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四零七章 長樂

    齊寧一怔,立刻道:“臣失言,懇請皇上.....!”還沒說完,隆泰已經抬手攔住道:“朕還沒說完。(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齊寧只能洗耳恭聽。

    “朕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讀書,因為朕是太子,遲早要登基治國,所以父皇對朕的學業十分重視。”皇帝緩緩道:“朕還記得,那時候蕭紹宗被宣入宮中,為朕伴讀,朕知道他是皇室宗親,所以那時候以紹宗哥哥稱呼。”

    齊寧微點頭,也不多言。

    “朕在宮中,除了小太監,只有蕭紹宗陪伴,所以對他感情很深,也一直以為他是朕的朋友。”隆泰輕嘆道:“但是朕現在回想起來,朕或許并沒有做到一個朋友該做的事情,許多事情居高臨下,并沒有考慮到他的感受,而且以此為天經地義。”

    齊寧心知蕭紹宗能走到今天,幼時的環境多少對蕭紹宗也有很大的影響,輕聲道:“孩童時候,自然是想不到周全。”

    “朕怪他,卻不恨他。”隆泰苦笑道:“那時候老師就對朕說過,天子沒有私事,要一心為國,所以也不會有什么朋友,只有君臣。”看著齊寧,道:“你當初進入錦衣候府,朕與你走得近,也并沒有真正將你當做朋友。朕當時身處困境,沒有多少人愿意幫助朕,而你擔著錦衣齊家的名頭,自然對朕有著極大的助力,所以朕不得不重用你。”

    “臣受皇恩,萬死不能報!”

    隆泰搖頭道:“朕知道你當時的心意,朕需要你助朕坐穩皇位,你也需要朕幫你享有榮華富貴,所以在朕看來,你我之間雖然也有義氣交情,但歸根結底,不過是互相利用。朕甚至想過,如果司馬氏權勢日大,朕無法壓服,你很可能就會一走了之.....!”

    齊寧心想你這猜的倒也沒有錯,剛到京城,我還真是這般想的。

    “熙熙囔囔,皆為利來,熙熙囔囔,皆為利去。”隆泰平靜道:“蕭紹宗控制朕后,朕已經是萬念俱灰,因為舉目朝野,朕實在想不出有誰能夠斗得過蕭紹宗,也想不出還有誰能夠舍身救朕?”苦笑道:“朕不瞞你,朕被囚禁之后,自己都已經放棄,只等著蕭紹宗取朕的首級。那天囚牢被打開,那個姑娘說是奉了你的吩咐,正在極力搜救朕,朕才明白,這世間終究還是有人念著朕。”

    齊寧心下也是感觸,輕嘆道:“滿朝文武只是被蕭紹宗隱瞞,否則也定會有許多忠誠于皇上的臣子,不惜一切代價也會救皇上。”

    隆泰搖頭道:“你錯了,也許會有人對蕭紹宗心生不滿,但是賭上身家性命挺身而出的,朕實在想不出還有誰。”凝視著齊寧,道:“蕭紹宗控制京城,手握兵馬,與他相斗,九死一生。其實朕已經知道,你已經利用丐幫將家眷轉移出京,你也本可以一走了之,甚至.....如果你投奔蕭紹宗,朕相信蕭紹宗一定會很歡喜。可是你并沒有走,留下來扭轉乾坤,讓朕重見天日。”抬手輕拍齊寧肩頭,含笑道:“朕知道,你當時并不是因為臣子的忠誠才會留下來,而是因為將朕當做了朋友。”

    齊寧猶豫一下,終于道:“恕臣斗膽,臣確實可以走,但是在臣心中,一直將皇上當做朋友,既然是朋友,就要講義氣,如果就走一走了之,那就是不仁不義了。”

    隆泰頷首道:“朕明白,所以朕封你為義恒王,你可知道是什么意思?”

    “皇上是讓臣一直講義氣!”

    “你只說對了一半。”隆泰道:“不但是讓你一直講義氣,也是要朕自己也一直講義氣。”一字一句道:“你沒有負朕,朕.....自然不會負你!”

    齊寧起身來,拱手道:“臣定當誓死效忠,永遠當皇上是朋友。”

    “你記著今天的話。”隆泰道:“無論以后發生什么,無論有什么改變,只要你對朕講義氣,朕就絕不會有負于你。”也站起身,肅然道:“朕很早就對你說過,朕要為天下百姓創建一個太平盛世,而你,不管以后發生什么,都要記著朕和你的使命,你我都還年輕,所以有足夠的時間去完成我們的夢想,朕不希望有任何變故阻礙我們的抱負!”

    齊寧心想皇上言辭之中,竟似乎是對未來有所擔心,只能道:“皇上不必擔心,你我君臣同心,中能創建太平盛世。”

    隆泰嘴唇微動,欲言又止,眼眸深處甚至劃過一絲疑慮,但卻終是含笑道:“朕相信你。”此時的眼神之中,卻是充滿了堅定之色。

    正在此時,卻聽外面傳來稟報聲:“啟稟圣上,東齊段韶和申屠羅已經到了,正在等候皇上召見!”

    齊寧心下一凜,隆泰卻是向齊寧微微一笑,吩咐道:“宣!”回到御書桌后坐下,示意齊寧在邊上的椅子坐下。

    段韶和申屠羅進到御書房內,都是一身便裝,段韶的氣色明顯不是很好,申屠羅卻依然是虎步龍行。

    齊寧忽然間明白皇帝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召見這兩人,一來固然是當著自己的面與他二人相見,二來想必也是因為讓自己在身邊保護。

    隆泰能夠召見這二人,顯然是要安撫他們,如果在御書房內外布滿護衛,一來顯得皇帝膽小,二來自然也會讓對方有些反感,而自己留在這里,固然讓隆泰顯得從容,而且以自己的武功,也根本不懼申屠羅會突然出手。

    段韶二人看到齊寧,都是一怔,但還是上前,段韶猶豫了一下,終是向隆泰躬身行禮,申屠羅也在后面行了一禮。

    “朕今日召見你們,不為國事,只為家常。”隆泰抬手示意兩人落座,段韶在齊寧對面坐下,申屠羅卻是站在了段韶后面,他自然是以此來表示段韶身份的尊貴。

    齊寧心下冷笑,暗想齊國都已經消亡,如今兩人的生死都掌握在隆泰手中,晃一下手指頭這兩人就要身首分離,都到了這種時候,還在這里擺架子,真是不知所謂。

    “皇后知道你在京城,心中掛念。”隆泰道:“朕已經答應皇后,會善待你們。”

    段韶道:“多謝。”也不多言。

    申屠羅終是忍不住道:“你我兩國結為盟友,想不到卻背信棄義,竟然......!”

    不等他說完,隆泰已經道:“陌影是你的兄弟?”

    申屠羅一震,隆泰淡淡道:“你我兩國確實結盟,可是陌影卻一直在我楚國興風作浪,而且與逆賊勾結,圖謀造反,這又是怎么回事?是誰先破壞了盟約?”

    申屠羅頓時啞然。

    他二人來到京城之后,雖然一直龜縮在淮南王府,但這幾日卻也已經知曉蕭紹宗謀反大案,兩人被陌影被安排在淮南王府,就算是傻子,他們也猜到陌影與蕭紹宗的關系不一般,知道陌影也卷入了這次叛亂之中。

    之前兩人一直不知道陌影所謂扭轉大局的手段是什么,如今卻已經徹底明白。

    一旦這次蕭紹宗果真篡位成功,那么與陌影實現當然有協議,陌影的條件之中,很可能就是要蕭紹宗讓齊國復國。

    可惜一切隨著蕭紹宗的失敗也都煙消云散。

    陌影卷入叛亂是真,而且隆泰小皇帝顯然也已經知道了陌影卷入此事,甚至對陌影的真實身份了若指掌,被小皇帝這樣一問,申屠羅頓時啞然。

    “朕今日不再追究這些舊事。”隆泰道:“段韶,你是皇后的兄長,朕今日看在皇后的面子上,賜封你為長樂侯,至若申屠羅,朕賜你為永安侯,朕會令人在京城為你們準備府邸,只盼你們日后能夠效忠于朕。”

    申屠羅雙手握拳,立刻道:“我不接受!”

    齊寧卻是心下冷笑,他本就聰慧,這時候已經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天下未定,齊國雖然覆滅,但是北方還有一個并不容易征服的漢國,雖然秦淮軍團趁勢北上,但敵國的皇位已經塵埃落定,而且還有鐘離傲這等名將,楚國這邊經過了一場動蕩,雖然迅速平定,但終究還是對前線戰事有很大影響,所以要想經此一役就平定北國,可能性并不大,無非是占據北方的一些疆土城池,為下一次對漢國的決戰做好準備。

    實際上西北和齊國先后落入楚國之手后,南北平衡的態勢早已經消失,南強北弱,此消彼長,不出意外的話,平定北國也是遲早的事情。

    但北方終究還是沒有拿下來,皇帝赦免段韶死罪,而且還封其為侯爵,固然有皇后的因素在其中,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未雨綢繆,以此為例,做給北方人看一看。

    既然段韶能夠封侯,那么在征伐北方的過程中,難免會有北國將官以此為念,向楚國投誠。

    只是皇帝對段韶也并不客氣,直言是因為皇后的緣故才封其為候,而且還以長樂為名,甚至于讓當初齊國大將申屠羅與段韶同樣為候,這當然是對段韶的羞辱,而皇帝顯然也是以此警告段韶,他早已經不是東齊太子,不過是大楚帝國的階下之囚而已。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