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38、計劃

    很久很久以前, 久到在三國那個世界。(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三國, 呂布與曹操大軍對決的前一天晚上。

    謝離歌和兒子呂布正在聯系感情, 小混蛋在他走之后, 不知道什么時候,路子走歪了,整天吊兒郎當,陰晴不定的。

    開口問一下周圍的侍衛官。

    一聽,十天里有九天是這個情況。

    當下他拎著這熊孩子去一邊教育了。

    這也給了賈詡和玄霄相處的機會, 帳篷里面,兩個人正處在一個空間, 第一次沒有謝離歌在里面調和,兩個人相顧無言。

    兩雙眼睛, 一雙時常帶著笑意,一雙眼睛冷若冰霜, 雙方互相對視,立刻就避開視線,兩個人立刻就明白是同道中人。

    同樣對無關事務漠不關心,同樣的薄情。

    唯一不相符的點可能就是玄霄將這個冷漠表現出來,賈詡則微笑地披上了一層偽善的皮, 欺騙大眾。

    帳篷里, 一片寂靜。

    過了許久,玄霄率先開了口,道:“你快要死了。”

    聲音很平靜。

    這是個事實。

    當他看見賈詡的時候,他明白為什么賈詡拼死拼活要跟隨大軍出行卻一直躲著謝離歌, 賈詡身體已經千瘡百孔,早年的清貧生活加上中年時候的心思用盡,讓他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之所以活到現在也不過是醫師的功勞。

    “我知道。”賈詡微笑點頭,仿佛要死的那個人不是他,答道:“三個月的時候,足夠奉先稱帝了。”

    話語間,顯示出足夠的自信,那與呂布二分天下的曹操在他看來,也只不過花費二三個月時間。

    玄霄沒有說話,他是個真正的修道者,凡間的這一切在他看來不過是滄海桑田,如果不是謝離歌來到這里,他連余光都不會給。

    只不過——

    他將目光放在了賈詡身上。

    這個男人是讓他唯一佩服的人。

    如果談武力的話,他門下剛進門的弟子都可以一只手摁死他,真正讓人恐怖的是他的智謀,那種談笑間以天下為棋局的魄力。

    “如果你也是修仙者的話,你的成就不會低于我!”玄霄眼底閃過一絲可惜,語氣認真地說道。

    修仙者修的是道。

    賈詡失笑,他沒有想到玄霄會是這樣看待自己,如此高的評價。

    即使主公沒說出這位的身份,然而太多神異的事情發生,賈詡早已經察覺到兩人身份,只是不說而已。

    “看來在您的心中對我的評價很高啊。”

    “你本來就是這樣。”

    “更讓我疑惑地是你讓呂布支開離歌,專門留下我,到底有什么事情。”玄霄抬眸看向桌子后面的賈詡,男人已近中年,嘴角勾起微笑,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我想請大人在臨死前幫我一件事情?”

    “為什么?”為什么肯定我會幫你。

    “直覺。”直覺玄霄肯定會幫,這種直覺在玄霄眼底露出可惜神色的時候,到達了巔峰,賈詡肯定自己的成功率達到了9成。

    玄霄眼底閃過一絲驚訝,很快恢復平靜,他選擇順從內心道:“好,你說。”

    “我想和那個東西對話,從主公回來的時候,我睡夢中總是能感覺到一種聲音在試圖與我對話,當時我以為是我想多了。”

    “現在看來,當初是太想當然了。”

    “臨死前過來能夠看到許多平常看不到的東西。”賈詡目光看向正前方,透過帳篷,那邊正是謝離歌和呂布打架的地方,在正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個看起來和謝離歌六分相似的少年正興高采烈地在一旁出餿主意。

    玄霄聽見他的話語。

    表情動都沒動,眼睛依舊平靜無波,似乎一點都不意外,道:“你也看見離歌后面的那個東西?”

    “我只是看到一團虛影。”賈詡用扇子遮住了下半張臉,一雙眼睛含笑。

    “你要和他對話?”

    “不,我能感覺那個東西是他又不是他,感覺一樣的不是人,一樣的冰冷,但是他們還是有少許的差別。”賈詡淡淡的說出自己的夢:“這個家伙兒太弱了。”

    “相比于他睡夢中那團暗無邊際的霧,這一團黑影看起來更像是個小孩子。”這也是他拜托玄霄的原因。

    玄霄聽出了賈詡的言下之意。

    他冷淡的開口道:“我要怎么做?”

    “我要和和他單獨對話。”這里的他指的是謝離歌背后的那團虛影,也就是系統。

    “避開離歌?”

    “假如他知道的話,肯定不會讓我這樣干的。”賈詡語氣輕松道。

    玄霄理解的點了點頭,同樣是愛慕者之一,他當然知道心上人性格有多么霸道。

    雖然不知道賈詡干什么事情非要避開謝離歌,玄霄還是選擇了支持。

    當天夜里,他讓系統和賈詡單獨見了一面。

    過了三個月后。

    賈詡在眾目睽睽之下,微笑著死去。

    玄霄目光落在了謝離歌背后的虛影身上,眼底閃過一絲若有所思,他發現這個虛影好像凝實一些,沒有一開始的一撲即散。

    ——————————————————————————————————————————————————————

    求問,

    親手送情敵去輪回,本以為一切萬事大吉,回過頭發現,情敵不知道從哪里又冒出來,這種情況該怎么辦。ps:情敵不能打,功德金光閃瞎人眼,他怕剛動手,天道就下手對付他。

    玄霄站在房間里面,腦海飛快回顧了下自己與賈詡的相處時間,其他都沒有異常,唯一有疑惑地就是那一次單獨相處。

    賈詡提出與系統單獨見面。

    根據系統的話,賈詡之所以能夠回來就是因為靠著他的路子和主系統交易成功,代價就是他背后的功德靈光少了三分之一。

    這種親手給自己養情敵的狀況。

    玄霄一時間難以言喻。

    謝離歌關上門,他覺得自己看賈詡就像看一個小金人,眼睛被閃的疼,那功德金光都凝結成固體狀了:“你怎么會有這么多功德的?以前我在三國的時候看見的時候可沒有?”

    這種程度的功德一輩子天天保衛世界都攢不了。

    “啊。”賈詡挑了挑眉:“你說這個呀。”

    “好像是我從誕生起就是謀士,每次都幫助主公建立國家什么的,久而久之就有了這么多功德,三國里也是我的化身,我被叫過去幫忙的。”

    “誕生起是什么意思?你是開天時候的那一批老怪物?”謝離歌感覺到不對,問出了疑惑,他現在已經知道一些秘辛,包括開天神話里的那批神話人物都活到現在的事實。

    “徒弟你未免想的太多了,把師父想的太老了啦,我是在女媧娘娘手中誕生的,比他們要年輕多了。”賈詡說話的時候,目光還是看向對面冷淡的玄霄。

    嗯。

    幾十億歲和十幾億歲的察覺是嗎?

    謝離歌面癱著一張臉點了點頭,沒理賈詡的含笑話語。

    他的目光落在了房間正中央兩個男人對視上,他們同樣高,同樣氣勢強大,如果不是眼中的針鋒相對太過嚴重,溢出來了,他都認為自己打擾了兩人好事。

    也不知道他們有什么梁子。

    作者有話要說:  真的完結了。

    原本這章不準備寫來著,不過看大家好像一臉懵逼,還是寫了個解釋章。

    總而言之,三國賈詡臨死前發現系統的存在,他思考了一下,發現和自己睡夢中的一團黑影一樣,黑影是主系統,便借玄霄避開謝離歌,和系統見面,再借著系統的幫助和主系統交易。

    交易成功系統老二,主系統,賈詡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交易內容是主系統將賈詡原來記憶還給他,因為這個不符合賈詡這個由女媧創造的人的規則,主系統收取代價就是功德金光。

    不過賈詡最不缺的就是功德了。

    順便一提,主系統是開天那批老怪物們創造的,賈詡和他們創造的系統是合作關系。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