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06章 偷家

    凌離沉默地看著白宿片刻,張口便道:“借我歸命鏡。(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呵…你居然還沒放棄。”

    白宿盯著凌離,“瞧瞧你那苦大仇深的臉,最近是遇到什么事兒了,怎么想到脫離圣天祠了?”

    凌離低頭摸了摸胸口,聲音冷肅,“我若告訴你,你借不借歸命鏡?”

    “借借借。借你又如何?”

    白宿翻了個白眼,“我也想知道,蘇漓那丫頭究竟有沒有來生。不過…就算是僥幸真有,也早是忘卻前塵,你又何苦呢?”

    凌離沒有回答白宿的話,低頭看到茶水中自己的臉,恍然間水波蕩漾,似乎又看到了她。

    他冰冷的唇峰現出一絲溫緩,“老乞丐,你知道離恨碑嗎?”

    嗯?!

    白宿瞳孔驟縮,在他還未開口,凌離抬起頭,目光直視白宿,又道:“我就是守碑人。”

    白宿一張老臉沉了下來,“是你,你鎮壓著離恨大帝的族人?”

    “你果然知曉內情。”

    凌離嘴唇上勾,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帶著深深的自嘲,“是啊,我鎮壓著那群變成鬼異的邪祟,用…我自己的血。”

    轟咔!

    萬里無云的虛假天空中,劃過一道閃電,照亮了滿臉驚駭的白宿,也照亮了…凌離挺拔不再的脊背。

    ……

    “師尊,凌離不是邪帝嗎?這個名字,怎么會出現在那升仙山祠堂之中的靈位上?”

    江潤一臉疑惑,趁著單獨和凌陌相處的機會,忍不住發問:“他們是同一個人嗎?”

    凌陌心中微動,表面卻不露聲色,繼續處理手中公文,頭也不抬地說道:“或許只是巧合。”

    “師尊,我覺得不是。”

    江潤再次壓低聲音,湊到凌陌耳邊,生怕接下來的話被人聽去:“師尊,你知道我當時被困在祠堂,說了什么話才得以脫困嗎?”

    “什么?”

    不知不覺間,凌陌停下手中的筆,轉頭看向江潤。

    江潤一臉認真,聲音正肅:“不滅天道,誓不為人!”

    “說得好!”

    突然一聲叫好,響在二人耳邊,嚇得二人臉色皆是大變,凌陌目光發寒,猛地轉過頭,手中毛筆掉落,墨跡涂滿紙張。

    蘇漓推開門,光明正大地走進來,身后房門瞬間關閉。

    “先生,你怎么來了!”

    江潤卻是一臉又驚又喜,立馬迎了上去。

    “我本就是淋漓居的長老,回來看看不行么?”

    凌陌卻是一直冷著臉,警惕地看著蘇漓。

    “行了,少拿這幅棺材板對著我。”

    蘇漓擺了擺手,示意江潤出去,江潤笑了一下,轉身就走,他相信蘇九州沒有惡意。

    “看來我這個弟子已經完全被你收買了。”

    凌陌將桌上的紙張揉成一團,扔在一邊,言語間滿是戒意:“你已經是一域之主,圣宗太上,我這小廟可容不下你這座大菩薩,江潤…送客!”

    江潤站在門口,眼觀鼻,鼻觀心,絲毫不動。

    凌陌頓時怒了,可還沒發怒,就被蘇漓攔下。

    “何必如此見外?”

    蘇漓走到凌陌對面,

    隨手挪來一張椅子坐下,幽幽說道:“凌離的確就是那靈位上的凌離,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只不過他最近知道了,因此也脫離圣天祠,不知去向。”

    凌陌顯然是被蘇漓的話震到,一時間沉默無言。

    過了良久,他好似才消化了其中內容,絕口不提方才送客之事,反問道:“凌離真的脫離圣天祠了?”

    蘇漓點了點頭,笑意盈盈:“我何必騙你呢?你是否覺得他脫離圣天祠后,這絕城淋漓居的主人,終于可以走到明面了?”

    凌陌又是心頭一震,“你…知道?”

    “初次來此地,我便猜到了。”

    蘇漓搖頭輕笑,“你說謊的本事的確不怎么樣,修羅圣宗出身的,是不是都比較木訥?就憑你手中的力量,想要重建淋漓居,不太現實。而誰又能輕易說服你,讓你在臺前拋頭露面,甚至做著最不喜歡的文書工作呢?”

    蘇漓指甲敲擊在桌面上,啪啪作響。

    “大概除了那個人,也沒有其他人了。”

    凌陌徹底陷入了沉默。

    蘇漓也不著急,專注地剔著指甲,時而有灰色膜光從甲片上一閃而過。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

    凌陌聲音變得有些沙啞,“公子他…太辛苦了。是我主動找到他,想要幫他。他一開始并不愿意,只是我說我叛逃后,無處可去…他還是答應了。”

    “公子……”

    蘇漓悠然一嘆,右手自然地撐著下巴,“真是古老的稱呼,所以我說,你們修羅圣宗的,都是一群榆木腦袋。你這樣,云衛們也這樣……”

    “我有一點不明白,你為何如此了解我們。”

    凌陌的目光有些變了,帶著點點期盼,他忍不住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重要么?”

    蘇漓抬起頭,盯著凌陌,“若我說我就是蘇漓,你就會信嗎?你到底是自己糾結,還是在為凌離糾結?抑或是…只是求一個贖罪的機會?”

    “我……”

    凌陌愣愣地看著蘇漓,啞口無言。

    “不說話?”

    蘇漓仰頭靠在椅背,一張普普通通的木椅,愣是被她坐出王座的感覺,她高高在上,看著凌陌。

    “那么我問你,凌離建了一個淋漓居,意義何在?”

    “自然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踏平命宮,為夫…為蘇漓報仇!”

    “你覺得你們需要多少年,才能從陰陽域搬離,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世人眼中?”

    “我……”

    “若是我給你一個機會,以淋漓居的勢力身份,加入逆宗,一同手刃命祖,你愿意接受嗎?”

    “我…我得請示公子……”

    “什么公子?若是凌離不出現,你就一直等著嗎?你就不能有半點自己的人格?你是榆木腦袋嗎?”

    “我不是!”

    “相信我,就算是凌離在這里,也不會拒絕我。他體內那把限制他的魔劍,還是我幫他拔出來的,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脫離圣天祠,否則只能一輩子當圣天祠的奴隸。”

    “我蘇九州,是他凌離的大恩人,自不會害他。”

    “……”

    “加入我逆宗,你還是獨立的淋漓居。就和極光宗、天星谷一

    樣。”

    “天星谷是什么宗門?”

    “就是天涯客。”

    “!”

    “……”

    站在門外的江潤埋頭,不忍再聽下去了。

    師尊太慘了。

    根本就是在被九州大人牽著鼻子走,平日里的主見看不見半分。

    “原來我們淋漓居的創建之人,竟然就是邪帝凌離?外界傳言不可盡信,那凌離前輩…原來是個癡情種子。”

    江潤眼中閃爍著濃濃的驚奇,當日在天驕戰他居然沒見到本人,實在可惜。

    轉眼間,過去半個時辰。

    期間方淵來過一次,在江潤古怪的目光下,偷聽了片刻,又帶著笑容離開了,看得江潤滿心疑惑。

    方淵大人怎么不推門進去,好歹幫師尊鎮鎮場面啊。

    又過了片刻后,蘇漓意氣風發地推開門,緊隨其后的是一臉決然的凌陌。

    這分明是被完全洗腦的神色啊!

    江潤內心忍不住吐槽,臉上現出點點期待。

    “小潤,你去將通知所有人前來大殿集合,我有事要宣布。”

    “咳咳……”

    江潤干咳一聲,心道方淵大人果然猜對了。

    “方淵大人他們早就在大殿恭候多時了。”

    凌陌微微一愣,卻見江潤又悄悄傳音道:“是方淵大人,方才來過了。”

    凌陌臉色一黑。

    “不用擔心,我想方淵他早就猜到,只是沒和你說罷了。”

    蘇漓拍了拍他的肩,舉步離開。

    凌陌嘆息一聲,隨后跟上。

    “公子,對不住了……”

    大殿的談話并沒有持續多久,江潤站在外面只聽到殿內笑談一片,充斥著十分快活的氣息,唯一不快活的,可能就是他師尊了。

    不過沒關系,一想到淋漓居能光明正大地在外行走,光明正大地向命宮宣戰,江潤的內心便無比激動。

    終于不用像過街老鼠一般,東躲西藏了!

    第二日,凌立在陰陽域絕城的第一大勢力淋漓居,忽然人去樓空,喪魂齋和烈陽山莊雙方領袖,皆是一臉茫然。

    第三日,凌陌等人入駐花顏早早準備好的新山頭,凌青嵐與凌陌二人相顧無言,心中皆是蘊著千萬種思緒,不知如何訴說。

    當然,這其中最為復雜的,還是蘇不忘。

    他不過離家出走幾天,怎么整個家都搬過來逆宗了?

    蘇不忘茫然了片刻,忽然感受到一道“致命”的視線,緊接著一道滿臉笑容的人影在其面前迅速放大。

    “哎哎哎,方叔您聽我說……”

    蘇漓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她的時間很緊,不能有半刻放松,必須在命祖還未動手前,將所能集結的力量擰成一股繩。為此,她連修煉《碎玉訣》第三重,都是在趕路中完成。

    就在她即將消失在逆宗山門,身后忽然一道人影閃過,追了上來。

    “蘇九州,慢走!”

    蘇漓轉過身,看到飛速掠來的,卻是方淵。

    方淵盯著蘇漓,目光帶著一絲異樣的意味,沉聲道:“我想和你單獨聊一聊。”
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