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505、第五百零五章

    溫蒂要養病,得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回斯塔克家工作。(m.k6uk.com手機閱讀)

    托尼說工作會一直給她留著, 如果以后不照顧黛茜, 那么可以進入斯塔克工業工作。

    “我還是想照顧黛茜。”溫蒂道。

    她的腿不能動, 只能伸出手來摸一摸黛茜的臉。

    黛茜已經退燒, 身體沒有問題,留在醫院是為了要看著溫蒂,溫蒂卻說不用,要讓黛茜回家去。

    “你在家里, 我比較放心。”溫蒂道, “回去吧, 我沒事。”

    “是真的沒事嗎?”黛茜問。

    她心里知道得很清楚, 溫蒂危在旦夕時說的“沒事”根本就是騙人,現在想起來還心有余悸。

    “這次是真的沒事。”溫蒂道,“我保證。”

    “如果我回家,誰來照顧溫蒂呢?”黛茜又問。

    溫蒂的男朋友又沒有實體。

    黛茜在這里,估計也不很能照顧得了溫蒂,反而要惹溫蒂擔心。

    在誰照顧溫蒂的問題上, 托尼表示不必擔心。

    他一個電話, 很快有一串小黃人從家里騎著摩托突突突出發, 一路趕到醫院來。

    他們看見溫蒂, 先是大哭, 很快振作精神,捋起袖子,要擔當起照顧溫蒂的重任。

    鮑勃眼淚汪汪:“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 溫蒂!”

    “好,我相信你會好好照顧我……”溫蒂虛弱地,“但是,鮑勃。”

    “什么事情?”鮑勃淚光閃閃地問。

    他愿意為溫蒂做任何事情。

    溫蒂不要他這么偉大,只要他坐起來,別再壓著她受傷的腿。

    有小黃人照顧,溫蒂的身體只怕要好久才能徹底痊愈吧。

    黛茜跟爸爸回了家。

    小辣椒留在家里照顧黛茜,她要工作,非常忙碌,可是努力地抽出時間來給黛茜做飯,給黛茜洗澡,晚上睡覺之前,還給黛茜講故事。

    “小辣椒就會很辛苦。”黛茜道。

    “我不覺得辛苦。”佩普瞧黛茜吃她做的飯,比在醫院里吃得要多些,心里就高興,“我很愿意照顧你,黛茜。”

    黛茜盡可能地不要大人照顧,自己吃完了飯,把盤子放到洗碗機里,也不要求出門逛了,安安靜靜在家里坐著,玩她的玩具,有伯伯阿姨來看她,就跟伯伯阿姨玩。

    托尼卻不想黛茜太懂事。

    才吃了許多苦的團子叫大人很心疼,要是拼命提要求,說想要買什么,想要去哪里,想要爸爸陪著玩一整天,家長心里都好受些。

    但黛茜什么也不要。

    而且像她想的,托尼其實也很忙,災后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斯塔克工業還捐出一大筆錢,用于三個州的重建。

    畢竟泰坦巨獸是不可能賠錢的,穆托已經死掉,哥斯拉經歷一戰,也負傷累累,在人類惶恐目光的送別下,默默經由港口回到海里。

    海水淹沒了他的蹤跡。

    而人類,必將抓住每一點沾著蛛絲馬跡的浪花,追尋哥斯拉到大洋深處。

    暴露在陽光下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

    這一點,對人類也適用。

    就最近來說,應該是即將對黛茜適用。

    黛茜不知道外面即將發生什么,她見爸爸說要捐錢給大家,就打開自己的小豬存錢罐,把里面所有的錢都倒出來,請爸爸幫著捐給小朋友。

    “那我的小朋友有什么需要的嗎?”托尼問。

    黛茜搖搖頭:“沒有什么需要,爸爸。”

    她再想一想:“要你今天早一點回家,好嗎?”

    托尼笑一下,點頭道:“好。”

    他把孩子抱起來,用胡子扎一扎那嫩嫩的臉蛋,惹得黛茜脖子一縮笑出聲,才心下稍安,把黛茜放在沙發,轉身出門去。

    黛茜又連續做了幾天噩夢,半夜夢見穆托來那天的可怕情景,醒來就找爸爸。

    而托尼無論睡沒睡,都第一時間過去,從陪著黛茜一塊兒睡的佩普懷里接過女兒。

    “沒事了。”托尼道,“我以后都不會讓你有事。”

    但是事情很快就找上門來。

    關于黛茜是氪星人的猜測傳開時,托尼還在外面忙碌。

    電話接連響了兩個,托尼接起來,那頭的羅德火急火燎:“大事不好了!”

    災難來臨時,曼哈頓上城街區有個五歲小女孩掙脫救援軍人,在半空中飛起來,并且用冰冷吐息撲滅大火,媒體得到的消息十分還原,幾乎就是當天的真實寫照。

    除此之外,爆料人還給媒體提供了一張照片。

    那是個小女孩的側臉,天色將晚,她的面目有些模糊,但借著殘存的火光,還是能夠瞧見她呼出的氣結了白,也能看出一點五官的模樣。

    爆料人說,這就是托尼·斯塔克的女兒黛茜·斯塔克。

    眾所周知,托尼這個小孩是在五年前領養的。

    至于為什么說她是氪星人,怪力、飛行和冰冷吐息都對得上。

    憑這些,要把黛茜跟氪星人聯系起來似乎還有一點點牽強,然而流言從來都不管牽不牽強,一時之間滿天亂飛,大家都想知道地球上是否還存在第二個氪星人,既然有第二個,是不是會有第三個、第四個,以后還會不會再有氪星人入侵。

    更有路邊社居心叵測地指出,托尼·斯塔克收養一個氪星小孩,目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小孩是外星人,鋼鐵俠絕對不會不知道。”

    “到底是誰惡意泄露黛茜的身份?”羅德上校義憤填膺,恨不得當場手撕那個把消息和揣測添油加醋捅給媒體的神秘爆料人。

    他已經著人去查,要查出那個人的身份,但在那之前,勢必要有一場回應。

    外面發生的這些,黛茜并不知情。

    幼兒園要停課一段時間,她不需要上學,經常待在家里。

    所以有一天,認識的伯伯阿姨都出現在家里時,黛茜有些高興,又有些驚奇。

    他們在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什么,發現黛茜走過來,就不約而同閉上嘴巴。

    “你們在說一個秘密嗎,皮?”黛茜問參與其中的彼得。

    彼得說這不算秘密,只是暫時不能讓黛茜知道。

    “這次我們一定會保護你。”彼得道,“好嗎?”

    黛茜茫然地,瞧著彼得堅定的神色,雖然不知道發生什么,也點頭說好。

    她跑去跟溫蒂打電話,說大家變得奇怪起來,溫蒂在電話那頭笑,也說“會保護好黛茜”。

    黛茜覺得,她現在已經非常安全。

    黛茜·斯塔克就是氪星人的消息傳開后兩天,黛茜這頭的知情人給出了回應。

    準確來說,不算回應,而算一場世紀大辯論。

    之所以冠以“世紀”的名頭,第一是辯論主題前所未有,第二是出場陣容十分豪華,第三是媒體就要搞出這樣的噱頭。

    辯論以電視直播的方式進行,那個可惡的神秘爆料人并沒出現,這場直播的主持人將利用目前給出的證明黛茜是氪星人的證據對反對方進行質疑。

    城市還在重建,但這一天,數以萬計的觀眾都守在電視前,等著看這場五十年都難得一遇的辯論。

    主持人首先陳說了一番能力對應論,言之鑿鑿,說得很像那么回事。

    雖然真的就是那么回事。

    但很快有嘉賓表示,這結論根本有謬誤。

    第一個出來的是好鄰居蜘蛛俠。

    “這個小朋友不是氪星人。”蜘蛛俠道,“我的力氣也很大,但誰都知道我是被蜘蛛咬了變異的。同理,會飛的復仇者聯盟里一抓一大把,不見得每個人都是從氪星來。至于吐冰嘛……”

    蒙面的蜘蛛俠撓撓下巴:“那就可能是變種人。”

    他趕緊補充:“沒有任何說變種人不好的意思。”

    主持人表示,蜘蛛俠的話才有謬誤,根本是詭辯。

    “三種能力拆分,當然就不稀奇。”主持人道,“但這三種超能力都在同一個孩子身上出現,目前符合這種特征的,只有氪星人。”

    第二位嘉賓隨即表示有話說。

    當曳地的紅披風伴著來人胸膛上“s”字的紋樣出現時,無論在電視機里還是電視機外,都同一時間響起尖叫聲。

    超人無疑最有發言權。

    他不否定氪星人擁有這三種能力,但也指出,同時擁有這三種能力的未必就是氪星人。

    “順便一提。”超人道,“我的能力是在上小學的時候才覺醒的。”

    他問:“這個孩子多少歲?”

    觀眾嘩然。

    的確,以超人的成長進度為模板,黛茜要是氪星人,那簡直是超常發育,才會這么小就覺醒能力。

    按照這個邏輯,黛茜還真是超常發育。

    “超人,你的意思是,黛茜·斯塔克不應該在五歲的時候覺醒能力嗎?”主持人問。

    他真是刁鉆圓滑,摳人家話里的漏洞。

    克拉克看他一眼。

    主持人背脊一僵,額角有汗滴下來。

    “我什么意思,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克拉克道,“大家也很清楚,我的意思絕對不是你揣測的這個意思。”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主持人問。

    超人笑而不答。

    “那么。”主持人又道,“坊間還有傳聞說,這個小孩其實是你的……”

    他話沒說完,卻不得不停下來,因為超人看他的眼神實在過于耐人尋味,叫他懷疑下一秒超人是不是就會飛過來打他。

    克拉克沒有。

    他只是嘆一口氣:“連這種話都傳得出來。”

    大概主持人也覺得這種無厘頭的揣測說出來實在有些沒品,訥訥地住了嘴,要請對方給出證明黛茜不是氪星人的證據。

    證人一號很快上場。

    辛普森就算在候場的時候也沒忘記勾搭姑娘,出場時,他正把別人的聯系方式往口袋里裝。

    “你有什么要說的?”主持人問。

    辛普森道:“可以打碼嗎?”

    主持人不假思索:“可以。”

    于是電視上,出場了半天的辛普森臉上飛快遮了一片遲來的馬賽克。

    “我是小雛菊的家庭醫生。”辛普森道,“小雛菊這些年的體檢數據跟普通地球小孩沒什么兩樣。”

    他從公文包里掏出一疊文件,抖得颯颯響:“如果說黛茜是氪星人,這些數據你怎么解釋,怎么解釋?”

    主持人被抖得滿眼金星,好容易接過來,看了一下,沒看出什么門道,又道:“數據可以造假。”

    “數據當然可以造假。”辛普森道,“但事實造不了假。”

    他說得正義凜然,但來參加直播之前,他分明把數據造了假。

    “如果我說的是假話,我就孤獨終老。”辛普森道。

    他賭咒發誓,說得斬釘截鐵,不知道觀眾怎么想,主持人倒被他的堅定影響些許,微微點頭。

    主持人不知道的是,辛普森回到后臺,為他的即將孤獨終老很是落了兩行淚。

    “為了我的小雛菊,我真是損失巨大。”辛普森咬著手帕道。

    下一個證明黛茜不是氪星人的嘉賓也上場了,居然是兩個小朋友。

    小朋友出現,臉總算是一開始就打碼。據他們兩個說,他們是和黛茜幾乎朝夕相處的幼兒園好朋友。

    “黛茜不是氪星人。”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位庫珀小先生道。

    “你憑什么判定?”主持人問。

    “你知道我智商多少嗎?”謝爾頓報了個數字,“如果黛茜是氪星人,我怎么可能發現不了?”

    事實證明,天才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主持人追問謝爾頓。

    “你確定她真的不是氪星人嗎?”他問,“十萬分的確定嗎?”

    追問之下,謝爾頓就沉默了,站在發言臺前,一言不發。

    “這是什么意思?”主持人問,“是不是覺得還是應該說實話?”

    拼盡渾身力氣保守秘密的謝爾頓張張嘴巴,感覺秘密被看破,正想是不是應該攤牌,被旁邊的米茜懟了一肘子。

    “這就是實話!”米茜叉著腰告訴主持人。

    “那他怎么不說話了?”主持人指謝爾頓。

    “因為他要大便!”米茜道。

    主持人一聽那還了得,不能破壞演播室,趕緊讓人把孩子領下去。

    可憐謝爾頓五年英明,毀于一旦。

    接連幾個自證之后,主持人拋出了關鍵證據:照片。

    托尼把黛茜保護得很好,媒體沒放過黛茜的正面照,但在今天的現場,主持人還是拿出一張打了碼的黛茜的照片,證明這個小孩跟那張災難現場吐白氣的小孩是同一個人。

    “我沒說不是同一個人。”托尼道。

    “哦?”主持人激動起來,“這么說,你承認那是你的女兒,對不對,斯塔克先生?”

    “那確實是我的女兒。”托尼道。

    觀眾又開始嘩然。

    既然承認主角的準確性,那么相當于順帶承認了氪星人的身份。

    正當大家都這么想的時候,只見托尼掏出一個什么東西來,屏幕內外又是一場嘩然。

    托尼拿出的是一張相片。

    相片里,他也面對著火,他也口吐白氣。

    更絕的還在后頭,凡是到場嘉賓,都不慌不忙,出示了一樣面對火、吐白氣的照片,除了人之外,場景、動作跟照片里的黛茜一模一樣。

    “這是什么意思?”主持人問。

    “你拿的照片,里面那個小孩的確是我女兒。”托尼道,“至于我女兒是不是真有照片上的能力,那就不得而知。”

    “你說這張照片是假的?”主持人問。

    “現在的ps技術已經很發達。”托尼道,“你要是想要,我可以把你p成鋼鐵俠。”

    主持人先是一驚,隨后笑了:“斯塔克先生,真照片跟造假照片還是有區別的。”

    他有備而來,早請了一幫檢驗人員,請他們幫忙檢驗照片的真假。

    檢驗結果出來,卻令主持人大跌眼鏡。

    他手里那張照片根本就是合成的,跟托尼手里的、他自己的合成照片差不多。

    “這……”主持人臉色變了,“這怎么可能?”

    他大概要說這樣照片不可能作假,實際上,這話說得不算錯誤。

    的確有這么一張不作假還還原黛茜超能力現場的照片,但真的那一張,已經被托尼買了。

    現在這一張所謂的真品,其實就是假貨。

    主持人見事態扭轉,再這么下去,就證明不了黛茜是氪星人,咬咬牙,駛出殺手锏。

    “我這邊有目擊證人。”主持人道,“很多。”

    他這話一出,包括托尼在內的反方辯手終于感到緊張。

    照片可能造假,但那么多人的記憶不會造假。

    黛茜釋放冰冷吐息時,周圍的確有好些人在,這些人的姓名身份不詳,就算托尼能聯系上查爾斯·澤維爾,x教授也未必能一下找得其這么多人來消除記憶。

    更何況,未經同意消除他人記憶,畢竟是不好的。

    演播室里非常安靜。

    隨著所謂目擊證人的出現,氣氛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目擊證人一字排開,有十多個。

    主持人看板著臉的托尼一眼,感覺有勝算,心中一喜,咳嗽兩聲,問目擊證人:“當天,你們是不是親眼看見黛茜·斯塔克飛起來,釋放了怪力和冰冷吐息?”

    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一張嘴巴可能說謊話,不可能每一張嘴巴都說謊話。

    主持人勝券在握,略帶得意,等著證人開口,一錘定音。

    第一個證人說話了:“我沒看見。”

    “好,你看見……”主持人連連點頭,隨即才反應過來,錯愕地,“你沒看見?”

    “對。”證人道,“我沒看見。”

    第二個證人也開口:“我沒看見。”

    第三個證人道:“沒有看見。”

    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直到最后一個人,堅定不移地從嘴巴里說出來的,都是“沒看見”。

    主持人垮了。

    他不太能相信這十幾個人居然說出同樣的答案,跟設想的不一樣,跟現實也不一樣。

    都有人拍下來了!都有人看見了!看見的人現在就站在這里,結果大家居然集體睜眼說瞎話。

    “怎么可能呢?”主持人問,“怎么可能沒看見?”

    他指著其中一個人道:“照片上還拍到你的臉!你什么都沒看見?”

    那位證人直視攝像頭,毫不猶豫:“沒看見!”

    主持人沒有王牌,他輸了。

    路邊監控因地動山搖的災難而破壞,沒有拍攝,更無法調出,但這無所謂,他手里還有物證,也還有人證,沒想到,原本是一場要將黛茜真實身份板上釘釘的直播,最后成了替黛茜·斯塔克澄清的直播。

    物證被指作假,人證居然沒一個說真話。

    主持人宣布“黛茜·斯塔克不是氪星人”這個最終結論時,臉色實在頹然。

    他不理解,明明看見了實情,為什么不說。

    托尼也不太理解。

    無論那個爆料人是誰,都勢必沒安好心,還準備充足,托尼還沒找齊的現場目擊者,對方一一找齊,已經在托尼的意料之外,而人證集體否認,更在他意料之外。

    為什么?

    這大概是同時盤亙在托尼和主持人心里的疑問。

    沒有人回答。

    也不必回答。

    因為大家集體隱瞞實情的原因,說出來其實非常簡單,從那張現場照片上就能找到。

    黛茜的冰冷吐息撲滅了大火,拯救的不只是溫蒂,還有周圍的許多人。

    尤其后來清理現場時大家發現,如果這場大火沒被及時撲滅,很可能引發一場爆炸,造成的傷亡將更加嚴重。

    黛茜·斯塔克不是溫蒂一個人的英雄。

    是大家的小英雄。

    “不管你的孩子是不是氪星人。”事后,其中一位證人對托尼道,“她那么小……卻努力保護了大家。”

    她笑一笑:“那么我們也會保護她。”

    作者有話要說:  二更。

    說是加一更結果寫了快六千字算是雙更合一叭=3=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