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33章 生死狀

    韓自詡站在車下,身旁多了幾個穿著迷彩服戴著奔尼帽的班長,還有那個叫孫鴻漸的少尉。(看啦又看小說網)

    其中一個班長,莊嚴見過,曾經來過1師教導隊,叫羅平安。

    “先把行李拿下車,然后有班長會帶著你們去指定的排房,人還沒到齊,所以你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說到“好好休息”四個字的時候,韓自詡加重了語氣,似乎在特別強調。

    莊嚴提著自己的東西,剛下車,羅平安就上來,一手拿著他的桶,說了聲:“跟我走。”

    “哎喲,班長,別客氣,我自己來。”莊嚴頗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過,在所有的選巡隊員里,他是為數不多事前就和“紅箭”大隊里的人有過直接接觸的,并且還算熟絡的。

    “客氣啥!”羅平安頭也沒回,一路往前走,一路說:“將來搞不好咱們就是一個鍋里勺飯吃的戰友,這不是小事嘛!”

    這話說得莊嚴心中咯噔一下。

    啥意思?

    這是說現在就選中自己了?

    沒那么扯淡吧!

    跟在羅平安身后一路胡思亂想進了排房。

    到了房間里,莊嚴忽然覺得,g軍區的所有排房是不是都是一家承建的,不光是外觀,里面的格局也是差不多。

    反正軍隊的排房就那個鳥樣,沒啥變化一個大排房,一邊是整齊碼好的儲物柜,然后里面有個小包房,都這樣,沒新意。

    “莊嚴,我跟韓隊長說了,你這次就在我的班里,我來帶你。”

    說完,桶一放,說:“都是老兵了,剩下的事我就不安排了,你自己拾掇下,把內務搞好。”

    然后走到儲物柜旁,大聲對排房里其他選訓兵說:“這次你們1師一共來了62人,為別拆分為選訓隊的一排和二排,我們排是一排,分3個班,一共32人。我是一班長羅平安,你們可以叫我羅班長,也可以叫我班長,在這里,你們只有四個字服從命令!不要試圖跟我頂嘴,不要幾把嗦跟我提條件,選訓兵是沒有資格提條件的,你唯一的權利就是你可以申請主動退出選訓,一切都是自愿,沒人強迫你們!”

    手在儲物柜上輕輕地拍著,說:“下面,我開始點名,點到名字的上來認領自己的儲物柜。”

    他一邊說,一邊從迷彩服的外口袋里取出一份名單,開始逐個念著每一個選訓兵的名字。

    “一班,劉原!”

    “到!”

    “這個儲物柜是你的!”

    “一班,李紫川!”

    “到!”

    “這個是你的!”

    “一班,岳鵬!”

    “到!”

    “這個是你的!”

    “記住了,除了衣服和書本還有筆記本、鋼筆、墨水、背包帶、腰帶,其余任何條令規定之外的東西都不能放進你的儲物箱,你們都是老兵,不用我來提醒你們應該怎么去放置你們的衣服和物品,我要說的是,這里是特總大隊的選訓隊,不是新兵連,班長沒有任何義務去從頭教你們這些已經是上等兵的人怎么整理內務,做不好只有一個后果,那就是罰!”

    羅平安說:“在這里,不要要求我對你們仁慈,這里是地獄,仁慈是屬于天堂的。要仁慈要舒服,別來我們特種部隊,去后勤,去二線部隊,那里保證你會舒服多了!記住,珍惜這個機會,我們大隊從前選訓從來極少會從二年兵里挑過人,你們今年算是趕上好年份了,要不是軍改,你們根本就沒機會!”

    所有選訓兵都站直了,聽著羅平安訓完話,心里頓時七上八下有些惴惴不安。

    分完了柜子,羅平安走了。

    大家一變整理內務,一邊悄聲議論著。

    有人擔心,有人無所謂,有人淡定,有人驚慌。

    擔心的人愁的是這里的選訓到底會強到什么程度,無所謂的人覺得反正只是選訓,真受不了就退出,這又不是當新兵做逃兵,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頂多就是丟了點臉。

    正議論著,一班長羅平安又回到了,手里拿了一疊紙。

    所有人立馬噤聲,裝模作樣繼續整理內務。

    “都把內務衛生停一下,都過來,每人到我這里領取一份志愿書。”

    志愿書?

    莊嚴從床鋪里抽出身,側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嚴肅,低聲笑道:“不會是說我們都是優秀士兵,給咱們安排入黨什么的吧?”

    嚴肅被莊嚴忍不住逗笑了,小聲道:“現在是大白天,別做夢了,你想會有這么美的好事?”

    莊嚴嘀咕道:“我是倒霉啊,被調來調去,黨都入不成。”

    嚴肅說:“都一樣,我和老徐交了申請書,如果不是來這里,估計也應該快入黨了。”

    說歸說,還是要去拿那份志愿書的。

    等拿到手,莊嚴掃了一眼里面的內容,立馬傻了。

    “都看一次內容,詳細點看,然后簽字。”羅平安說:“這只是一份志愿書,不要多想,沒有太復雜的事情,簽了名,就交到我的手里,大家都帶了筆吧?沒筆我這里有。”

    說完,直接朝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說:“我在門口坐著,簽完字拿給我。”

    也不知道是故意為之還是無意為之。

    總之羅平安所作的一切,仿佛都是故意在給所有人考慮的時間。

    那份《志愿書》上內容其實也挺簡單,就是說自己自愿參加xxxxx部隊的選訓,選訓期內遵守條令,服從管理,不畏艱辛,絕不退后云云。

    “這是啥意思?”莊嚴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手里捏著鋼筆,看著旁邊的嚴肅,又看看其他的戰友。

    “你們誰以前簽過這玩意沒?”

    所有人都搖頭。

    一班的選訓兵,來自1師271團的岳鵬忍不住說:“什么鬼志愿書哦,我看這像是生死狀!”

    他的話,立即引來了無數的贊同聲。

    “對對對,我看就像!”

    “媽耶!這不是說明我們往后的選訓過程有生命危險?”

    “管那么多干嘛?什么沒危險?你在馬路上走都可能被車撞死!男人嘛!死了就蛋朝天而已!怕卵!”

    眾人哈哈大笑。

    不少人也沒當回事,來都來了,簽不簽都一樣,總不能看到一份《志愿書》就立馬當慫逼,申請退出選訓對吧?

    那丟人都丟到姥姥家去了,野戰軍士兵也是驕傲的,尤其是尖子。

    “簽了!奶奶個熊!”

    “我也簽了!”

    莊嚴笑嘻嘻地拿著鋼筆在后面簽上自己的名字,轉頭對嚴肅說:“嚴肅,瞧瞧!我這名字,寫得夠龍飛鳳舞的吧!”

    他的瑟勁讓嚴肅忍不住又笑了,啐道:“我說莊嚴,你離開班長位置之后就立馬變成了沒心沒肺的逗比了,我真想不通,三班在你手里怎么就能訓得那么牛了!”

    “我這人的優點就是,在哪個崗位上就扮演好哪個崗位的角色,我現在可不是班長了,跟你一樣,咱們都成了兵了,從頭開始。”

    說完,莊嚴拿著那份《志愿書》起身朝外走,出了門口果然看到羅平安搬了個小板凳坐在臺階旁。

    把《志愿書》交給羅平安,莊嚴忍不住打探道:“班長,這是不是生死狀?是不是說咱們往后的訓練很恐怖?”

    羅平安說:“你是老兵了,這點還需要問我?你不是參加過教導隊集訓嗎?”

    “對呀,我是班長呢。”莊嚴故作嘆息道:“可惜現在啥都不是了。”

    羅平安道:“放心,你們這批兵,就不是招來當普通兵的,否則也不招你們這些二年兵,如果練好了,你們將來肯定也是我們大隊的班長。”

    頓了頓又道:“怎么?怕了?”

    “為什么怕?”莊嚴笑道:“我參加的集訓多了去了,預提班長集訓、尖子集訓,當這一年半的兵,就沒輕松過。”

    他忍不住吹了句牛逼,說:“我當兵就是來吃苦的,我爸當年打過仗,我跟他打賭,他有八枚軍功章,我當兵超過他才可以退伍。”

    “好!”羅平安眼睛一亮,說:“我就喜歡你這種一直保持著狀態而且又信心滿滿的兵,你放心,我一定讓你開眼界,滿足你吃苦的要求!不過,如果你想拿夠八枚軍功章,怕不是要當職業軍人了?”

    “職業軍人?”莊嚴愣了下,他倒是真沒想過這事,之前考不考軍校、留不留部隊的問題也不是沒想過,只是還沒有給自己一個結論。

    “暫時還沒想過。”

    羅平安忽然不笑了,正色道:“莊嚴,當你真的愛上這個部隊,你就會選擇留下了。”

    “愛上?”莊嚴笑了,說:“班長怎么說得像談戀愛似的。”

    “有什么好笑的嗎?”羅平安說:“當兵的,和你的槍談戀愛,和你這身軍裝談戀愛,然后和你的部隊生活談戀愛,這不就是和部隊談戀愛了嗎?等你發現你自己離不開部隊了,那時候你就知道自己是愛上這個部隊了。”

    莊嚴懵懵懂懂地回到排房,聽完羅平安的一番“戀愛觀”,他腦子里有些漿糊。

    談戀愛?

    和部隊談戀愛?

    新鮮!

    突然,外面響起了集合哨聲。

    嗶嗶嗶

    求月票!!!!!!求月票!!!

    順帶推朋友一本書,《大國工程》,作者:和光萬物,寫實向,工程類,書名一看就知道是啥內容了,喜歡看工程的書友可以看看去!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