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中二少年樂趣多

    “喂喂喂,武館里有沒有人啊!”

    這日,門庭冷清的秦風武館大門口,一個處于變聲期,有些青澀的公鴨嗓子,打破了這里難得的清凈。(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小子你誰啊,喊這么大聲干什么,不知道會影響到周圍街坊啊!”

    雷虎慢悠悠從后院走了出來,看到站在門口的青澀少年笑了笑,原來是這廝啊,難怪嗓門那么大,這是天生的吧。

    “喲真是希奇,你一開武館的還害怕擾民,莫非……”

    公鴨嗓少年也不畏懼,一雙大眼上下打量了雷虎幾眼,毫不客氣懟了回來:“館主你徒有虛名!”

    “小小年紀就如此牙尖嘴利,難道不知道這樣很討嫌嗎?”

    雷虎漫步而行,走到倚在武館大門口的公鴨嗓少年,居高臨下冷笑道:“要是換個脾性不好的,你小子還想豎著出門?”

    “怎么,光天化日之下,你還敢打人不成?”

    公鴨嗓少年一點都不畏懼,抬起腦袋不爽道:“說話難聽又如何,我是來學武的,又不是來說好話的!”

    “哦,既然想學武,那就得有個學武的樣子!”

    低頭看著足足矮了兩個腦袋不止的熟悉面孔,雷虎好笑道:“你這一來就夾槍帶棒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小子是來踢館的呢!”

    “哼,我倒是想學武!”

    公鴨嗓少年明顯處于叛逆期,對于雷虎來自身上上的絕對壓制不爽得緊,冷笑道:“不過,在這之前我還得看看你有沒有這能耐!”

    “小子你很狂啊!”

    雷虎瞇縫著眼,實在沒想到這位白娘子傳奇中的笑料擔當,少年之時如此的沖動,還真是不怕死。

    “我狂,自然有狂的資本!”

    公鴨嗓少年一臉傲氣,得意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家里自有武藝傳承,別想象其它幾家武館那樣,拿那些花拳秀腿糊弄人!”

    “嘖嘖,你小子好高的眼光!”

    雷虎好笑道:“連其它幾位武館師傅都看不上,難道你本身的實力很強么?”

    眼前的公鴨嗓少年不過練了點并不高明的外功而已,連先天之境都沒達到,竟然有臉說看不上其余幾家武館的師傅。

    在錢塘城里待了大半年,雷虎對城里幾家同行的情況,還是有些了解的。

    雖說那幾家武館館主實力一般,卻也都有先天顛峰之境,差不多半只腳就邁入可修煉神通的假丹之境,放眼縣城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眼前公鴨嗓少年的實力,與他們相比差得太多,就是武館的幾位授武師父都大有不如,還有臉說什么看不上。

    “那是當然!”

    公鴨嗓少年一臉傲氣,得意道:“我家傳的武藝雖然不甚出眾,卻也不會比那幾家武館傳授的武藝要差,我更是從小練武強身,一身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說著,雙腳猛一踏地,身子沖入武館大堂,揮拳踢腿勢大力沉,閃轉騰挪迅速快捷,帶起呼呼風聲看起來也頗有那么點子威勢,當然那是相對于沒練過武的普通人而言。

    打完了一趟頗為剛猛的拳,公鴨嗓少年這才意尤未盡搖了搖頭,撇嘴道:“這還不算什么,我最厲害的還是刀法!”

    你丫是猴子派來搞笑的吧?

    雷虎好一陣無語,沒好氣道:“既然你武藝這么強,還出按理學武干什么,不是浪費時間和精力么?”

    “哼,我對武道有追求,又豈是你這樣的俗人能夠里的?”

    公鴨嗓少年一臉傲氣,撇嘴道:“家傳武藝我已經學得差不多了,還想有更大的進步,自然就得融匯百家之長了!”

    臥草!

    雷虎對這小子的臉皮厚度已經無話可說,沒想到這家伙少年中二時期,竟然這么的叫人無語。

    “話說,縣城另外幾家武館師傅,還是頗有些手段的!”

    搖了搖頭,他好笑道:“起碼教導你小子應該不成問題吧?”

    開玩笑,以那幾家武館的底蘊,先天顛峰好手教導后天級別的外功武者,還不是手到擒來?

    “別提了,那幾家武館就那樣,沒真材實料!”

    不料,公鴨嗓少年的回答,卻是相當不客氣,冷笑道:“之前我連番上門挑戰,不管是館主還是教授武師全都打不過我,還有什么好學的?”

    說著話時一臉傲氣,臭屁得不行。

    喂喂喂,人家那是讓著你小子好不好?

    得,這小子顯然頗有些叫那幾家武館忌憚的背景,不然就這廝如此大大咧咧上門挑戰的架勢,絕比得被打成豬頭。

    “你小子也看到了,我這武館門庭冷清得很,比那幾家要差遠了,也不知能不能入了你小子的眼?”

    雷虎好笑道:“上門學武的話,我可是不敢保證能不能叫你小子學到真本事啊!”

    “哼,所以我才親自上門看看么!”

    公鴨嗓少年一臉理所當然,朝雷虎做了個請的手勢,沉聲道:“別羅嗦了,先讓我領教領教你的本事再說!”

    “你小子還真不客氣啊!”

    雷虎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白眼一翻不滿道:“從沒見過象你這樣上門學武的,還門入門呢便要跟師傅開打,以后我這個館主還怎么管教?”

    “哼,好大的好奇!”

    公鴨嗓少年不爽道:“好象我一定會輸似的,沒交過手誰知道你這個沒絲毫名聲的武館館主什么水平?”

    說完也不廢話,踏步前沖一拳轟出,直接開打不想跟雷虎廢話。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雷虎心中感嘆,也不知有多少年沒遇到這樣的事情了,他就這么站著不動,好象被公鴨嗓少年的突襲打愣了一般,任由對方勢大力沉的一拳轟在身上。

    真要是計較的話,一眼就能叫這不知死活的小子飛灰煙滅。

    “哈,果然又是個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的貨色!”

    一拳建功,公鴨嗓少年臉上完全沒有得意神色,有的只是滿滿的失望和鄙夷,顯然被雷虎的‘弱小’給弄得沒了興致。

    砰!

    一聲悶響傳出,雷虎動也沒動,依舊笑瞇瞇居高臨下看著公鴨嗓少年,就象一座鋼鐵澆注的雕塑般沉穩冷肅。

    反倒是公鴨嗓少年,猛的抱住拳頭發出凄厲慘叫,連連后退滿臉不可思議看向雷虎,嘴唇哆嗦了許多這才半信半疑道:“你沒受傷?”

    “你小子什么眼神?”

    雷虎嗤笑道:“看我這樣子,象是受傷的摸樣么?”

    “不象!”

    公鴨嗓少年下意識開口,說完便絕不對立即緊閉嘴唇,滿臉驚疑道:“你的胸膛怎么那么堅固,好象金剛一般!”

    “你說呢?”

    雷虎挑了挑眉,好笑道:“看來,你小子的拳頭還不夠硬啊!”

    “哼,狂什么?”

    公鴨嗓少年一聽,頓時中二勁頭爆發,也不管雷虎顯示的硬功厲害,二話不說飛撲上前,拳腳飛舞全都朝雷虎身上招呼,咬牙切齒怒吼道:“我就不信,打不翻你這大塊頭!”

    可惜,他失算了。

    雷虎站著不動,任由這小子拳打腳踢巋然不動,臉上笑瞇瞇的神色一點都沒變化,不管公鴨嗓少年拳腳如何犀利沉重,甚至想要他移動半分都難。

    他站著不動任由拳腳相加,一臉的云淡風輕,好象公鴨嗓少年的拳腳攻擊,完全沒有絲毫影響一般。

    反倒是公鴨嗓少年,被拳腳上的反震之力,弄得疼痛不已怪叫連連,沒多久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如牛,手腳肌膚一片青紫好不凄慘。

    所幸這小子還有點硬氣,強忍住手腳上的陣陣疼痛,連續攻擊了雷虎一盞茶時間,雷虎還沒怎么樣呢,他便雷得渾身脫力滿頭大汗,一屁股墩坐在地大呼粗氣,沒好氣道:“不打了不打了,打得我渾身骨頭疼!”

    “嘿,你小子打爽了!”

    雷虎慢悠悠走過去,居高臨下笑瞇瞇道:“這下,該輪到我了吧?”

    “別別別,我現在知道你厲害總成了吧?”

    公鴨嗓少年嚇了一糶,顧不得手腳上的**疼痛,連忙擺手道:“我可經不起你錘打!”

    “可這不公平吶!”

    雷虎卻是不依不饒道:“你小子打了那么久,現在說一句打不過就想安然而退,哪那么簡單?”

    “啊,你不能這樣!”

    公鴨嗓少年雖然有些中二了點,可腦子一點都不笨,聞言一把抱住雷虎的大腿,諂媚道:“師傅師傅,我要拜師學武!”

    “怎么,現在不覺得我的武藝不行了?”

    雷虎笑瞇瞇問道:“要不然,你小子還是親自感受一番的好!”

    “不不不,我已經感受到了師傅的強悍實力!”

    公鴨嗓少年連連搖頭,諂笑道:“你以后,就是我師傅了!”

    “嘿,你小子倒是機靈!”

    雷虎輕輕一抖,將公鴨嗓少年震退,好笑道:“想要學武簡單,可學費不菲啊!”

    “多少?”

    公鴨嗓少年不怎么在意,笑道:“只要能學到真本事,學費貴點也沒啥!”

    “一年也就五十兩吧!”

    雷虎悠然開口,笑瞇瞇看向公鴨嗓少年:“怎么樣,拿得出來么?”

    “怎么這么貴?”

    公鴨嗓少年先是大吃一驚,而后卻不知想到了什么又連連點頭道:“師傅你武藝這么高,手費貴點倒也不算啥,好在我李家還是能夠拿得出來……”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