這片大地上,大地上閃過一陣清冷。

    王矜雪,安曉,徐燦燦三人去各自的屋子了。

    陸遠回到屋里看了看時間。

    已經是一點多了。

    該睡覺了。

    陸遠洗了個澡,然后走出屋子。

    但是這個時候……

    大廳里突然亮起了一陣燈光。

    “陸遠……”

    “生日快樂。”

    “啊?”

    “生日快樂?”

    就在陸遠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住宿的地方亮起了一陣陣燈光!

    “陸總,生日快樂!”

    “陸總!”

    “陸總,生日快樂!”

    “阿遠,生日快樂……”

    陸遠茫然地看著劇組里的所有人都拿著禮物……

    隨后,魏胖子,李琦,錢鐘,陸亦弘等人推著二十六層的蛋糕出現在陸遠的面前……

    生日?

    今天是我生日嗎?

    等等!

    我特么的!

    我上半身啥都沒穿!

    這……

    隨后陸遠意識到自己赤著上半身在大庭廣眾下實在是很不雅觀……

    這一刻……

    他尷尬了。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