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0454章 刀姬認主

    四色光芒閃動,忽然青龍與白虎微微驚訝,向著地面鉆了進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玄武落地鎮壓周圍地面,朱雀展翅飛上天空,關注四周,這也是王梓軒必須收服四大神獸的原因,因為有他們相助,才能尋找息壤。

    半個小時過后,地面上忽然拱起一個土包,王梓軒走去仔細觀橋,是一塊磚頭大小的“青磚”。

    這就是息壤?

    傳說息壤遇到水就會迅速膨脹,吸水性很強,干燥的時候堅硬如石,遇水之后就會變軟,所以干的叫息石,軟的時候就叫做息壤,而且適宜人類居住和動植物生長。

    王梓軒取出包中的礦泉水瓶,往其中倒了一滴,一滴水迅速被“青磚”稀釋不見,而“青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瞬間長大了一圈,摸在上面柔軟了許多。

    果然是息壤,王梓軒心中大喜。

    青龍與白虎鉆出了地面,“主人,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神物息壤?”

    王梓軒克制著激動,神情淡定的道。

    “竟然是此神物,傳說大禹治水便是依靠息壤。”一貫沉穩的青龍瞪大的眼睛。

    王梓軒淡然道:“回頭再研究不遲,時間緊迫,四位道友助我修補四神紋鏡,你們也好有個安身修煉的處所。”

    “多謝道友為我等考慮!”為首的青龍點頭,與白虎回歸方位站定。

    “一起施法!”王梓軒道。

    四大神將與王梓軒一同念誦咒語,四神紋鏡懸浮于“青磚”息壤之上緩緩盤旋,其背面的四神圖案紛紛亮起,似乎在吸取息壤上的能量。

    四神紋鏡的細密裂紋開始逐步減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破鏡重圓。

    四大神將知道四神紋鏡是他們以后安身立命指出,所以格外用心,全力施法,不止比王梓軒自己修補快樂多少倍,否則讓他一個人來修補四神紋鏡,恐怕至少需要一天一夜。

    一炷香過去,四神紋鏡終于修補完畢,鏡面翻轉,仿佛一道月光照下,落在王梓軒頭頂,令王梓軒感覺身輕體健了不少。

    王梓軒一招手,青翠碧綠的四神紋鏡,翻轉著飛入他的手中,只是相比從前,如今縮小到了巴掌大小,王梓軒試驗的抹了一點指尖血在上面,四神紋鏡霎時間變大,足有半米直徑,一道金光射出,山谷中鬼哭狼嚎。

    看著威力大增的四神紋鏡,王梓軒心中暗喜,要知道現在四大神將可還沒有坐鎮四神紋鏡當中,今后王梓軒帶著四神紋鏡,相當于隨身帶著四方神陣。

    《妙法蓮華經》包裹的妙法村正刀柄飛了出來,指了指地上的息壤“青磚”,向王梓軒不住點頭,似乎意思在說為它也修補一下。

    王梓軒目光復雜的打量刀柄,沉吟道:“說說你的來歷吧!”

    之前王梓軒心中便有疑惑,聽狼人祭司講出此刀是土御門往生之物,王梓軒便確定了猜測。

    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

    妙法村正妖刀鋒利無比,十分神異,卻從始至終討好自己,土御門寒子也有意無意的想將這把刀送給自己,王梓軒承認自己很帥,但還沒有自信到擁有王霸之氣的地步,可以虎軀一震四方納頭便拜。

    妙法村正刀柄還在上下飛舞,好像在不住辯解。

    王梓軒雙眼微瞇,心中雖然有些不舍,但還是沉下臉果決起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之前你助我,并將《妙法蓮華經》送你養傷化解戾氣,助你更進一步,我們恩怨兩清,但我不會將居心叵測之輩留在身邊。”

    刀柄似乎極為不滿,上下亂飛,亮出碎紋密布的刀身,似乎在耍脾氣的在斥責王梓軒忘恩負義。

    王梓軒不為所動,淡然一笑:“相識一場,我給你一個選擇,自行離開,或者,放開神魂真正認我為主。”

    妙法村正的刀柄似乎氣急敗壞,刀身一下伸展出十米長,向著王梓軒劈砍去。

    但失去桑沖秘術的加持,妙法村正妖刀失去速度,只剩下了本身的鋒利。

    王梓軒冷笑一聲,抬手劍指:“定!”

    四神紋鏡一道金光射出,落在刀身之上,妙法村正妖刀滋滋冒出紅色煙霧。

    刀身不住震顫掙扎,卻被金光定在虛空當中,四神四方加持之下,妙法村正妖刀毫無抵抗之力。

    一道淺紅色的人影在浮現在刀身上,向著王梓軒連連叩首哀求。

    這是妙法村正的妖刀之靈,但因為極度虛弱,已經暗淡的即將消失。

    王梓軒一揮手,金光消失,刀柄當啷一聲落在地上。

    “何必如此,自己選吧,我可以放你離去!”王梓軒淡淡的道。

    如果妖刀決定離開,王梓軒抬手就會將刀靈抹滅,因為它知道的太多了,如果將消息告訴土御門往生,那對他將會極其不利。

    做人有時候由不得半點心慈手軟,對敵人心軟就是對自己殘忍!

    刀柄聽到王梓軒的話,仿佛一只毛毛蟲,爬到王梓軒腳下,不住掙扎著抬頭。

    王梓軒小心翼翼的拿起刀柄,咬破左手中指,擠出指尖血滴在“妙法蓮華”文字上,紅光一閃,刀柄之中飛出一身著古裝,頭戴立烏帽子的虛影,胸前雙手間出現一個六芒星,便要點指王梓軒。

    王梓軒不慌不忙,仍在血祭妖刀,此時由不得半點分心。

    四大神獸卻同時誦念四神護身咒,保護王梓軒,并操控四神紋鏡予以反擊。

    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而且福運深厚,輕易便可得到息壤這種神物,更稱呼他們為道友,不只為了奴役利用他們,四神獸對王梓軒這位新主人再滿意不過,怎么能眼看他受傷。

    空中的四神紋鏡一道金光照射,凄厲慘叫聲中,分魂虛影冰雪消融般轉瞬消失不見。

    王梓軒長出一口氣,四方神果然值得信賴。

    刀柄長吟一聲,被王梓軒徹底煉化,認他為主。

    一名身穿古裝,腰間挎著一把紅色大刀的婀娜女子虛空向王梓軒跪拜,虛弱的道:“妖刀姬見過主人。”

    “你身上的氣息怎么好像更弱了?”王梓軒皺眉道。

    他感覺如今的妙法村正比較之前至少弱了一個檔次。

    名為妖刀姬的性感刀靈,神情沮喪的道:“你……主人的修為太低,拉低了刀姬的實力……”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