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wauag.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感受死亡吧(晚上做夢累死了)

    最后,方正又帶著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去四周的森林里轉了一圈,把那些散落的魔物全部干掉,總算是升到了二十級,這才平息了方正的強迫癥。(www.uwauag.live)

    mmp,卡在最后升不了級看著真是太難受了。

    “勇者大人!!”

    就在方正心滿意足的帶著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重新回到村子時,只見村長帶著一群村民正站在那里,看見方正到來,急忙恭敬的低下頭去。

    “多謝您救了我們,如果不是您的話…………我們怕是都要死在這里了!”

    “活著就好。”

    方正淡定的擺了擺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管怎么樣,活下來都是第一位的…………嗯………”

    “這還都是多虧了盾之勇者大人您!”

    “我們絕對不會忘記您的恩情!”

    此刻其他村民也急忙開口說道,和拉芙塔莉雅一樣,騎士團的所作所為他們也看在眼里。但是村民們卻無法多說什么。畢竟對于騎士們來說,抵抗浪潮是第一位的。為此多多少少做出犧牲,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對于村民們來說,當時如果不是方正召喚出熾天覆七重圓環擋住了那波火雨,那么他們的家恐怕就要被徹底燒毀了。

    “好了,你們也該去忙你們自己的事情了,畢竟你們要做的事情還多的很,不是嗎?”

    “是………”

    聽到方正的說話,村長帶著村民們再次深深的鞠躬行禮,隨后轉身離開。

    “被感謝了呢………”

    看著村民們散去的背影,拉芙塔莉雅喃喃自語的說道。

    “所以要看行動,而不是言語。”

    方正也是看了一眼前方,接著收回目光。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的頭頂。

    “好了,小家伙們,今天我們回城里,找個地方讓你們大吃一頓!”

    雖然法師豪宅里吃的食物也很美味,不過既然是獎勵,那么自然就要來點兒更好的了。

    至于花錢………方正才不愁錢呢。

    “是!!”

    聽到吃的,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頓時興奮了起來。果然,雖然外表看起來都已經是十六七歲的少女,但是心智卻還同樣是孩子啊,一聽到吃的就什么都忘了。

    回到王城之后,方正便帶著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去了他們常去的一家酒館,然后把那里美味的食物統統點了一份。應該說不虧是亞人吧,說實話那份量方正看了都有點兒吃不動,結果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居然說說笑笑的就把這些全部吃光了!

    嘖嘖嘖,還好方正有錢,換個人恐怕不死在浪潮里,也會窮死吧。

    在滿意的享受了一餐之后,方正便帶著兩人離開了酒館,打算出城找個地方開法師豪宅雖然說旅館也沒幾個錢,但是這個世界的文明本身就不怎么先進。旅館的設施也只有一張床鋪和椅子之類的東西,衛生間什么的統統沒有。相比之下,法師豪宅里不但有廁所和沐浴間,甚至還有溫泉什么的。

    回去之后好好洗洗疲憊的身體,然后幸福的上床睡覺………這都已經成為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的嗜好了。

    話說回來,溫泉啊……………

    想到這里,方正又想起了自己在天道宮里兌換出來的此花亭,那可是方正老早以前就兌換出來的溫泉旅館,結果每次方正想起來想去的時候都會忽然發生一堆麻煩事情,然后等方正把這些麻煩解決掉之后,他也就把此花亭扔到腦后忘記了。

    反倒是其他人好像都去過了,這么一想,該不會那玩意兒和自己相沖吧?

    為什么自己每次想要去泡溫泉的時候就會出事?

    “站住!”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聲怒吼聲響起,打斷了方正的思緒。他轉過頭來,只見在眼前的街道盡頭,一群人正堵在那里。而為首的,則是一個有著卷發,看起來面容清秀的少年。

    如果方正沒記錯的話,這家伙似乎就是被召喚出來的那個拿弓的。

    名字叫什么來著………忘了。

    “真虧你居然還有臉出現在這里,無恥之徒!”

    “???”

    是你擋著我的路,怎么說的好像我故意來招惹你一樣?

    “你在說什么?!明明是你擋著我們了啊!”

    這會兒莉法娜也是立刻大聲回應道,而弓之勇者則是看了她一眼,接著收回目光,再次望向方正。

    “之前我們對抗浪潮時,你為什么沒有出現?”

    “嗯?我要做什么和你們有什么關系?而且,我本來也沒有說一定要抵抗浪潮吧。”

    “無恥之徒!!”

    弓之勇者憤怒的握緊拳頭。

    “之前你說了那么多大話,結果居然連來抵抗浪潮都不敢嗎?你就是這樣嗎?”

    “你在說什么呢!主人明明保護了魯特村的大家啊!”

    這會兒拉芙塔莉雅也是大聲反駁起來。

    “在浪潮到來的時候,為了保護魯特村的大家,主人帶領我們一直在和魔物奮戰呢!反倒是你們三個,在村民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都跑到哪里去了?”

    “我………”

    面對拉芙塔莉雅的質問,弓之勇者一時語塞,但是很快他再次握緊手中的武器。

    “我們正在與浪潮的boss戰斗啊!如果不從源頭上消滅boss的話,那么浪潮是不會消失的!多虧了我們,人們才得以從浪潮中幸存!而這個卑鄙無恥之徒,只不過是在旁邊看戲罷了!”

    “連你們三個弱雞都能夠干掉的家伙,為什么還要我出手。”

    方正對此嗤之以鼻,他是什么身份,為什么要和這三個弱渣混為一談?如果這三個弱雞打不贏的對手,方正還會有興趣看看情況,但是居然連這三個弱雞都能夠對付的敵人,那么在方正看來,也不過就是一個弱雞了。

    “果然………和國王所說的一樣!”

    面對方正的回答,弓之勇者憤怒的握緊拳頭。

    “你根本不是什么勇者!只是披著勇者名頭的惡魔罷了!你身邊那兩個女孩子,也是你用了卑鄙無恥的方法強迫她們聽命于你的吧!”

    “才不是!”

    “主人明明救了我們………”

    “不用多說了!”

    聽到弓之勇者的說法,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頓時紛紛開口反駁,然而她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弓之勇者徹底打斷。

    “我已經從國王那里知道了一切!你手中的盾根本不是什么圣器,而是惡魔的武器。你就是用那塊盾牌,將她們洗腦了對吧!作為勇者,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這種卑鄙無恥之徒的!”

    “哦,所以你想怎么樣?”

    聽完對方的說話,方正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兒想笑。

    “我要消滅你!”

    弓之勇者彎弓搭箭,瞄準了方正,氣勢滿滿的大聲喊道。

    “大家,一起上,現在是我們彰顯正義的時候了!”

    “是,勇者大人!”

    伴隨著弓之勇者一聲令下,只見跟隨著他的數個隨從也擺好了戰斗的架勢。看見這一幕,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也急忙拿出了身邊的武器。擋在了方正的面前,看到這里,弓之勇者面上的表情越發陰沉。

    “卑鄙!你居然操縱女孩子為你戰斗!簡直無恥!我一定會消滅你!”

    伴隨著怒吼,弓之勇者猛然大喊一聲。

    “流星箭!!”

    下一刻,就看見弓之勇者的長弓上,一根閃耀著,仿佛流星般的箭矢猛然從弓身上爆射而出,朝著方正飛射了過去。與此同時,他的隨從們也怒吼著舉起武器,對著方正發起了進攻。

    “讓我來吧。”

    方正一把按住打算沖上去的拉芙塔莉雅和莉法娜,接著他伸出手去按住盾牌,猛然舉起。

    “超解!”

    耀眼的圣光在這一刻照亮了整個街道,化為了無情的浪濤呼嘯向前,只見迎面沖過來的勇者同伴頓時尖叫著倒飛開去,而那枚流星箭更是直接“砰”的一聲爆碎開裂,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嗚哇!!”

    “啊啊!!”

    伴隨著慘叫聲,弓之勇者的同伴一個個重重的摔倒在地,面色慘白。而看見這一幕,弓之勇者也同樣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望著方正手中化為盾斧的武器。

    “怎么回事?明明盾之勇者的武器只能夠是盾牌,怎么會這樣?”

    “你說這個?”

    方正呵呵一笑,順手揮了下手中的盾斧。

    “它不聽話,所以我就入侵了它的系統,順手修改了一下代碼。”

    “什么?”

    聽到這里,弓之勇者目瞪口呆,隨后,他立刻面色大變。

    “你,你居然作弊!!”

    “呵呵。”

    “不可原諒,絕對不可原諒!像你這樣的作弊者,根本沒資格被稱為勇者!”

    “所以呢?”

    望著大吼大叫的弓之勇者,方正輕哼一聲。

    “你是打算向gm投訴嗎?”

    “唔……………”

    面對方正的回答,弓之勇者再次啞口無言。

    這要是網游的話,那么他這會兒恐怕就直接找gm投訴了。不過可惜的是,這并不是游戲,而是真實的世界,雖然有系統,但是也不代表有gm的存在。所以,即便方正改了代碼,又有誰能夠把他怎么樣呢?

    然而很快,只見弓之勇者再次舉起手中的武器。

    “既然如此,那么只有代表正義消滅你了!看招,流星!”

    面對弓之勇者的動作,方正只是冷冷的看著他,接著開口說道。

    “去死吧。”

    “噗嗤!!”

    方正的話音剛剛落下,鋒利的劍刃就這樣忽然從天而降,貫穿了弓之勇者連同他同伴的身體,大腿,小腿,身體,手臂,一把又一把形狀不同的利刃從王之財寶中飛射而出,從天而降,將弓之勇者和他的同伴死死的釘在地面上。

    “嗚………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被釘在地面上時候,弓之勇者似乎這才反應過來,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而他的同伴,則在剛才那一波王之財寶的掃射之中直接斃命了。

    “看來,似乎到現在,你都還認為這世界只是一個游戲。”

    一面說著,方正一面提著盾斧,緩緩的向著全身上下都被貫穿的弓之勇者走了過去。

    看著眼前這個小屁孩,方正的眼神無比的冰冷。他當然看了出來,這個家伙,哪怕被召喚到真實的異世界,也會以為自己是在游戲之中,而且還不把別的東西當一回事。

    “游戲是吧,那么,死亡游戲你玩過嗎?”

    看著這個白癡,方正想起了sao世界里的玩家們,那的確也是一個游戲,甚至比這個世界更像是游戲,但是,那里的死亡………同樣讓人戰栗。

    “你是覺得自己不會受傷?還是不會死亡?又或者你是覺得自己死了還會復活?嗯………話說回來,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復活這種技能。”

    “啊啊啊啊!救命!救命!!”

    “我已經說過了,膽敢擋在我面前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方正舉起手中的盾斧,望向弓之勇者。

    隨后向下一揮。

    瞬間,世界清靜了。

    “好了,搞定收工。”

    看著腦袋已經被砸了個粉碎的弓之勇者,方正冷哼一聲,接著下一刻,初火驟然爆發,將弓之勇者連同他伙伴的尸體一同燒成了灰燼。

    “嗡!”

    就在與此同時,方正看見弓之勇者手中的那把弓猛然閃爍了一下光輝,接著飛了起來。

    然后………落在了方正的手中。

    “嗯?”

    看著落在自己手中的長弓,方正挑了下眉頭。

    這是幾個意思?
11选5彩票